三千年前意气风发处商周小村落农耕渔猎的宁静

2019-10-21 19:12 来源:未知

图片 1

    日前,考古人员在凤阳府城镇卫前村古堆桥遗址考古发掘中发现了大量商周时期的陶器、卜甲、卜骨、箭簇、鹿角等人类生活遗物和活动遗迹,这是在古堆桥遗址首次系统发掘的商周时期生活遗址。考古人员说,这说明当时淮河中下游流域流行占卜,当时的人擅长狩猎。

徐州贾汪庙台子商周遗址考古发掘项目近日通过江苏省文物局专家组验收,历经三期、跨度15年的商周聚落遗址发掘工作告一段落。通过对每一处遗迹现象、每一件出土生产生活工具的解读,徐州地区3000年前商周时期的文化面貌、聚落生活清晰地呈现在世人面前。

做工精致的铜箭簇依然锋利

三千年前意气风发处商周小村落农耕渔猎的宁静生活与时光变迁,山东凤阳考古发现出卜甲卜骨等文物。    据凤阳县文物管理所所长唐更生介绍,古堆桥遗址是在全县文物普查中发现的,但一直没有进行系统发掘。这次发掘是省考古所与武汉大学开展的一次合作,在凤阳首次发现了商周时期的生活遗迹和遗物。2008年,考古学家根据在凤阳钟离城遗址附近一座圆形墓葬出土器物上的铭文,认为该墓葬与春秋时期凤阳“钟离国”有关。而商周时期活人生活过的遗迹,在凤阳县却一直没有发现过。考古人员介绍,凤阳县古堆桥遗址是一个淮河中下游比较有代表性的商周时期墩台遗址。由于古人生活中常年不断堆积,形成一个高出地表两三米的高墩台,当地人称“古堆”。

关于本次遗址的验收,记者了解到,庙台子遗址经过3次的发掘抢救,遗址中的房屋残存遗迹清晰可见,并且出土了大量的陶罐、石器、铜器等生产工具与生活用具等;另外还发现了多种碳化的谷物颗粒,以及大量鹿角、蚌壳、螺壳、兽牙等物,这些物品的发现对于研究徐州地区早期人类活动,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古堆桥遗址发掘自今年9月中旬起,经过3个月的发掘,考古人员发现,古堆桥遗址有清晰的功能分区。这个总面积2万多平米的墩台遗址被发掘300多平米,发现至少有生活区和工作区两个区域。在生活区,发现了陶鬲、陶罐等大量的生活用品及生活垃圾填埋的痕迹,陶鬲是一种三条中空腿、大肚子的陶器,在商周时期是一种炊具,陶鬲上有精美绳纹,大小不一,做工精细,说明商周时期,淮河中下游地区陶器制作工艺相对发达。在工作区则发现了炼铜留下的铜渣、铸铜留下的陶质模具等遗物,出土了种类丰富的陶器、卜甲、卜骨、鹿角、青铜器等珍贵文物。

庙台子遗址的三次抢救性发掘

图片 2

    发掘中,考古人员发现了铜箭簇(即箭头)等青铜器。尽管经历了3000多年的风霜,这些铜箭簇依然锋利如新。考古专家告诉记者,在早石器时代晚期,先民们捕猎时已采用投射方式。到商代,箭头除狩猎外也用于战场,可以算是一种远射程武器。

图片 3

 

    考古人员在古堆桥遗址还发现了数量众多的鹿角、动物骨骼、骨簪等饰品和少量石钺、石箭簇、石刀等石器。专家介绍,在商周时期,这一区域生活的古人擅长猎鹿,而且除了食用,还能将鹿角、牛角及动物骨骼制成骨簪、装饰品和工具,非常智慧。在古堆桥遗址,已发现数十个卜甲、卜骨,此此数量众多的卜甲在我省考古中非常罕见。考古专家介绍,这说明在商周时期,在这一流域已经非常盛行占卜术。

遗址西部的F1南北向红烧土联排房屋

古人占卜用的龟甲

庙台子遗址位于徐州市贾汪区泉东村北部,当地人相传,这块台地上明清时期曾经有座白马寺,那些条石就是白马寺的建筑基石。寺庙后来被破坏后,所在台地就被当地人称作庙台子,庙台子遗址由此得名。

