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都克创制世界,巴比伦的旧事发展

2019-06-19 23:11 来源:未知

古代的巴比伦王国,是继苏美尔人之后,美索不达米亚文化的又一高峰。巴比伦城的神殿里,供奉着许多大神,为首的大神叫玛都克,是巴比伦城的守护神,又是宇宙的创造者。他的英雄业绩真让人惊心动魄。 相传远古时宇宙尚未形成之前,世界还没有分出高天和低地,没有河流、山冈,没有天空,也没有日月星辰,只是黏稠迷 蒙的一团混沌。可是,这混沌中却涌动着两个深渊———苦水深渊提阿玛特和甜水深渊阿卜苏。 提阿玛特是大海的精怪,她脾气暴躁,变幻不定,威力无穷,还孕育着生命的种子。阿卜苏虽然是甜水,性情温和平稳,却缺乏生命的活力。经过漫长的岁月,阿卜苏流到大海身边,和提阿玛特结合,产生了最初的生命,生出了最早的神们。

巴比伦文化多继承苏美尔—阿卡德文化,神话则更是如此。由于两河流域国家的统一,宗教信仰也逐步趋于一致。在阿卡德王国时,天神安启改称安努,都姆兹改称坦姆兹,埃阿神与安启共用。巴比伦王国时,宗教表现为多神崇拜和一神崇拜。天神安努、地神埃阿、大气神恩里尔等仍为主神,此外也有月神辛、太阳神沙玛什,农神坦姆兹和伊什塔尔,其它的神统称为安努那基。但是,由于巴比伦王国统一两河流域,巴比伦城成为王国首都,为表现王国的统一,这时出现了许多表现巴比伦保护神玛尔都克和反映帝王业绩的颂歌,其主要代表作品即是《埃努玛·埃立什》和《咏吉尔伽美什》。

巴比伦的神话发展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提要:两河流域又称美索不达米亚,意为“河间之地”,是世界文明发端地之一,被称作“文明的摇篮”。美国学者克雷默曾用“有记录的历史上的39个第一”来概括苏美尔人对世界文明的贡献,如第一批学校、第一个史学家等。古代两河流域对世界的认识大致可以归结为宇宙世界诞生、宇宙世界构成和宇宙秩序建立几个方面,这些认识散见于神话故事、史诗等作品中。其中,人类的诞生是宇宙秩序建立的重要主题。

玛都克创制世界,巴比伦的旧事发展。阿卜苏和提阿玛特看着一大群儿女,心里乐开了花。他们命令一部分子女住在离自己很远的空虚之中,管理周围的事物,把这片空虚叫做高空;又命令一部分子女住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管理这一方诸事,把这块地方叫低地。众神努力工作,干得都不错。慢慢地,宇宙有了高低、上下之分,一团混沌也变得稍许清朗了。高空里有了神的宫殿,低地上有了河流、山冈和平原。

着名史诗《埃努玛·埃立什》(又称《咏世界创造》)主要汇集了苏美尔民族的创世思想,着重歌颂地神埃阿之子、主神玛尔都克的事迹。这首诗约一千行,成书于约公元前十五、十四纪世,后经学者从七块泥板中考据整理出来,故又称“七块创世泥板”,它是历史上最早关于创世神话的题材之一。

巴比伦文化多继承苏美尔—阿卡德文化,神话则更是如此。由于两河流域国家的统一,宗教信仰也逐步趋于一致。在阿卡德王国时,天神安启改称安努,都姆兹改称坦姆兹,埃阿神与安启共用。巴比伦王国时,宗教表现为多神崇拜和一神崇拜。天神安努、地神埃阿、大气神恩里尔等仍为主神,此外也有月神辛、太阳神沙玛什,农神坦姆兹和伊什塔尔,其它的神统称为安努那基。但是,由于巴比伦王国统一两河流域,巴比伦城成为王国首都,为表现王国的统一,这时出现了许多表现巴比伦保护神玛尔都克和反映帝王业绩的颂歌,其主要代表作品即是《埃努玛·埃立什》和《咏吉尔伽美什》。

