洮州文化,能源的花费使用

2019-08-31 15:50 来源:未知

原标题:《洮州诗词》临潭古代诗选读一

临潭,古称洮州、临洮,因黄河上游第一大支流洮河流经得名。曾为中国历史上显赫一时的西羌人故乡,也是“唐蕃古道”的咽喉、古四大茶马司之一。

原标题:〖洮州文化〗--洮州大地上的历史名人

北宋熙宁六年,在宋与西夏的战争中,宋熙河路经略安抚使王韶率军再次进攻吐蕃,收复河、岷等五州的作战。熙宁五年,王韶率军大举进攻吐蕃,占据熙、岷、洮等州地。六年二月二十二日,克河州,熙河地区羌族首领木征逃走。旋诸羌集兵数千反击香子城,掠宋军辎重,侍禁田琼率700兵救援,进抵牛精谷,遭羌部袭击,兵败被杀。王韶急遣先锋将苗授等自河州回击,大败羌部兵。继苗授与钤辖奚起合兵再攻牛精谷诸部,再次获胜,还守香子城。二十四日,王韶又遣知德顺军景思立打开通道,尽夺羌部所掠辎重。王韶引军回击,木征复入河州,致使宋军首尾不能相顾。王韶先筑香子城,控扼要地,复遣军渡洮河(在今甘肃山东碌曲、岷县地区),攻克康乐城,自率军破珂诺城(后改名定羌城,今甘肃广河)。四月下旬,王韶还熙州,遣军平南山之地、建康乐城、刘家川堡与结河堡,打通饷道,随而率军破踏白城,转兵香子城。六月,宋诏知德顺军景思立以2000兵进筑河州。王韶率军往视,羌部兵伏南山,欲待宋军渡洮河,断其归路,集兵保天险摩宗城(俗称铁城子,今甘肃岷县东)。王韶探知,命部将王君万取捷径袭取摩宗。八月中旬,由露骨山入洮州境,因道险隘狭,下马步行。木征留部将结彪守河州,自率锐卒尾随宋军之后。王韶分兵两道,一道由部将率领进围河州,一道自率击木征。宋军连战皆胜,木征败走,结彪以城降。王韶平定河州,再克宕州,打通洮河路。九月十八日,宋军入岷州,该地羌族首领瞎吴叱、木令征等降。旋王韶分兵破青龙族于绰罗川(今青海东部与甘肃交界处),迭、洮州羌族首领钦令征、郭厮敦相继以城降。巴毡角亦以其族附宋。点评:此役,宋军收复5州,拓地2000余里,受抚羌族30万帐,建立起进攻西夏地区的有利战线。<