 

据当地《彭城晚报》披露,遗址最早是在1959年江苏省文物管理委员会的调查中被发现的。上世纪80年代,这处高台地被泉东村辟为宅基地,上世纪90年代后期,村民在遗址上不断建造民房,大面积侵蚀遗址,造成了破坏,遗址南部、西部都压在了居民房屋下。为此,徐州博物馆曾经多次协调保护,并于2002、2010年先后进行过两次抢救性考古发掘,发掘区域位于居民未及建房的遗址东北部。2014年,泉东村被整体拆迁,庙台子遗址所在地块被用于商业开发,遗址面临被破坏风险,徐州博物馆进行细致钻探调查后,从去年7月起开始对庙台子遗址进行第三次抢救性发掘。

    日前,在凤阳的一次考古发掘中,考古人员在古堆桥遗址发现了大量商周时期的生活遗物和遗迹,这是在这一地区首次系统发掘的商周时期生活遗址。大量罕见的卜甲、卜骨、箭簇、鹿角等传递着怎样的信息?考古人员揭开了其中的秘密,原来,当时淮河中下游流域流行占卜,当时的人擅长狩猎。

可推断是商晚期到西周早期的遗址

 

图片 4

    【发掘现场】首次发现 商周生活遗迹

庙台子商周遗址航拍图

    凤阳古堆桥遗址是在此前文物普查中发现的,但一直没有进行系统发掘。这次发掘是省考古所与武汉大学开展的一次合作,除了学术研究,更主要是给考古系学生提供更多的实践经验,培养考古接班人。没想到,却首次发现了商周时期的生活遗迹和遗物。 2008年6月,考古人员曾经在凤阳钟离城遗址附近发现过一座特别的圆形墓葬,其墓底埋葬布局和出土器物与“蚌埠双敦1号墓”基本一致。根据出土器物上的铭文,考古学家认为该墓葬与春秋时期凤阳“钟离国”有关。而商周时期活人生活过的遗迹,在这一区域却一直没有发现过。考古专家告诉记者,古堆桥遗址是一个淮河中下游比较有代表性的商周时期墩台遗址。由于古人生活中常年不断堆积,形成一个高出地表两三米的墩台。从此前已发现的圆形墓葬看,淮河中游地区曾存在一种十分特殊的葬制,至于古人的生活是否还有特别之处,还需要下一步的发掘才能清楚。

2017年下半年,考古队员在遗址中、西部与北部布10×10米的探方13座,揭露面积1230平方米,共揭露各类遗迹87座,包括房址14座、灰坑66座、灰沟7条。

 

有趣的是,去年发掘清理出的14座房屋遗址并不在同一个地平层面上,房屋类型也不相同。遗址西部被分别命名为F1-1、2、3、4、5的房屋,是一处从北向南共五间房屋相连的联排房屋,遗迹中可以见到房屋残存的红烧土墙,残墙最高的部分大约有40多厘米。而遗址中部房屋建造的地平面比西部房屋要低近半米的深度,从残存的房屋柱洞来看,这些房屋不是联排结构,而是相对独立的房屋,南北几排房屋之间还挖有水沟。根据房屋建造方式和土层中包裹物的不同,考古专家推断,遗址中部地平面更低的独立房屋应属于商代晚期,遗址西部的联排房屋则属于西周早期,并且从遗迹上判断,从商代晚期到西周早期之间的人类活动,出现过断档。

    工作与生活 古人已分区

3000年前小村落的沧海桑田

    经过两个多月的发掘,这个总面积2万多平米的遗址刚刚被发掘300多平米。就是在这300多平米的发掘面积中,出土了种类丰富的陶器、卜甲、卜骨、鹿角、青铜器等珍贵文物。在前期发掘中,考古人员发现,古堆桥遗址有清晰的功能分区。 “目前发现至少有生活区和工作区两个区域。在生活区,发现了大量的生活用品及生活垃圾填埋的痕迹,在工作区则发现了炼铜留下的铜渣、铸铜留下的陶质模具等遗物。 ”

随着遗址大面积被揭露,结合考古队员之前对遗址周边自然环境的钻探结果,考古专家大致勾勒出3000多年前这处早期村落的兴衰和变迁。

 

