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萄京娱乐场普Locke涅和菲罗墨拉,古希腊共和

2019-06-16 23:11 来源:未知

潘狄翁是从泥土中生出的厄里克托尼俄斯和帕茜特阿女神所生的儿 子,他后来成了雅典的国王。潘狄翁娶了漂亮的女水神策雨茜泼,她生下双 生子厄瑞克透斯和波特斯,还生下两个女儿:普洛克涅和菲罗墨拉。 有一次,底比斯的国王拉布达科斯同潘狄翁发生了争斗,率领军队侵 入阿提喀。雅典人经过激烈的抵抗,最后都退缩在城内。潘狄翁眼看兵临城 下,匆忙向英勇善战的色雷斯国王忒瑞俄斯救援。忒瑞俄斯是战神阿瑞斯的 儿子。他迅速率领军队前来解围,最后把底比斯人赶出了阿提喀。潘狄翁为 了感谢他,把女儿普洛克涅远嫁给这位声誉赫赫的英雄。不久,普洛克涅生 下儿子伊迪斯。 不知不觉过去了五年,普洛克涅远离家园,感到异常孤寂,心中顿生 对妹妹菲罗墨拉的思念之情。于是,她对丈夫说:“如果你爱我的话,就请 让我回雅典去,把我妹妹接来,或者你去那里,将她接来。你对父亲说,她 在这里逗留一段时间就会回去的。不然父亲会担心,不愿放女儿离开很长时 间。” 忒瑞俄斯马上就同意了,带着仆人,乘船驶往雅典,不久到了雅典的 海港城市拜里厄司,受到岳父的热情接待。还在进城的途中,忒瑞俄斯就转 告了妻子的愿望,并向国王保证,菲罗墨拉不会待多长时间。到了宫殿后, 菲罗墨拉亲自前来问候姐夫忒瑞俄斯,不断地向他询问姐姐的情况。忒瑞俄 斯见她光彩照人,美艳非凡,爱慕之情像烈火一样炽热,暗暗打定主意要把 菲罗墨拉骗到手。他暂时按捺住心中骚动的情绪,一本正经地说起普洛克涅 对妹妹的渴念之情。他心中在酝酿着邪恶的计划,但表面上却是一副正人君 子的样子,潘狄翁对他赞不绝口。菲罗墨拉也被他迷住了。她用双手勾住父 亲的脖子,恳求他同意她到远方看望姐姐。国王恋恋不舍地答应了女儿的请 求,女儿说不出的高兴,连忙感谢父亲。他们三人进了宫殿,国王用美酒佳 肴盛情款待宾客,直到傍晚时分才散席。 第二天清晨,年迈的潘狄翁含着热泪同女儿分别,他紧紧地握住女婿 的手说:“我可爱的儿子,因为你们一致要求,我就把心爱的小女儿托付给 你了。凭着我们的亲戚关系,对着天上的诸位神衹,我恳请你,千万要像慈 祥的父亲一样爱护妹妹,而且不久以后就将妹妹送回来。”他一边说,一边 吻着自己的孩子,然后跟他们吻别,并请他们转告对女儿普洛克涅和外孙的 问候。船开了,渐渐驶入大海。 不久他们就到了色雷斯。船稳稳地靠港了,他们一起上了岸。水手们 由于旅途疲劳,都赶回家去。忒瑞俄斯却悄悄地把菲罗墨拉带进密林深处, 把她锁在一间牧人小屋里。菲罗墨拉又惊又怕,流着泪打听姐姐的情况。忒 瑞俄斯谎称普洛克涅已经死了,为了不让潘狄翁哀伤,他故意编造了邀请菲 罗墨拉的故事。实际上他是为了娶菲罗墨拉为妻,才赶往雅典的。 他一边说,一边假惺惺地哭了起来,装作一副伤心的样子。无论菲罗 墨拉如何苦苦哀求,都无济于事,她只得流着痛苦的眼泪不情愿地成了忒瑞 俄斯的妻子。可是,没过多久她就恢复了理智,心里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和可怕的怀疑。她默默地思忖,忒瑞俄斯为什么将我锁在远离宫殿的密林深 处,像对待犯人一样?为什么他不让我像一个真正的王后一样住在他的宫殿 里呢? 有一次,她无意中听到仆人们的议论。知道普洛克涅还活着,她顿时 明白她跟忒瑞俄斯的婚姻是一场罪恶,她成了姐姐的情敌。一股怒火油然而 生,她仇视姐夫对姐姐的背叛,飞快地冲进他的房间,大声对他说,她已经 知道了真相。她狠狠地诅咒他,发誓要把他卑鄙的行径和罪恶的伎俩公布于 众,让人人都知道他是一个无耻的人。她的话激怒了忒瑞俄斯,同时,他也 感到十分害怕。为了保险起见,他决定不让任何人知道他的丑行,可是他又 不敢杀害一个无辜的女子,他想出了一个恶毒的办法。他把菲罗墨拉的双手 反绑起来,然后抽出利剑,像要杀害她似的。她心甘情愿地等着一死了之。 可是,正当她痛苦地呼喊父亲名字的时候,忒瑞俄斯却一剑割掉了她的舌头。 现在他不再担心有人暴露他的秘密了。他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似地离开了她, 严厉地命令仆人对她严加看管,不准有任何懈怠。 忒瑞俄斯回到宫殿,普洛克涅问他,怎么没有同妹妹一起回来。这时 他假惺惺地含着眼泪说,菲罗墨拉已经死了,并已埋葬了。普洛克涅听了悲 痛欲绝,她脱下金银彩服,换上一件黑纱长服,又为妹妹建了一座空墓,摆 上供品奠祭妹妹的亡灵。 一年过去了。被残暴弄哑的菲罗墨拉顽强地活了下来,她在严密的看 管下,失去了一切自由,她口不能言,无法向世人揭露忒瑞俄斯的卑鄙和可 耻的行径。可是,不幸使她变得更加聪明,她坐在织机旁,在雪白的麻纱布 上织出了紫铜色的字样,她要把她的悲惨遭遇让姐姐知晓。她菇苦含辛,费 力织成了麻布,然后做着手势哀求仆人将麻布送给王后普洛克涅。 仆人不知道其中的奥妙便答应了。普洛克涅摊开麻布,发现了上面的 字样,她知道了丈夫所干的骇人听闻的暴行。她欲哭无泪,甚至发不出一声 叹息,因为她的痛苦太深了,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报仇!向暴徒报仇! 夜幕降临,色雷斯的妇女们热情地庆祝着巴克科斯酒神节。王后也戴 上葡萄花环,手执酒神杖,匆忙跟着一群妇女来到丛林。她内心充满悲愤和 痛苦,大声呼号着,发泄满腔怒火。她躲过看守,悄悄地走近孤零零的牧人 小屋,里面关着她的妹妹菲罗墨拉。她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扑向妹妹,急 忙拉着她逃了出来,来到忒瑞俄斯的宫殿。她把妹妹藏在一间密室里,告诉 她:“眼泪救不了我们!为了报仇雪恨,我作好了一切准备。”这时,她的儿