秦陇地区有丰富的水利、森林、矿藏资源,对这些资源的开发利用也是北宋政府开发经营的重要内容。 一、水利资源 秦陇地区由于自然地理条件的限制,水利的兴修、利用不能与中原及南方相比。但是,北宋时期,秦陇地区凡是可以利用的水利资源都尽可能地开发利用,促进了秦陇地区水利事业的发展。渭州北有古池,山麓相接,大中祥符七年,泾原钤辖曹玮率民开渠,引水溉田。熙宁八年,秦凤路提点刑狱郑民宪要求募民工兴修水利,进行引水工程,在“熙州南关以南开渠堰引洮水,并东山直北通流下至北关”,并且又从“通远军熟羊寨导渭河至军溉田”。宋政府大力支持,令郑民宪勘察,“如可作陂,即募京西、江南陂匠以往”。由于对洮水的开发与利用,洮河沿岸辟为稻田。宋人刘《彭城集・熙州行》诗中写道:“岂知洮河宜种稻,此去凉州皆白麦。”这正是对洮河水利的赞誉,也是当时这一地区开发状况的真实写照。 宋政府还在秦陇地区的一些河流渡口架设桥梁,变天堑为通途,以利于送粮运兵。河州安乡城是丝绸之路通往青海鄯州、廓州的通道,由于黄河的阻隔,道路不畅,“滨河戎人,尝刳木以济行者,艰滞既甚”。熙宁六年二月,宋政府在熙州城下洮河及南、北关渡口修建浮桥。同年十月,宋政府令边将景思立负责营建,在河州安乡城黄河渡口置浮桥。元丰四年,在兰州“修复金城关,系就浮桥”。兰州西关铺近西地为把拶(即把拶宗城,今青海乐都县东南湟水南岸)、京玉(即京玉关,今甘肃兰州市西北45里)两处,宋政府于元符二年,在这两地修桥通路,直到邈川。 随着秦陇地区水利的兴修,航运也逐渐发展。宋政府疏通洮水“自北关下结河,流至香子城”,建立漕运水道。元丰五年二月,又令李宪主持熙河路洮河与黄河通接的工程,以便用战舰运粮济兵。 二、森林资源 对于秦陇地区,宋政府不仅“有其地”,而且要进一步“得其利”,对自然资源的开发利用就是“得其利”的最佳途径,也是开拓经营的一项重要内容。 唐末五代及宋初的一百年间,河陇地区相对平静,森林草地生长茂盛,据《续资治通鉴长编》等文献所载,甘肃地区林木茂盛,“洮、岷州山林深险”,有大片的森林,而秦州“多巨木”,其境内伏羌、夕阳镇、大小洛门一带,是著名的森林区,“多产良木”。自陇山起至巩州定西城的道路,为“山林所阻”,而“熙河山林久在羌中,养成巨材,最为浩瀚”。洮、岷、叠、宕等州与抹邦山相连,林木翳荟交道。今东北三省,河北、内蒙、宁夏、陕西北部和甘肃敦煌至环县东西一线以北等省区的森林,分别为辽、金、所有,川蜀的木材或为西南所据,这样,秦陇地区成为宋政府一个重要的材木供给区。 自宋初开始,宋王朝就开发秦陇地区的森林资源。秦州夕阳镇是古伏羌县地,“西北接大薮,材植所出”,当地吐蕃部民“久擅其利”。宋建隆三年,于此地“置采造务,辟地数百里,筑堡据要害,戍卒三百人”,岁获大木万本,以供京师。大中祥符初,杨怀忠知秦州时,得知大、小洛门生产材木,于是在破他岭置采造务。宋初,与秦州诸蕃争采木之利,引起吐蕃部民反抗,于是宋政府改变以前的争利作法,采取“以缗帛求采木”的交易方式进行经营,重新开采秦州材木,“取路采木,所经族帐赉以缗帛”。并将秦州采造务迁到马鬃寨,原在秦州破他岭的采造务,后因地处僻远,交通不便而废。大中祥符三年,签署枢密院事马知节在大、小洛门及沿路设营,并且告谕当地诸族,又利用渭河运木,“可免牵挽之役”。大中祥符五年,宋政府又在秦州小洛门置寨采木,并赐秦州小洛门采造务兵匠缗钱以示奖励。以后随着宋王朝与西夏党项矛盾的不断尖锐与发展,在西北沿边开始大规模构筑堡寨,致使西北地区的林木不仅要供京师,而且大量开采“以备边用”。因筑寨时所用木版及其城寨的设施战楼、楼橹、篱笆、门桥、寨栅等都需要大量木材。曹玮知秦州时,就修筑“弓门、冶坊、□穰、静戎、三阳、定西、伏羌、永宁、小洛门、威远十寨,浚壕三百八十里”,所用木材量必然很大。另外坑冶材木用量也不小。 北宋中期,随着熙河地区千里土地的收复,再次兴起对森林资源的开发利用。凡是北宋势力所及的林区,皆调动士兵加紧采伐。熙宁(1068-1077)年间,宋政府就利用这些森林资源采木造船。