与全世界的创世神话相似,古代两河流域人认为神创造了宇宙世界,但不同时代、不同族群的神话略有不同。巴比伦人编纂的创世神话《埃努玛埃里什》如此描述神创造世界和人类的过程。在宇宙诞生之前,世界一片混沌,“在上,天非天,在下,地非地”,这是开篇的第一句话。在一片混沌的水中,嫫姆是第一个有生命力的水域,众神在其间诞生。第一对异性神是拉赫穆和拉哈穆,其次是安萨尔和基萨尔。巴比伦神话中该部分的描述基本来自苏美尔神话。之后,创造宇宙的造物主登场。

后来,河流里生出了一位大神阿努,她又生出一位特别聪慧的神伊亚,伊亚后来当了智慧和法术之神,协助阿努掌管上天之事。他们又生出许多新的神,都住在高处的神殿里,高空里越来越热闹了。

相传太古之初,世界一片混沌,没有天,没有地,只有汪洋一片海。海中有一股咸水,叫提亚玛特,还有一股甜水,叫阿普苏,它们分别代表阴阳两性,在汪洋中不断交汇,生出几个神祗,到安沙尔和基沙尔时,他们又生出天神安努和地神埃阿,于是宇宙出现了最初的几代神灵。随着神灵逐渐增多,众神发生争端,提亚玛特和阿普苏日益感到自己的势力在缩小,于是他们决定惩治众神。可是阿普苏并不满意提亚玛特的计划,决心将众神干尽杀绝。当众神得知这一秘密消息,便在埃阿神带领下,杀了阿普苏,埃阿神因此成了众神之首。不久,埃阿神喜得贵子玛尔都克,他生来便与众不同,浓眉大眼,身强力壮,埃阿神又赋予他一切智慧和力量。后来阿普苏的儿子为报父仇,开始向天地神挑战,提亚玛特也前去助阵。天神与之交锋初战告负,决定让玛尔都克一展威风。玛尔都克欣然应允,并做了众神的统治者,他不负众望,英勇作战,一举歼灭来犯者,并亲手切断提亚玛特的腰身,用她的上身筑成苍穹,用她的下半身造出大地。而后他又杀死了提亚玛特的一个辅助神,用他的血造出了人类,并规定人的天职便是侍奉众神。这样玛尔都克终于建立起巴比伦王国,他则成为天国之主,众神之王。

玛都克创制世界,巴比伦的旧事发展。着名史诗《埃努玛·埃立什》(又称《咏世界创造》)主要汇集了苏美尔民族的创世思想,着重歌颂地神埃阿之子、主神玛尔都克的事迹。这首诗约一千行,成书于约公元前十五、十四纪世,后经学者从七块泥板中考据整理出来,故又称“七块创世泥板”,它是历史上最早关于创世神话的题材之一。

在苏美尔神话传统中,安萨尔和基萨尔生育天神安。天神安分离天地,创造了掌管宇宙万物的众神,所以天神安是宇宙的创造者。而在巴比伦创世神话中,天神安与地神基生育众神,分别掌管各种宇宙事务,马杜克是其中之一。以马杜克为代表的新生代神祇战胜象征老一辈势力的咸水之神提阿玛特,将她的身体一分为二,上部为天,下部为地,胸部为高山,双眼为两河(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唾液为空中的云朵。亚述人的创世神话基本沿袭自巴比伦神话,只是用亚述人的主神阿舒尔取代了马杜克神的位置,因此可以推测亚述人的宇宙起源观念与巴比伦人相似,只是在少数文献描述中将阿舒尔等同为天神安。无论是苏美尔神话传统还是巴比伦和亚述传统,天地分离都是宇宙诞生的第一步,下一步就是划分宇宙区域,规定宇宙秩序。