潘狄翁是从泥土中生出的厄里克托尼俄斯和帕茜特阿女神所生的儿子,他后来成了雅典的国王。潘狄翁娶了漂亮的女水神策雨茜泼,她生下双生子厄瑞克透斯和波特斯,还生下两个女儿:普洛克涅和菲罗墨拉。 有一次,底比斯的国王拉布达科斯同潘狄翁发生了争斗,率领军队侵入阿提喀。雅典人经过激烈的抵抗,最后都退缩在城内。潘狄翁眼看兵临城下,匆忙向英勇善战的色雷斯国王忒瑞俄斯救援。忒瑞俄斯是战神阿瑞斯的儿子。他迅速率领军队前来解围,最后把底比斯人赶出了阿提喀。潘狄翁为了感谢他,把女儿普洛克涅远嫁给这位声誉赫赫的英雄。不久,普洛克涅生下儿子伊迪斯。 不知不觉过去了五年,普洛克涅远离家园,感到异常孤寂,心中顿生对妹妹菲罗墨拉的思念之情。于是,她对丈夫说:如果你爱我的话,就请让我回雅典去,把我妹妹接来,或者你去那里,将她接来。你对父亲说,她在这里逗留一段时间就会回去的。不然父亲会担心,不愿放女儿离开很长时间。 忒瑞俄斯马上就同意了,带着仆人,乘船驶往雅典,不久到了雅典的海港城市拜里厄司,受到岳父的热情接待。还在进城的途中,忒瑞俄斯就转告了妻子的愿望,并向国王保证,菲罗墨拉不会待多长时间。到了宫殿后,菲罗墨拉亲自前来问候姐夫忒瑞俄斯,不断地向他询问姐姐的情况。忒瑞俄斯见她光彩照人,美艳非凡,爱慕之情像烈火一样炽热,暗暗打定主意要把菲罗墨拉骗到手。他暂时按捺住心中骚动的情绪,一本正经地说起普洛克涅对妹妹的渴念之情。他心中在酝酿着邪恶的计划,但表面上却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潘狄翁对他赞不绝口。菲罗墨拉也被他迷住了。她用双手勾住父亲的脖子,恳求他同意她到远方看望姐姐。国王恋恋不舍地答应了女儿的请求,女儿说不出的高兴,连忙感谢父亲。他们三人进了宫殿,国王用美酒佳肴盛情款待宾客,直到傍晚时分才散席。 第二天清晨,年迈的潘狄翁含着热泪同女儿分别,他紧紧地握住女婿的手说:我可爱的儿子,因为你们一致要求,我就把心爱的小女儿托付给你了。凭着我们的亲戚关系,对着天上的诸位神衹,我恳请你,千万要像慈祥的父亲一样爱护妹妹,而且不久以后就将妹妹送回来。他一边说,一边吻着自己的孩子,然后跟他们吻别,并请他们转告对女儿普洛克涅和外孙的问候。船开了,渐渐驶入大海。 不久他们就到了色雷斯。船稳稳地靠港了,他们一起上了岸。水手们由于旅途疲劳,都赶回家去。忒瑞俄斯却悄悄地把菲罗墨拉带进密林深处,把她锁在一间牧人小屋里。菲罗墨拉又惊又怕,流着泪打听姐姐的情况。忒瑞俄斯谎称普洛克涅已经死了,为了不让潘狄翁哀伤,他故意编造了邀请菲罗墨拉的故事。实际上他是为了娶菲罗墨拉为妻,才赶往雅典的。他一边说,一边假惺惺地哭了起来,装作一副伤心的样子。无论菲罗墨拉如何苦苦哀求,都无济于事,她只得流着痛苦的眼泪不情愿地成了忒瑞俄斯的妻子。可是,没过多久她就恢复了理智,心里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和可怕的怀疑。她默默地思忖,忒瑞俄斯为什么将我锁在远离宫殿的密林深处,像对待犯人一样?为什么他不让我像一个真正的王后一样住在他的宫殿里呢? 有一次,她无意中听到仆人们的议论。知道普洛克涅还活着,她顿时明白她跟忒瑞俄斯的婚姻是一场罪恶,她成了姐姐的情敌。一股怒火油然而生,她仇视姐夫对姐姐的背叛,飞快地冲进他的房间,大声对他说,她已经知道了真相。