王韶收复熙、河、洮、岷等州后,命令厢军采木,并在山坡地招蕃汉弓箭手强行毁林垦殖。宋王朝对“久在羌中”的森林资源的开采与利用,也是引起蕃部不满与反抗的一个重要因素。吐蕃将领青宜结果庄数扰河州属羌,“诱胁赵、常、杓家等三族集兵西山,袭杀河州采木军士”。元丰三年十二月,宋政府下令“专差都大经制熙河路边防财用事李宪兼专切提举本路采买木植”,将熙河地区的采木场全部收归公有,由政府派专人管理。 宋政府对森林资源的开发以及征服吐蕃的战争,也造成森林资源的破坏。元符二年,崇宁四年,宋军两次攻占湟、鄯、廓三州后,断炳灵寺桥,烧省章峡栈道,“焚荡族帐,广数百里,烟尘亘天”,用此手段来剿灭逃入山谷的吐蕃部民,致使森林草地大面积地毁于宋军的火攻战术,破坏了大自然的生态平衡。 三、矿藏资源 的秦陇地区幅员辽阔,矿藏资源极为丰富,有盐、金、银、铜、铁、锡、水银、矾石、硝石、皂矾、硫磺、雄黄、硇砂、石材等,其中盐的开采量最多,生产规模也最大。秦陇地区盐的种类很多,通远军、岷州等地产井盐,阶州、文州产青白盐,阶州又产石盐。 井盐即凿井汲卤,煮卤成盐。通远军盐川寨的盐井,原先由吐蕃首领讷支蔺毡经营,其先世跨有九谷,衰落后仅保三谷。青唐族据其盐井后,产量有较大提高,日获利可市马八匹。宋代一匹马下价约为二十千。如按吐蕃内部买马每匹低至十千计算,日获利可高达八十贯。宋代四川井盐每斤为七十钱,如按旧价每斤一百五十文计,则每日可产盐六百多斤。这个盐井后由青唐族大首领包顺、包诚兄弟经营,产量更有提高,以致宋政府想用高价收买,“旧日收十千,今日与十五千扑买”。由此可知,其日获利达一百二十贯,按前面所述价格估算,则盐井川的盐井日产量约在八百余斤左右,可见其产量之高。宋代的盐井均由官府经营,而甘肃地区的吐蕃部族首领却私人拥有这样大规模的盐场,这正是秦陇地区民间手工业发展,政府无力干预的反映。 水银产自“秦、阶、商、凤四州,有四场”,其中秦、阶州是水银的重要产地。宋皇(1049-1053)时,全国岁得水银二千二百斤;元丰元年,全国水银总产量为三千三百五十六斤,其中相当一部分水银产自甘肃。由于水银是甘肃地区的重要矿产,蕃商只用“水银、麝香、毛段之类博易茶货”,所以水银成为流通的重要商品,以致宋政府多次下令禁止蕃商私贩,“自置司以来,除蕃商水银及盐川寨、盐官镇两场依法禁私贩外,市易买卖并取情愿交易”,藉此来确保国家专利。 其他的矿产如银、铜、硇砂、硝石、矾石等也有相应的开采。《宋史・刘沪传》谓水洛城“又有水轮、银、铜之利”,而新收复的岷州地区,有金、银、铜、锡矿藏,宋政府遣派官员管理这里的银、铜坑冶。兰州“产铁,有冶一所,去州五十里”,其山川有“硇砂山,去州四十五里,其上产硫磺”。河西山谷及陇西、武都、石门等地出矾石。硝石,一名芒硝,产于益州山谷及武都、陇西等地。阶州接西戎界,出一种水窟雄黄。“硇砂出西戎,今西凉、夏国及河东、陕西近边州郡亦有之”。 阶州、河州、兰州、巩州、洮州盛产石料,其石质精良,适于制作器物。宋人杜在《云林石谱》中对此有所评述:“阶州白石产深土中,性甚软,扣之或有声。大者广数尺,土人就穴中镌刻佛像诸物,见风即致劲,以滑石末治,令光润,或磨砻为板,装制砚、屏,莹洁可喜。”兰州黄河水中产石,“绝有大者,纹采可喜,间于群石中,得真玉璞外膘。又有如物像黑青者,极温润,可试金”。而巩州西门寨出产的巩石,“产深土中,一种色绿而有纹,自为水波,断为砚,颇温润发墨宜笔”。河州石“质甚白,纹理偏有斑,黑鳞鳞如云气之状,色稍润,扣之有声,土人镌治为方斛诸器”。洮州产绿石,宜于制作石砚,久负盛名。熙河开边后,洮州砚传入中原内地,深受宋代文人喜爱,黄庭坚曾作《以圃茶洮州绿石砚赠无咎文潜》、《刘晦叔许洮河绿石砚》等诗赞誉。通远石“色青黑,温润,堪为砺之质石”。由于其质地坚硬,可加工为质石磨治兵器,其价格昂贵,“长尺余,价值数十千”。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唐】