深渊里的阿卜苏和提阿玛特,干完了造神的大事业之后,十分疲乏,他们心满意足地躺下来,在温暖幽暗的深渊里,随着波浪的拍摇,准备美美地睡一大觉。可是,上空诸神的喧闹嬉笑清晰地传过来,在幽静中听得格外清楚,格外令他们烦心。于是,阿卜苏对提阿玛特说:

这个神话故事是巴比伦文学中较有代表性的作品,它不仅表现了巴比伦人对创世、人类起源问题的关心,对自然的崇拜,也反映了两河流域国家政治的统一,宗教由多神教向一神教的转变,还表明巴比伦社会从母权制向父权制的过渡,原始社会向奴隶制转变的历史进程。在诗中,提亚玛特代表了阴性世界,她不满众神的强大,欲惩治诸神,代表阳性世界的埃阿神不畏先辈的威力,先斩后奏,夺取王位。埃阿之子玛尔都克继承父业,成为阳性世界的首领,他勇猛顽强,不屈不挠,经过殊死搏斗,终于战胜神母提亚玛特,体现了阳性的刚强和伟大。这个故事与古希腊神话中地母盖亚和众神之主宙斯的故事有些相似,它表现了历史在不断向前迈进的过程,反映了巴比伦王国在两河流域不断统一强大的现实,以及中央集权的政治体制和王权神授的宗教观念。

相传太古之初,世界一片混沌,没有天,没有地,只有汪洋一片海。海中有一股咸水,叫提亚玛特,还有一股甜水,叫阿普苏,它们分别代表阴阳两性,在汪洋中不断交汇,生出几个神祗,到安沙尔和基沙尔时,他们又生出天神安努和地神埃阿,于是宇宙出现了最初的几代神灵。随着神灵逐渐增多,众神发生争端,提亚玛特和阿普苏日益感到自己的势力在缩小,于是他们决定惩治众神。可是阿普苏并不满意提亚玛特的计划,决心将众神干尽杀绝。当众神得知这一秘密消息,便在埃阿神带领下,杀了阿普苏,埃阿神因此成了众神之首。不久,埃阿神喜得贵子玛尔都克,他生来便与众不同,浓眉大眼,身强力壮,埃阿神又赋予他一切智慧和力量。后来阿普苏的儿子为报父仇,开始向天地神挑战,提亚玛特也前去助阵。天神与之交锋初战告负,决定让玛尔都克一展威风。玛尔都克欣然应允,并做了众神的统治者,他不负众望,英勇作战,一举歼灭来犯者,并亲手切断提亚玛特的腰身,用她的上身筑成苍穹,用她的下半身造出大地。而后他又杀死了提亚玛特的一个辅助神,用他的血造出了人类,并规定人的天职便是侍奉众神。这样玛尔都克终于建立起巴比伦王国,他则成为天国之主,众神之王。

苏美尔人和巴比伦人都认为宇宙世界由天和地组成,天是众神的居所,地是人类的住处。苏美尔人“地”的概念中包含人类生活的人间和死者生活的阴间。巴比伦人则更加清晰地划分了天地界限,宇宙世界中包含天、地、地下河和阴间。天分为三层,第一层最靠近大地,是星辰聚集之地;第二层是中间层,是众天神所居之地;第三层即宇宙最顶端,是天神安的居所。而“地”专指人类居住的人间;人间之下是地下河,东西两端有通道相连,是太阳神每日东升西落的通道;阴间在最底层,是死者居住的世界。

“他们的吵闹真是太无礼了,令我难受极了。我白天不能休息,夜晚不能入睡,我想毁了他们。”

《咏吉尔伽美什》是代表古巴比伦文学最高成就的史诗,它用楔形文字记载在十二块泥板上,约 3000 来行,成书在约公元前 19 世纪至公元前 16 世纪,是人类现存的最古老的史诗。吉尔伽美什是大洪水后苏美尔的乌鲁克王朝国王,在苏美尔神话传说中就有关于他的英雄传说,当时是以民间口传的形式在百姓中间传播,到巴比伦王国时代,人们对它进行了加工、编撰,形成一个完整的神话史诗。据说在这部史诗中有绝大部分是苏美尔的史诗作品,现习惯称《咏吉尔伽美什》为巴比伦史诗,实际它是苏美尔人和巴比伦人共同创造的结果。由于它描写生动,流传甚广,亚述人入侵后曾得到极力保存,亚述国王阿树尔巴尼帕尔爱惜书籍,命人将该史诗用楔形文字刻在泥板上,制成泥板文书,藏于首都尼尼微的宫廷书库里,因而我们今天才能看见这部珍贵的文学杰作。