她狠狠地诅咒他,发誓要把他卑鄙的行径和罪恶的伎俩公布于众,让人人都知道他是一个无耻的人。她的话激怒了忒瑞俄斯,同时,他也感到十分害怕。为了保险起见,他决定不让任何人知道他的丑行,可是他又不敢杀害一个无辜的女子,他想出了一个恶毒的办法。他把菲罗墨拉的双手反绑起来,然后抽出利剑,像要杀害她似的。她心甘情愿地等着一死了之。可是,正当她痛苦地呼喊父亲名字的时候,忒瑞俄斯却一剑割掉了她的舌头。现在他不再担心有人暴露他的秘密了。他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似地离开了她,严厉地命令仆人对她严加看管,不准有任何懈怠。 忒瑞俄斯回到宫殿,普洛克涅问他,怎么没有同妹妹一起回来。这时他假惺惺地含着眼泪说,菲罗墨拉已经死了,并已埋葬了。普洛克涅听了悲痛欲绝,她脱下金银彩服,换上一件黑纱长服,又为妹妹建了一座空墓,摆上供品奠祭妹妹的亡灵。 一年过去了。被残暴弄哑的菲罗墨拉顽强地活了下来,她在严密的看管下,失去了一切自由,她口不能言,无法向世人揭露忒瑞俄斯的卑鄙和可耻的行径。可是,不幸使她变得更加聪明,她坐在织机旁,在雪白的麻纱布上织出了紫铜色的字样,她要把她的悲惨遭遇让姐姐知晓。她菇苦含辛,费力织成了麻布,然后做着手势哀求仆人将麻布送给王后普洛克涅。仆人不知道其中的奥妙便答应了。普洛克涅摊开麻布,发现了上面的字样,她知道了丈夫所干的骇人听闻的暴行。她欲哭无泪,甚至发不出一声叹息,因为她的痛苦太深了,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报仇!向暴徒报仇! 夜幕降临,色雷斯的妇女们热情地庆祝着巴克科斯酒神节。王后也戴上葡萄花环,手执酒神杖,匆忙跟着一群妇女来到丛林。她内心充满悲愤和痛苦,大声呼号着,发泄满腔怒火。她躲过看守,悄悄地走近孤零零的牧人小屋,里面关着她的妹妹菲罗墨拉。她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扑向妹妹,急忙拉着她逃了出来,来到忒瑞俄斯的宫殿。她把妹妹藏在一间密室里,告诉她:眼泪救不了我们!为了报仇雪恨,我作好了一切准备。这时,她的儿子伊迪斯走进来问候母亲。普洛克涅却木然地看着他,小声地自言自语:他长得多像父亲!儿子在她身旁跳起来,用小手臂勾住母亲的脖子,在她脸上吻了个遍。母亲的心只是稍微感动了一阵,然后,她一把推开孩子,拿出一把尖刀,怀着疯狂的复仇愿望,用刀刺进亲生儿子的心口。 国王忒瑞俄斯坐在祖先的祭坛前,他的妻子送上可口的菜肴,他吃完后,问道:我的儿子伊迪斯在哪里?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他离你不能再近了!普洛克涅冷笑着说。 忒瑞俄斯不解地朝四周张望,这时菲罗墨拉走了进来,她把一颗血淋淋的孩子脑袋仍在他的脚下。他顿时明白了一切,马上掀翻了餐桌,拔出剑来扑向拼命逃跑的两姐妹。她们跑得像飞似的。咦,她们真的长出了翅膀,一个飞进了树林,另一个飞到屋顶上。普洛克涅变成了一只燕子,菲罗墨拉变成了一只夜莺,胸前还沾着几滴血迹,这是杀人留下来的印痕。当然,卑鄙的忒瑞俄斯也变了,变成了戴胜鸟,高耸着羽毛,撅着尖尖的嘴,永远地追赶着夜莺和燕子,成为它们的天敌。