新葡萄京娱乐场 1洮州卫城的“迎熏”城门

临潭,古称“洮州”,地处祖国大西北甘肃南部黄土高原和青藏高原交汇处,是西北汉藏聚合,农牧过渡、东进西出,南联北往的重要门户,是“西控番戎,东蔽湟泷”、“南接生番,北抵石岭”的战略要地,在数千年的历史进程中创造了民族融合、商贾云集、茶马互市的独特历史。自古以来,临潭,地杰人灵,人才辈出。唐代有“再造唐室”之功的名将李晟和“雪夜入蔡州”、活捉吴元济的李愬;明代有率船多次下西洋,“劳绩与郑和亚”的著名外交家候显;清代颇负盛名的诗人赵维仁、陈钟秀等等,他们披荆斩棘、百折不挠,描绘出了辉煌的人生画卷,为临潭事业的发展进步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今天小编就带您认识洮州名人,感受洮州文化,品位洮州历史……

新葡萄京娱乐场 2

临潭,位于甘肃省南部,甘南藏族自治州东部,是农区与牧区、藏区与汉区的接合部。古称洮州、临洮,因黄河上游第一大支流洮河流经得名。曾为中国历史上显赫一时的西羌人故乡,也是“唐蕃古道”的咽喉、古四大茶马司之一。海拔在1900至3926米之间,如今生活着汉、回、藏等10多个民族。

1、姜维:字伯约,天水冀县(今甘肃甘谷东南)人。三国时期蜀汉著名将领、军事统帅。蜀汉景耀五年(262年),姜维率领大军与曹魏邓艾战于候和(今临潭新城),遂于景耀六年(263年)退之沓中屯田。邓艾“自狄道趣甘松沓中以辍姜维,追蹑于漒川口大战,维败走还守间阁”。

唐·李愬

5月的临潭,一夜的降水使山上覆盖了厚厚的白雪,而在白雪下,碧绿的青草已有数厘米高了。出兰州市往西南大约300公里就到了偏僻的临潭,在这青藏高原的东北边缘,占人口大多数的汉族却遗存着江淮地区600年前的风俗。

2、李晟:唐朝名将。李晟性雄烈,有才华,自幼爱好骑射,由于他武艺高强,作战勇猛,号称“万人敌”。唐代宗时,封为“左军都将”。李晟有十五个儿子,个个声名显赫。长子李愿曾任左金吾卫大将军,河中、晋、绛节度使,韩愈《送李愿归盘谷序》即为其写。八子李愬因雪夜率军入蔡州,活捉叛将吴元济而闻名于世。李晟后裔遍布中国各地。

梅花咏

旧时的洮州设城在今日的临潭新城镇。远古时期,著名的仰韶文化、齐家文化、辛甸文化都在这里留有残迹,漫长的岁月将鲜活变成碎片,留给新城镇的只有北魏、明初的城堡,以及渗透在临潭人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3、忽必烈:蒙古人,建立了幅员辽阔的统一多民族国家—元。1227年,忽必烈来到临潭,在南下平滇时在临潭县新城镇设行辕,该地后逐渐被尊称为“金銮殿”,随后有“元祖南下平滇驻跸斯处口碑犹传金銮殿,红军北上抗日集会于洮青史当垂苏维埃”的诗句。

平淮策骑过东来,适遇梅花灼烁开。

“最为鼎盛的还是明初文化。”新城镇文书孟攀峰说。孟攀峰是临潭县少数研究当地历史的政府工作人员之一,对临潭各个角落的历史碎片能一一道来。

4、李愬:字直元,李晟之子。好奇善射,颇有谋虑,是一位以“奇”著名的将领。著有“雪夜入蔡州”“活捉吴元济”的典故。

耐岁耐寒存苦节,故于冷境发枯荄。

两千多年的古道咽喉

5、金氏三杰:金朝兴,应天府(今南京)人,明初将领。元末农民起义纷起,金朝兴率众投淮西义军,攻克常州,为都先锋、左翼副元帅。洪武三年(1370),率军至黑城,俘元太尉卢伯颜平章贴木儿不花和省院等25人。十一年(1374),任奉国将军、都督,携弟金鼎兴、金建兴随沐英征洮州,首取甘朵,追缴积石州土官阿昌、七站土官失纳等,协助沐英收复洮州纳邻七站。旋奉曹国公李文忠之命,配合洮州土司昝南秀节等修筑洮州城,因功封宣德候,禄二千石。弟鼎兴、建兴俱封洮州卫指挥使。洪武十四年(1381),随颖川候傅友德征云南,奋战而死,追封沂国公,葬金陵,增禄二千五百石,金鼎兴、金建兴定居临潭,为临潭金氏始祖。