这个神话故事是巴比伦文学中较有代表性的作品,它不仅表现了巴比伦人对创世、人类起源问题的关心,对自然的崇拜,也反映了两河流域国家政治的统一,宗教由多神教向一神教的转变,还表明巴比伦社会从母权制向父权制的过渡,原始社会向奴隶制转变的历史进程。在诗中,提亚玛特代表了阴性世界,她不满众神的强大,欲惩治诸神,代表阳性世界的埃阿神不畏先辈的威力,先斩后奏,夺取王位。埃阿之子玛尔都克继承父业,成为阳性世界的首领,他勇猛顽强,不屈不挠,经过殊死搏斗,终于战胜神母提亚玛特,体现了阳性的刚强和伟大。这个故事与古希腊神话中地母盖亚和众神之主宙斯的故事有些相似,它表现了历史在不断向前迈进的过程,反映了巴比伦王国在两河流域不断统一强大的现实,以及中央集权的政治体制和王权神授的宗教观念。

天地分离和星辰等的创造,仅仅完成了自然秩序的一部分。像后世的希腊神话一样,还有众多与人类有关的秩序需要规定,其中《恩基与世界秩序》较多地反映了苏美尔人的世界秩序观念。这是一篇赞美智慧神恩基创建宇宙秩序的诗歌,其中涉及神创造时间、制定历法;分派部分神祇掌管极远之地、大海等区域;部分掌管风雨雷电、动植物等自然事务;部分掌管农业、建筑、食品、纺织、生育、手工制造等生产技能;还有部分掌管祭祀、交通、度量、书写等文化技能。巴比伦人的世界秩序观念与苏美尔人基本相同。只是苏美尔的各位神祇相对独立,拥有其他神所不能及的特殊属性;巴比伦神祇则完全由马杜克神指派,马杜克拥有所有神祇的特殊属性,是至高无上的主神。这种差别与古代两河流域国家统治日益走向专制化有所关联。但是,在神所创造的宇宙世界中,人类才是核心。因此,人类的起源和人类世界才是古代两河流域人世界观念的核心。

提阿玛特虽然也讨厌上空的吵吵嚷嚷,但是一想,这些神的后代说起来也该算是自己的子孙,老祖母怎能舍得毁掉自己的子孙呢?她摇着头,鼻子里哼哼着,很不高兴。阿卜苏只好作罢。

关于吉尔伽美什还有一个神奇的传说。相传两河流域大洪水后的开国皇帝是沙喀罗斯,他曾得神的旨意,说他女儿生的儿子将篡夺皇帝的皇位。所以,沙喀罗斯为防患于未然,便将女儿关在一高塔内,不让她找寻男性。然而过了不久,皇帝女儿无夫而孕,生下一子,高塔看守人惧怕皇帝得知此事,便将男婴扔下塔外。奇怪的是,这时塔外飞来一只雄鹰,将小孩叼走,带给一个种地的农夫,农夫将小孩抚养成人,也长大后终于夺取了沙喀罗斯的王位。这个小孩便是乌鲁克国王吉尔伽美什。