  潘狄翁是从泥土中生出的厄里克托尼俄斯和帕茜特阿女神所生的儿子,他后来成了雅典的国王。潘狄翁娶了漂亮的女水神策雨茜泼,她生下双生子厄瑞克透斯和波特斯,还生下两个女儿:普洛克涅和菲罗墨拉。

  俄狄甫斯杀害父亲
  底比斯国王拉布达科斯是卡德摩斯的后裔。他的儿子拉伊俄斯后来继承王位,娶底比斯人墨诺扣斯的女儿伊俄卡斯特为妻。拉伊俄斯和伊俄卡斯特结婚后,很长时间内未曾生育。他渴求子嗣,于是到特尔斐的阿波罗神庙,求得一则神谕:“拉伊俄斯,拉布达科斯的儿子!你会有一个儿子。可是你要知道,命运之神规定,你将死在他的手里。这是克洛诺斯之子宙斯的意愿。他听信了珀罗普斯的诅咒,说你抢去了他的儿子。”拉伊俄斯在年轻的时候犯了这个错误,当时他被赶出故国,后在伯罗奔尼撒长大,住在国王珀罗普斯的宫殿里,受到宾客的礼遇。可是,他恩将仇报,在尼密河的赛会中拐走了珀罗普斯的儿子克律西波斯。克律西波斯是珀罗普斯和女神阿刻西俄刻的私生子。他长得漂亮,但命运不幸。父亲发动了一场战争把他从拉伊俄斯的手里救了出来,可是他的异母兄弟阿特柔斯和提厄斯忒斯受了母亲希波达弥亚的唆使,把他杀害了。

相关阅读:

  有一次,底比斯的国王拉布达科斯同潘狄翁发生了争斗,率领军队侵入阿提喀。雅典人经过激烈的抵抗,最后都退缩在城内。潘狄翁眼看兵临城下,匆忙向英勇善战的色雷斯国王忒瑞俄斯救援。忒瑞俄斯是战神阿瑞斯的儿子。他迅速率领军队前来解围,最后把底比斯人赶出了阿提喀。潘狄翁为了感谢他,把女儿普洛克涅远嫁给这位声誉赫赫的英雄。不久,普洛克涅生下儿子伊迪斯。