李愬,临潭人,唐代名将。夜袭蔡州,俘吴元济,其余藩镇震恐,不敢妄动,唐室因之稍安。

关于洮州最早的记载大约出现在公元前477-444年,被拘于秦廷为奴的羌族首领无戈爰剑西迁,在公元前156年左右南迁至洮河及白龙江流域,西羌在此兴盛。

6、李达:字时中,安徽凤阳府定远县人,后定居洮州。生性勇武,精通兵法,曾征战多地,屡建功勋。明成祖朱棣命李达镇守洮州,并颁给李达圣职一道。明洪武元年(1368年)以功授指挥佥事,擢骠骑将军、左军都督府流官都佥事。是位卓越的军事家,而且是位成功的外交家。李达三女被仁宗皇帝朱高炽选为妃子,其生得花容月貌,待阁深闺,外出时经常戴着“麻壳壳”面具,因此人称“麻娘娘”。“麻娘娘”的故事至今在临潭、卓尼、岷县流传。

唐·李愿

北魏时期,鲜卑族吐谷浑王从辽东迁徙到羌族人的故乡洮州,在如今的临潭县县城修建了一所城池,后来又在今新城镇镇政府所在地修建了另一所更大的城池,称新城,原城称旧城。

7、安世魁:武举出身,熟读经史,懂兵法,文武兼备,曾转战南北,身经百战,因功特授成都府都指挥使,调入洮州后,清廉公正,励精图治,戒备森严政绩显赫,使洮州成为著名的边地通商口岸,形成古洮州著名茶马互市。明洪武年间敕封为分管石门洮河以西、统辖西海、总摄洮境之“镇守西海感应五国都大龙王”执掌风雨雷电,列为洮州十八位龙神之一。

登瀛洲阁

唐时,洮州是汉人进入吐蕃的咽喉要塞,文成公主进藏便是从这里通过。唐安史之乱后,吐蕃占领洮州,改称临洮。北宋初,崛起于甘青地区的吐蕃赞普“联宋抗夏”,但其子孙木征、鬼章等反宋,被生擒。宋廷给木征在洮、河两州封地,其属下遂成为洮州藏族土著民族。

8、成世疆:南京人,明洪武十二年,沐英来洮平凡,他投其部下,随军远征,过大漠,越贺兰,屡建战功,十四年,随大将军徐达北征。成世疆亡后,朱元璋诏封为成沙广济都大龙王神。

翠阁傍瀛洲,洲中胜事幽。

洮州自古战事频繁。古代文人对洮州有很多描述:“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至今窥牧马,不敢过临洮”、“玉门西路出临洮,风卷边沙如马毛。寺寺院中无竹树,家家壁上有弓刀”、“洮河之石利剑矛,磨刀日解十二牛”、“百战洮河西备羌”等。

9、李文忠:字思本,江苏人,明初将领。朱元璋外甥,骁勇善战,为明廷统一天下屡建功勋。明洪武二年初,从右副将军常遇春攻克开平,多次征战,因功封曹国公。明洪武十二年,奉命与西平侯沐英讨伐。

沙明眠雪鹭,波涨宿霜鸥。

对洮州汉族最早的记载是秦代被发配到此的山西上党人。但如今当地汉族人的先人则要追溯到明太祖朱元璋时期平定叛乱驻扎下来的军队。

10、沐英:安徽凤阳人,明朝开国名将。字文英,朱元璋义子,明洪武十一年八月,朱元璋以沐英为征西大将军。

溅雨菏盘腻,萦风柳带柔。

1403年,朱棣调镇国将军李达守洮州,李氏成为洮州的第一名门大户,统治洮州达240多年。强大的明朝在用军队征服洮州的同时,也将汉文化倾泻到了这片土地。

11、候显:明代宦官,著名的外交家,政治家,航海家。就明代中外关系而言,候显的出使活动尤为关注,其意义仅次于郑和下西洋。《明史》对他有“显有才辨,强力敢任,五使绝域,劳绩与郑和亚”的评价。、