《咏吉尔伽美什》是代表古巴比伦文学最高成就的史诗,它用楔形文字记载在十二块泥板上,约 3000 来行,成书在约公元前 19 世纪至公元前 16 世纪,是人类现存的最古老的史诗。吉尔伽美什是大洪水后苏美尔的乌鲁克王朝国王,在苏美尔神话传说中就有关于他的英雄传说,当时是以民间口传的形式在百姓中间传播,到巴比伦王国时代,人们对它进行了加工、编撰,形成一个完整的神话史诗。据说在这部史诗中有绝大部分是苏美尔的史诗作品,现习惯称《咏吉尔伽美什》为巴比伦史诗,实际它是苏美尔人和巴比伦人共同创造的结果。由于它描写生动,流传甚广,亚述人入侵后曾得到极力保存,亚述国王阿树尔巴尼帕尔爱惜书籍,命人将该史诗用楔形文字刻在泥板上,制成泥板文书,藏于首都尼尼微的宫廷书库里,因而我们今天才能看见这部珍贵的文学杰作。

神为什么创造人类?古代两河流域的回答是:宇宙秩序建立后,众神各司其职,但很快就对繁杂的工作怨声载道。于是决定制造一批奴仆从事基本劳动,使众神脱离劳动,享受安逸生活。

巴比伦史诗《咏吉尔伽美什》主要讲述了吉尔伽美什与恩启都的故事。合诗共分六个部分。第一部分包括第一、二块泥板。吉尔伽美什是乌鲁克国王,他三分之二是神,三分之一是人,他体格健壮,英勇不屈,聪明机智,力量超群,是完美与智慧的化身。但他并不开明,常仗势欺压百姓,诱骗民女,为此人们开始怨声载道,于是祈求神灵帮助。神灵们认为吉尔伽美什因没有一个相当的对手,所以才会到处寻衅,众神们决定让创造女神阿鲁鲁造一个勇士恩启都与之抗衡。两位英雄一经相遇,便打得不可开交,胜负难分,于是互认对方为英雄,并结为兄弟,从此形影不离。第二部分包括第三四五块泥板,讲述两位英雄杀灭雪杉之妖洪巴巴。自从吉尔伽美什与恩启都大战之后,他便改邪归正,成为除暴安良的义士。当时在黎巴嫩森林中有位看守杉林的魔妖洪巴巴,他凶狠残忍,杀害无辜,还斗胆劫持女神伊什塔尔,将之囚禁山顶。吉尔伽美什决心为民除害,讨伐洪巴巴,但恩启都得知此事却不愿行动,可吉尔伽美什一意孤行,恩启都只得随行。他们殊死相搏,后在太阳神沙玛什的庇护下才消灭洪巴巴,求出伊什塔尔。第三部分包括第六块泥板,写吉尔伽美什拒绝女神伊什塔尔求爱而遭女神报复的故事。由于吉尔伽美什的英勇气概吸引了女神伊什塔尔,女神向英雄求爱,但吉尔伽美什知道女神水性杨花,便拒绝了她。女神深感羞辱难堪,便求其父王阿努神帮助。阿努神造了一只天牛下凡,与吉尔伽美什和恩启都展开了大战,英雄勇战天牛,将之杀死。第四部分包括第七八块泥板,写恩启都之死和吉尔伽美什的悲伤。由于两位英雄的一系列活动触犯了神灵,众神们决定要惩罚他们,于是恩启都得了致命的病,很快死去。吉尔伽美什无比悲伤,他回顾自己与恩启都从相战到成为莫逆之交的一切,悲痛欲绝,却无能为力。第五部分包括第九十十一块泥板,写吉尔伽美什寻访人类始祖乌特那庇什廷,探求生与死奥秘的长途远行。恩启都之死使吉尔伽美什深感生死由天,命运难测,死亡尤其可怕。于是他决定寻访先祖,渴望求得返老还童、长生不死秘决。这一部分是全诗最精华的部分,它表现了吉尔伽美什在寻访先祖时遇到的各种艰难险阻,他忍受风餐露宿,杀灭凶猛野兽,到达先祖住地后,先祖乌特那庇什廷却告诉他一个洪水故事,预示他不可能再求长生,但吉尔伽美什仍不甘心,终于从先祖口中获知取得长生仙草的秘密。吉尔伽美什从海底取走仙草。