  拉伊俄斯知道自己的罪孽深重,对这个神谕深信不疑,所以长期以来一直跟妻子分居,以免生育小孩。可是深厚的爱情又使他们不顾神谕的警告,常常同床共寝,结果伊俄卡斯特为丈夫生了一个儿子。孩子出世的时候,父母亲又想起了神谕。为了阻止预言的实现,他们在孩子生下后三天,就派人用钉子将婴儿双脚刺穿,并用绳子捆起来,放在喀泰戎的荒山下。但执行这一残酷命令的牧人可怜这个无辜的婴儿,把他交给另一个在同一山坡上为科任托斯国王波吕玻斯牧羊的牧人。执行命令的牧人回去后向国王和他的妻子伊俄卡斯特谎称已执行了命令。夫妇两人相信孩子已经死掉,或者给野兽吃掉了,因此认为神谕不会实现。他们心里想,儿子已死,无法杀父了。他们以此安慰自己,依然平静地过日子。

点击查看神话故事大全新葡萄京娱乐场普Locke涅和菲罗墨拉,古希腊共和国(Ελληνική Δημοκρατία)有趣的事故事。:

  不知不觉过去了五年,普洛克涅远离家园,感到异常孤寂,心中顿生对妹妹菲罗墨拉的思念之情。于是,她对丈夫说:“如果你爱我的话,就请让我回雅典去,把我妹妹接来,或者你去那里,将她接来。你对父亲说,她在这里逗留一段时间就会回去的。不然父亲会担心,不愿放女儿离开很长时间。”

  国王波吕玻斯的牧人解开孩子上脚上的绳索,因为不知道他的来历,因此给孩子起名为俄狄甫斯,意为肿疼的脚。他把孩子带到科任托斯,交给国王波吕玻斯。国王可怜这个弃婴,就把孩子交给妻子墨洛柏。墨洛柏待他如亲生儿子。俄狄甫斯渐渐长大,他相信自己是国王波吕玻斯的儿子和继承人,而国王除了他以外也没有别的孩子。

  忒瑞俄斯马上就同意了,带着仆人,乘船驶往雅典,不久到了雅典的海港城市拜里厄司,受到岳父的热情接待。还在进城的途中,忒瑞俄斯就转告了妻子的愿望,并向国王保证,菲罗墨拉不会待多长时间。到了宫殿后,菲罗墨拉亲自前来问候姐夫忒瑞俄斯,不断地向他询问姐姐的情况。忒瑞俄斯见她光彩照人,美艳非凡,爱慕之情像烈火一样炽热,暗暗打定主意要把菲罗墨拉骗到手。他暂时按捺住心中骚动的情绪,一本正经地说起普洛克涅对妹妹的渴念之情。他心中在酝酿着邪恶的计划,但表面上却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潘狄翁对他赞不绝口。菲罗墨拉也被他迷住了。她用双手勾住父亲的脖子,恳求他同意她到远方看望姐姐。国王恋恋不舍地答应了女儿的请求,女儿说不出的高兴,连忙感谢父亲。他们三人进了宫殿,国王用美酒佳肴盛情款待宾客,直到傍晚时分才散席。第二天清晨,年迈的潘狄翁含着热泪同女儿分别,他紧紧地握住女婿的手说:“我可爱的儿子,因为你们一致要求,我就把心爱的小女儿托付给你了。凭着我们的亲戚关系,对着天上的诸位神,我恳请你,千万要像慈祥的父亲一样爱护妹妹,而且不久以后就将妹妹送回来。”他一边说,一边吻着自己的孩子,然后跟他们吻别,并请他们转告对女儿普洛克涅和外孙的问候。船开了,渐渐驶入大海。

  可是一件偶然的事使得他从信心的顶峰上跌到了绝望的深渊。有一个科任托斯人一直妒嫉他的特殊地位。在一次宴会上,他因喝醉了酒,大声叫着俄狄甫斯,说他不是国王的亲生子。俄狄甫斯深受刺激。第二天清晨,他来到父母面前,向他们询问这件事。波吕玻斯和他的妻子对播弄是非的人很生气,并用话设法排解儿子的疑虑。俄狄甫斯听出他们的话中充满爱心,他虽然感动,但怀疑仍在咬食他的心,因为那个人所说的话太使他悲哀了。最后,他悄悄地来到特尔斐神庙,祈求神谕,希望太阳神证明他所听到的话完全是诽谤。可是福玻斯。阿波罗并没有给他答复,相反,给了他一个新的更为可怕的不幸的预言:“你将会杀害你的父亲,你将娶你的生母为妻,并生下可恶的子孙。”