公余多自暇,樽酒奉仙游。

六个世纪的墓群

12、刘顺:安徽隶州人,明洪武十三年随父刘贵来到临潭,朱元璋见其人,骁勇善战,恪尽职守,为其嘉奖封侯,朱元璋颁给“三道圣旨”,现完好存放在临潭县流顺乡刘氏后裔家中。

李愿,唐名臣李晟长子,李愬长兄。

一片墓群,被守护了近6个世纪。

13、包永昌:字世卿,临潭流顺人,自幼聪慧,勤奋好学,光绪年间考取第一名举人,曾任知县时,爱民如子,断案如神,人称“包青天”。为临潭赋诗一首“潺潺洮水绕山城,上有丰碑北斗横。成绩再兴唐社稷,至今犹说李西平。”

唐·王昌龄

5月的一天,雨点大了起来,46岁的守墓人王生寿还没从林子里出来,他的爱人将晾晒的农具匆忙拿进屋。房子右边的大片土地上,青青的麦苗散发着草香,大滴雨落下来,更激起了土地的芳香。田边上立着一块碑,上书:李家坟,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14、包述侁:字次俊,号良瑜,留日将官。临潭县流顺乡宋家庄人。幼读私塾,聪颖过人,深得先生器重。光绪二十九年(1930)赴巩昌府(今陇西县)考中秀才。因其秉赋刚烈,崇文尚武,抱负不凡,经甘肃举荐,考入保定军校。毕业后被清廷选拔,东渡日本入陆军士官学校步科与湖南蔡锷、山西阎锡山,李烈钧等为同学。宣统元年(1909),以优异的成绩毕业。

从军行

除了这块一平方米大小的砖碑,只有连片的麦田,没有一个坟头。“文物就在麦苗底下。”孟攀峰固执地认为在文物上面种地,也是很好的保护。

15、马启西:字公惠,经名穆罕默德奴如耶海雅,道号西极园,回族,甘肃省临潭县人,中国伊斯兰教西道堂教派创始人。出身宗教世家,幼承家学,童年入旧城清真上寺攻读阿文,11岁时求学于名师范玉麟,后负芨远至离家百里的店子村投范绳武六下攻读“四书”、“五经”。敏而好学,尊师友朋,范绳武赞到:“贤哉,回也!论学问,我固尔师;论品德,尔即我师”。

大漠风尘日色昏,红旗半卷出辕门。

墓群建在葫芦底部的开阔平地马莲滩上,占地约十亩。原来四周有围墙,正门朝南,“大跃进”敲碎了坟墓的围墙以及巨大的翁仲、石猪、石羊,初期开放的无序又把早已敲碎的痕迹一洗而空,有的成了村民房屋的地基,有的被当做垃圾清理。

16、陈钟秀:清代著名诗人,曾游冶力关,赋诗一首“茫茫冶海水平堤,万状冰团入眼迷。知是龙宫多妙手,故教呈出待人题”。

前军夜战洮河北,已报生擒吐谷浑。

“庄稼在上面,要挖墓就要破坏庄稼,村民肯定不同意!”这块土地的主人在枯骨上耕种了多年。为了这片墓群,他们的家族在这里守候了300多年,守墓人的角色一直没有改变。

17、赵维仁:字心泉,号继园,洮州著名诗人。洮州厅同知李日乾评其诗“沖逸淡远,性情独真,识解卓越”。著名史学家顾颉刚读其诗颇受赞誉。其《洮州八景诗》中“迢迢驿道绕清溪,秋草芊芊送马蹄。深谷风停泉乍响,乱山雨霁鸟争啼”对临潭的描述是不可多得的佳作。

洮河北:今临潭一带。

如今的李家坟守墓人共5户。孟攀峰说因为他们,这片墓群的地下部分才能保存得很完整。

编辑:刘尚贵

唐·王昌龄

600年前,这里遍插锦旗,刀光闪亮,汉藏等各族在这里和谐共处。某日,贵为镇国将军的李达病逝,明英宗派工部右侍郎高谷万里奔丧,在新城城外不远处为李达修建了坟墓。之后,李达子孙治理洮州达240年,死后均结冢葬于此,故名“李家坟”。