图片 5

    【文物“解码”】铜箭簇:三千年前远程武器

商代晚期房屋,在地面上向下挖出房屋的基础槽,在槽的边缘立上一排木柱,形成房屋。

    发掘中,考古人员发现了铜箭簇等青铜器。尽管经历了3000多年的风霜,这些铜箭簇依然锋利如新。考古专家告诉记者,箭簇也就是箭头,在早石器时代晚期,先民们捕猎时已采用投射方式。到商代,箭头除狩猎外也用于战场,可以算是一种远射程武器。

遗址范围是一处水边高地,周围是一片水草丰美的沼泽地,气候温暖湿润,野鹿丛生。发源于遗址南侧几百米距离大泉泉眼的小河,从这块高地的南侧与西侧蜿蜒流过。大约在商代晚期,这块台地迎来了第一批居民,附近有水源,台地可以防洪,他们在高地上修建独立的房屋,定居下来形成了一个小村落,过着农耕渔猎最原始的平静生活。尽管台地的地势略高,但为了防止汛期的水患,居民们开凿多条灰沟用以排水;为利于居住,可能在灰沟上以木材构建有干栏式建筑。后来,因为未知的原因,村庄消失了,他们曾经的房屋倒塌后埋到了地下,而这块台地上恢复了自然的平静。

    考古人员还在古堆桥遗址发现了少量石钺、石箭簇和石刀等石器,以及数量众多的鹿角、动物骨骼和骨簪等饰品。

时过境迁,时间来到西周早期,又一群人也找到了这块适宜生活的台地,新主人也在地面上新建了房子,尽管他们或许并不知道曾有人先他们在此居住。也许是天灾,也许是战祸,台地新主人的家某一天遭遇了意外。大火烧毁了房屋,房主人匆忙间甚至来不及带走房间里的谷物、生活用品、工具,要知道,这可能是他们的全部家当。烧毁的房屋再一次沉寂于泥土中,台地再一次回归了自然。遗址中的汉代灰坑,显示这里在汉代时是有人类活动的,到了明清时期,人们甚至在台地上修建了寺庙,而深埋地下的那个3000年前的小村落,依旧悄无声息、无人问津。直到1959年,江苏省文物管理委员会举行的考古调查,这处遗址才有机会向世人讲述它曾经的存在。

    考古专家:在商周时期,这一区域生活的古人擅长猎鹿,而且除了食用,还能将鹿角、牛角及动物骨骼制成骨簪、装饰品和工具,非常智慧。

图片 6

 

有明显使用痕迹的卜

    陶鬲(lì):制陶工艺相对发达

村落居民的吃、住、穿

    在生活区,考古人员发现了大量陶鬲、陶罐等陶器。

“和墓葬考古时常出土精美文物不同,遗址考古除了古代人类活动遗迹外,通常收获的是古人留下的生产、生活用具,而这些看似不起眼的物品,却可以更直观地反映出遗址内居民的生活状态,所以遗址的学术研究价值是非常难得的,庙台子商周遗址就是这样。”庙台子遗址发掘现场负责人徐州博物馆田二卫表示。“这些物品大部分已经残破,但却是当时人们日常生活的真实反映,价值和重要性很不一般。”

    陶鬲是一种三条中空腿、大肚子的陶器,在商周时期是一种炊具,三条腿下直接放柴火,就能煮饭。不少陶鬲上还有精美绳纹,器型也有大小多种。考古专家:这些陶器比起同时期其他部分地区的陶器来说,做工更精细。也说明这一时期,淮河中下游地区陶器制作工艺相对发达。

遗址内除发现房屋残存遗迹外,还出土了大量生产工具、生活用具等,分为铜器、陶器、石器、骨器等多类。其中,铜器有铜削刀、铜箭镞等;石器有石斧、石刀、石锛、石镞以及一件铸造铜器的石范;骨器有卜骨、骨镞、骨笄、骨锥、骨匙等;陶器以灰陶为主,少量红陶,以泥质居多,夹砂质较少,器型可见陶鬲、陶罐、陶甗、陶豆、陶簋、陶纺轮、陶网坠、陶拍、陶模具等。这些生产工具与生活用具的出现与使用,可以看出当时的居民已经可以铸造工具了。