关于吉尔伽美什还有一个神奇的传说。相传两河流域大洪水后的开国皇帝是沙喀罗斯,他曾得神的旨意,说他女儿生的儿子将篡夺皇帝的皇位。所以,沙喀罗斯为防患于未然,便将女儿关在一高塔内,不让她找寻男性。然而过了不久,皇帝女儿无夫而孕,生下一子,高塔看守人惧怕皇帝得知此事,便将男婴扔下塔外。奇怪的是,这时塔外飞来一只雄鹰,将小孩叼走,带给一个种地的农夫,农夫将小孩抚养成人,也长大后终于夺取了沙喀罗斯的王位。这个小孩便是乌鲁克国王吉尔伽美什。

新葡萄京娱乐场,人类生活在天、地、地下河和阴间四层中间的“地”层。那么,“地”是什么形状?苏美尔人认为大地是方形的,有四角;阿卡德王称“天下四方之王”,其中的“四方”应对应此“四角”;巴比伦人则认为大地是圆盘形的;新巴比伦时期绘制的世界地图泥板中,地为圆形,周围是大海,大海之外有8个区域。新巴比伦世界地图反映了古代两河流域的世界区域观念:在同心圆内侧,是古代两河流域人所认知的人类生活的世界,外圈是海洋,最外侧的8个区域是遥不可及的地方。海洋将人类世界与未知世界区分开。这样,古代两河流域所认知的世界,实际上是一个由已知世界和未知世界组成的二元世界。

巴比伦史诗《咏吉尔伽美什》主要讲述了吉尔伽美什与恩启都的故事。合诗共分六个部分。第一部分包括第一、二块泥板。吉尔伽美什是乌鲁克国王,他三分之二是神,三分之一是人,他体格健壮,英勇不屈,聪明机智,力量超群,是完美与智慧的化身。但他并不开明,常仗势欺压百姓,诱骗民女,为此人们开始怨声载道,于是祈求神灵帮助。神灵们认为吉尔伽美什因没有一个相当的对手,所以才会到处寻衅,众神们决定让创造女神阿鲁鲁造一个勇士恩启都与之抗衡。两位英雄一经相遇,便打得不可开交,胜负难分,于是互认对方为英雄,并结为兄弟,从此形影不离。第二部分包括第三四五块泥板,讲述两位英雄杀灭雪杉之妖洪巴巴。自从吉尔伽美什与恩启都大战之后,他便改邪归正,成为除暴安良的义士。当时在黎巴嫩森林中有位看守杉林的魔妖洪巴巴,他凶狠残忍,杀害无辜,还斗胆劫持女神伊什塔尔,将之囚禁山顶。吉尔伽美什决心为民除害,讨伐洪巴巴,但恩启都得知此事却不愿行动,可吉尔伽美什一意孤行,恩启都只得随行。他们殊死相搏,后在太阳神沙玛什的庇护下才消灭洪巴巴,求出伊什塔尔。第三部分包括第六块泥板,写吉尔伽美什拒绝女神伊什塔尔求爱而遭女神报复的故事。由于吉尔伽美什的英勇气概吸引了女神伊什塔尔,女神向英雄求爱,但吉尔伽美什知道女神水性杨花,便拒绝了她。女神深感羞辱难堪,便求其父王阿努神帮助。阿努神造了一只天牛下凡,与吉尔伽美什和恩启都展开了大战,英雄勇战天牛,将之杀死。第四部分包括第七八块泥板,写恩启都之死和吉尔伽美什的悲伤。由于两位英雄的一系列活动触犯了神灵,众神们决定要惩罚他们,于是恩启都得了致命的病,很快死去。吉尔伽美什无比悲伤,他回顾自己与恩启都从相战到成为莫逆之交的一切,悲痛欲绝,却无能为力。第五部分包括第九十十一块泥板,写吉尔伽美什寻访人类始祖乌特那庇什廷,探求生与死奥秘的长途远行。恩启都之死使吉尔伽美什深感生死由天,命运难测,死亡尤其可怕。于是他决定寻访先祖,渴望求得返老还童、长生不死秘决。这一部分是全诗最精华的部分,它表现了吉尔伽美什在寻访先祖时遇到的各种艰难险阻,他忍受风餐露宿,杀灭凶猛野兽,到达先祖住地后,先祖乌特那庇什廷却告诉他一个洪水故事,预示他不可能再求长生,但吉尔伽美什仍不甘心,终于从先祖口中获知取得长生仙草的秘密。吉尔伽美什从海底取走仙草。 可是,他在回家余中看见一片清泉,便把仙草放在岸上,下水洗澡。不幸,一条蛇从旁边经过,将仙草吞食,从此,蛇以脱皮来恢复青春,而人却无法长生。吉尔伽美什历经艰辛却丢失了仙草,他万分懊丧,只得听天由命,回到乌鲁克。这个故事生动反映了古代人生死由天的思想,即使是英雄也不免一死,它表明古代巴比伦人已懂得万物都有生死,世界上没有永恒的东西之道理。