审核:王永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塞下曲

李达的三女儿李金花为明仁宗朱高炽的贵妃,最终也在这里香消玉殒。因为美丽异常,李金花出门总带着一个麻脸壳,被当地称为麻娘娘,她入宫后受到其他妃娥妒忌,谗言毁誉后被遣回洮州,忧郁而死。

责任编辑:

饮马渡秋水,水寒风似刀。

平沙日未没,黯黯见临洮。

昔日长城战,咸言意气高。

黄尘足今古,白骨乱蓬蒿。

临洮:今洮河流域。

鄙人:哥舒歌

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

至今窥牧马,不敢过临洮。

王勃:陇西行

烽火照临洮,榆塞马萧萧。

先锋秦子弟,大将霍嫖姚。

令狐楚:从军行

却望冰河阔,前登雪岭高。

征人几多在,又拟战临洮。

临洮:非专指今临洮。秦汉时临洮指今岷县。唐时洮州间或称临洮,而今临洮当时称为狄道。唐诗中临洮地名,若非专指,应泛指包括今临潭在内的洮河流域。

李白:子夜吴歌·冬歌

明朝驿使发,一夜絮征袍。

素手抽针冷,那堪把剪刀。

裁缝寄远道,几日到临洮。

杜甫:近闻

近闻犬戎远遁逃,牧马不敢侵临洮。

渭水逶迤白日净,陇山萧瑟秋云高。

王建:赠李愬仆射

唐州将士死生同,尽逐双旌旧镇空。

独破淮西功业大,新除陇右世家雄。

知时每笑论兵法,识势还轻立战功。

次第各分茅土贵,殊勋并在一门中。

和雪翻营一夜行,神旗冻定马无声。

遥看火号连营赤,知是先锋已上城。

旗幡四面下营稠,手诏频来老将忧。

每日城南空挑战,不知生缚入唐州。

【宋】

新葡萄京娱乐场 3

宋·喻 陟

闻官军破洮州喜而有咏

捷报下戎洮,威传万里遥。

渠魁咸面缚,氛祲实时销。

圣算百王上,神功千古超。

从兹荒忽地,无复恣且骄。

宋·游师雄

贺岷州守种谊破鬼章二首

(一)

王师一举疾於雷,顷刻俄闻破敌回。

且喜将门还出将,槛车生致鬼章来。

(二)

围合洮州敌未知,烟云初散见旌旗。

忽惊汉将从天下,始恨羌酋送死迟。

宋·黄庭坚

次韵游景叔闻洮河捷报寄诸将四首(选一)