 

图片 7

    卜甲:当时这里占卜成风

灰陶盆

    在古堆桥遗址,最特别的发现是大量的卜甲、卜骨。在已经完成的发掘中,就发现了数十个甚至更多的卜甲、卜骨。这样数量众多的卜甲被发现,在我省考古中非常罕见。

在几个陶罐底部还出土了多种碳化的谷物颗粒,以及大量鹿角、蚌壳、螺壳、兽牙等物。这说明当时的人们已经过上农耕渔猎生活,可烧煮食物。难得的是还出土了古人占卜用的卜甲一枚、卜骨两枚,尽管卜甲、卜骨上都没有文字,但上面的烧灼裂痕和钻孔痕迹,表明它们都是曾被占卜使用过的。

    记者看到,现场发现的卜甲有龟背甲,也有龟腹甲。尽管大部分卜甲有破损,但经过考古人员的简单复原,依然能看到清晰的甲壳和占卜时火烧过的痕迹和裂纹。很多还没有清理完毕的整块卜甲更是保留完整的形态。

根据遗址中房屋地基结构可推断,西周居民已经居住在了有着简单装修的草房里。

    考古专家:这些裂纹和火烧时发出的声音,在古人看来,都有不同的意义。由于占卜术在我国古代早已有之,卜甲和卜骨在此前的考古中也多次被发现,但在一个小区域发现这么多的占卜用品,非常罕见。这也说明在商周时期,占卜术在这一区域非常盛行。很可能人们习惯行事之前都占卜一下,听神的旨意。

图片 8

 

蚌壳、螺壳、鹿角

    【远古悬疑】卜甲两面为何都被火烧?

说到穿衣,不是说遗址中发现了当时的衣物。众所周知,衣物经过3000年是很难保存下来的,但是从遗址遗留下来的陶纺轮与骨针可推断,当时人们已经可以纺织出麻线,穿上了织麻布衣或“皮衣”。

    龟甲占卜是通过火烧后的裂纹判断吉凶,但在古堆桥遗址,考古人员发现有卜甲两面都有火烧过的痕迹。是否当时的卜甲可以重复被利用?考古人员告诉记者,还有待下一步考古发掘和科学检测来证实。

在庙台子商周遗址项目验收论证会上,江苏省考古研究所副所长周润垦说,商周时期的遗址在省内各地也发现了一些,但是像庙台子房屋遗址这样保存这么好的,就没有了,现场看到3000年前的残垣断壁,感到很壮观、很震撼,对于研究徐州地区早期人类活动,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图片 9

    新闻链接

陶纺轮

    龟甲占卜

专家组成员江苏省考古研究所原所长张敏认为,从庙台子商周遗址的房屋等级不高、规模不大,但遗迹保存状态非常难得。他同时还指出,遗址出土的众多陶器文物中有一件蘑菇顶造型的陶器部件,这是岳石文化(山东海岱地区)的代表性器型,后期研究在古代地域文明交流、庙台子遗址居民族属等问题上有所突破。

    占卜时,用火灼烤龟甲会发出噼啪之声,这种声音往往被理解为是神在传达旨意。刻录卜辞内容时另一个重要的依据,是与龟甲之声同时出现的龟甲裂缝,在占卜者看来它充满无穷的玄妙。这种占卜方式被称为龟甲灼卜。刻录在甲骨上的字痕,行之疏密,字之结构回环照应。  

徐州博物馆原馆长李银德表示,徐州地区因受黄河泛滥影响,商周时期的遗址保存很少,造成了本地区商周考古的薄弱环节。现存的遗址主要位于徐州北部与东部,有铜山高皇庙遗址、铜山子房遗址、石户城遗址、贾汪焦庄遗址等。除了早期发掘的铜山高皇庙遗址,进行过考古发掘的遗址有:焦庄遗址与石户城遗址,前者为西周早中期的居住址,后者为战国至汉代的城址。庙台子遗址主要发现的是商晚期到西周早期的中小型房址,是遗址考古的一次突破。

据了解,徐州博物馆下一步将围绕庙台子商周遗址的保护工作展开。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发布于新葡萄京娱乐场app下载,转载请注明出处:三千年前意气风发处商周小村落农耕渔猎的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