根据文献记载和考古发现,古代两河流域人的活动范围囊括了今天西亚、北非、南亚和中亚的多数区域,西北的安纳托利亚高原大部,东南的海湾地区和印度河流域,东部的扎格罗斯山脉、伊朗高原直至中亚的阿富汗山区,西南的埃及尼罗河三角洲以及地中海上的塞浦路斯、克里特岛以及希腊半岛等都有古代两河流域人活动的足迹。在这个广泛的区域内,古代两河流域人不断扩大着已知世界的范围。从早王朝时期的城邦界限,到阿卡德王国建立以后逐渐形成的领土界限,再到纳拉姆辛提出“天下四方之王”的王衔,古代两河流域人的世界观念不断扩大。

全诗的最后一部分主要描写吉尔伽美什与恩启都亡灵的对话,它生动反映了两位英雄生死与共,殊途回归的友情,同时总结前面的故事,以说明死亡不可避免的自然规律。

(作者:刘健,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

《咏吉尔伽美什》是一部壮丽的英雄史诗。也是一部生动的神话传说。它通过吉尔伽美什从暴君向贤主的转变,表现了人类从野蛮走向文明的历史进步。史诗着力刻画吉尔伽美什与挚友恩启都与命运搏斗,与魔鬼、天牛、猛兽等战斗的事迹,一方面它反映了英雄们勇敢顽强的精神,以此体现新兴奴隶主统治阶级的权威,另一方面反映了巴比伦人民对生命奥秘的探求,对生死命运、人生价值的思考,这正是史诗具有很强生命力的意义所在。在古代,人类对生死问题从来就十分关注,在古埃及,人们十分关心人死后的生活,在古希腊,有冥府神的传说,在印度、波斯等神话中也有类似的主题,其目的都是为了探寻人生的奥秘,渴求长生不死。而巴比伦《咏吉尔伽美什》更生动形象地反映了人对死亡的恐惧,对人生奥秘的探寻,以及对命运、对人生价值的看法,再突出地表现了人类对由生到死的自然法则的理解。

来源:光明日报

在这部史诗中还谈到洪水故事,它以插话的形式穿插在史诗中,它基本上是苏美尔洪水传说的翻版,学者们认为它可能是后来《圣经》中洪水传说的原型。

关于吉尔伽美什的传说对后世东西方文学产生过巨大的影响,对它的研究现有专门的体系,它的意义不仅表现在文学、宗教方面,它还是语言学、社会学、历史学、科学家们研究的重要课题。

在巴比伦神话中还有一部重要作品即《伊什塔尔降入地下世界》,它是在苏尔美神话《印娜娜地狱之行》的基础上改编加工的,主要以此解释季节变更、万木枯荣的自然现象。其内容两者基本相同。

在巴比伦文学中还有反映阶级矛盾的神话如《咏正直受难者的诗》,讲一个失去双亲的人十分崇拜众神,却仍然遭人白眼、生活艰苦,于是他向智慧之人求教,这反映了巴比伦人对神的怀疑。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发布于神话,转载请注明出处:玛都克创制世界,巴比伦的旧事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