汉得洮州箭有神,斩关禽敌不逡巡。

将军快上屯田计,要纳降胡十万人。

北宋元祐二年(1087)八月十九日,岷州知州种宜率禁军、蕃兵攻破青唐羌鬼章盘踞的铁城——今临潭王旗乡梨园,朝中诸臣寄诗祝贺,并刻诗于碑。此碑今存岷县。

北宋·晁公溯

洮砚诗

讼牒装怀尘满胸,少无笔力老尤慵。

洮州绿石堪为砺,聊与衰翁淬笔锋。

南宋·洪咨夔

洗研

自洗洮州绿,闲题柿叶红。

新葡萄京娱乐场,一尘空水月,百念老霜风。

钝菊凄犹蕾,颠桃艳己丛。

干流千万变,谁实主鸿濛。

【金】

新葡萄京娱乐场 4

金·冯延登

洮砚石

鹦鹉洲前抱石归,琢来犹自带清辉。

云窗近日无人到,坐看玄云吐翠微。

金·董师中

自临洮还

临潭乃是汉家城,积石相望十驿城。

洮州文化,能源的花费使用。两略河源并东海,此身何地不经行。

【明】

新葡萄京娱乐场 5

明·彭时

题李氏家谱

将军作谱岂无心,事迹传家启宦林。

祖考功勋年月久,弟兄气象国风深。

明·金廉

挽李达

守洮荣禄大夫翁,兵甲闲时一梦终。

地府龙章金字敕,天朝麟阁锦衣功。

边城杨柳荒台雨,邱垅松萝苦夜风。

抚庶安夷名万古,读碑人自泪无穷。

李达,凤阳定远人,明永乐、洪熙、宣德、正统年间洮州都指挥使。其三女封仁宗皇帝贵妃,惜中途而亡。达殁,明廷在洮州卫城外朵山下造茔。其后世六代皆袭指挥使职。

明·朱衣

平番诗二首

旗帜高张金鼓鸣,首功无限列山城。

黄童白叟还罗拜,百尺龙桥呼太平。

幕府初临紫气关,悠然一笑定天山。

金城方略胸中蕴,指顾风生云鸟间。

明万历二十九年(1601),岷州有番部反叛,洮岷协镇李联芳率兵平定,岷州进士朱衣作诗十二首贺之。诗成刻碑,立于洮州协暑门前。此碑今存临潭一中洮州诗词协会陈列。

【清】

新葡萄京娱乐场 6

清·陈钟秀

城南醉归

载酒城南共访朋,兴酣浑忘雨如绳。

不愁醉后归途晚,小市人家尽上灯。

题《友竹山房诗集》

家在南闽仕极边,一官一集竞流传。

不曾身向春风坐,恨我迟生二十年。

《友竹山房诗集》,苏履吉著。苏履吉(1779-1851),福建德化人。道光初任洮州抚番同知。

清·寇爰相

秋蝉

何处寒蝉今又鸣,夕阳忽送隔帘声。

微虫似解炎凉意,也向西风诉不平。

寇爰相,临潭人,曾任河州学正,兼主讲凤林书院。

清·李日乾

题《继园诗抄》

一卷吟成字字新,性情流露见天真。

羚羊挂角浑无迹,野鹤盘空别有神。

论古识高超往哲,感时念切志斯民。

名山留得千秋业,好继书香与后人。

李日乾:云南人,光绪十年任洮州同知。《继园诗抄》,临潭诗人赵维仁著。

清·赵维仁

壮志

丈夫志四方,不图在温饱。

遭际遇良时,致身宜及早。

弱冠立功名,未艾归山岛。

出没如神龙,不许庸人晓。

奈何走鹿鹿,文章叹潦倒。

六度被放归,家园伴啼鸟。

百事一无成,韶华度草草。

未必古达人,半如渭滨老。

升沉难预知,全璞以为宝。

赵维仁(1822-1874) 临潭人,著有《继园诗抄》四卷,今存。

清·包永昌

雪夜忆李西平父子

潺潺洮水绕山城,上有丰碑星斗横。

战绩再兴唐社稷,至今犹说李西平。

雪夜提师入蔡州,百年黑气一时收。

传家忠孝谁能继,叹息思公付故邱。

包永昌,临潭清末进士,曾任广东高要、新会等县知县,琼州知府。总纂《洮州厅志》。李西平父子,即李晟、李愬父子。

清·李泰鼎

奉和寿嵩仁兄学长将归洮州留别之作

山水莲花不染尘,江南风景一时新。

如何牧马归群客,竟作秋山画里人。

李泰鼎,苏州归群草堂门生。寿嵩,即祝昌龄,临潭人,曾经甘肃布政使毛庆藩举荐游学归群草堂。

【民国】

新葡萄京娱乐场 7

民国·刘鼎周

和少苏仁兄原韵

一样花开十样红,逢人何须说道同。

我来花下花无主,独立客庭向晚风。

刘鼎周,临潭县人,生平不详。少苏,指汪少苏,临潭人。

民国·邓隆

姊妹山

洮水多情湾复湾,佳人簪珥压云鬟。

隔林风送莲花曲,姊妹又过姊妹山。

邓隆,临夏人,民国时曾任夏河县长。姊妹山,在冶力关。

民国·陈考山

洮河

一水能当十万兵,洮阴人号紫金城。

试看遍地烽烟里,隔岸遥闻鸡犬声。

三月桃花满岸飞,渔歌唱答烟波微。

秋风人爱松鲈美,春水我思洮鲤肥。

陈考三,临潭人,终生为教,对昌明地方文化,多有贡献,逝于1957年,终年76岁。

图文整理:杨芝娟

文章来源:洮州诗词协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发布于新葡萄京娱乐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洮州文化,能源的花费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