  不久他们就到了色雷斯。船稳稳地靠港了,他们一起上了岸。水手们由于旅途疲劳,都赶回家去。忒瑞俄斯却悄悄地把菲罗墨拉带进密林深处,把她锁在一间牧人小屋里。菲罗墨拉又惊又怕,流着泪打听姐姐的情况。忒瑞俄斯谎称普洛克涅已经死了,为了不让潘狄翁哀伤,他故意编造了邀请菲罗墨拉的故事。实际上他是为了娶菲罗墨拉为妻,才赶往雅典的。他一边说,一边假惺惺地哭了起来,装作一副伤心的样子。无论菲罗墨拉如何苦苦哀求,都无济于事,她只得流着痛苦的眼泪不情愿地成了忒瑞俄斯的妻子。可是,没过多久她就恢复了理智,心里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和可怕的怀疑。她默默地思忖,忒瑞俄斯为什么将我锁在远离宫殿的密林深处,像对待犯人一样?为什么他不让我像一个真正的王后一样住在他的宫殿里呢?

  俄狄甫斯听了,无比惊恐,因为他始终认为慈祥的波吕玻斯和墨洛柏是自己的生身父母。他再也不敢回家去,害怕命运之神会指使他杀害父亲波吕玻斯。另外,他担心,神一旦让他丧失理智,他会邪恶地娶母亲墨洛柏为妻。这是多么可怕啊!他决定到俾俄喜阿去。当他走到特尔斐和道里阿城之间的十字路口时,看到一辆马车朝他驶来,车上坐着一个陌生的老人,一个使者,一个车夫和两个仆人。

  有一次,她无意中听到仆人们的议论。知道普洛克涅还活着,她顿时明白她跟忒瑞俄斯的婚姻是一场罪恶,她成了姐姐的情敌。一股怒火油然而生,她仇视姐夫对姐姐的背叛,飞快地冲进他的房间,大声对他说,她已经知道了真相。她狠狠地诅咒他,发誓要把他卑鄙的行径和罪恶的伎俩公布于众,让人人都知道他是一个无耻的人。她的话激怒了忒瑞俄斯,同时,他也感到十分害怕。为了保险起见,他决定不让任何人知道他的丑行,可是他又不敢杀害一个无辜的女子,他想出了一个恶毒的办法。他把菲罗墨拉的双手反绑起来,然后抽出利剑,像要杀害她似的。她心甘情愿地等着一死了之。可是,正当她痛苦地呼喊父亲名字的时候,忒瑞俄斯却一剑割掉了她的舌头。现在他不再担心有人暴露他的秘密了。他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似地离开了她,严厉地命令仆人对她严加看管,不准有任何懈怠。

  车夫看到对面来了一个人,便粗暴地叫他让路。俄狄甫斯生性急躁,挥手朝无礼的车夫打了一拳。车上的老人见他如此蛮横,便举起鞭子狠狠打在他的头上。俄狄甫斯怒不可遏,他用力挥起身边的行杖朝老人打去,把老人打得翻下了马车。于是发生了一场格斗,俄狄甫斯不得不抵挡三个人,但他毕竟年轻有力,结果把那伙人打倒在地,他独自走了。

  忒瑞俄斯回到宫殿,普洛克涅问他,怎么没有同妹妹一起回来。这时他假惺惺地含着眼泪说,菲罗墨拉已经死了,并已埋葬了。普洛克涅听了悲痛欲绝,她脱下金银彩服,换上一件黑纱长服,又为妹妹建了一座空墓,摆上供品奠祭妹妹的亡灵。

  他以为,他只是为了自卫才报复了那个卑鄙的俾俄喜阿人,因为那个人仗着人多势众企图伤害他。何况他遇到的那个老人并没有任何标志足以显示他显赫的地位。但实际上被俄狄甫斯打死的老人正是底比斯国王拉伊俄斯,即他的生身父亲。当时国王正想到皮提亚神庙去。

  一年过去了。被残暴弄哑的菲罗墨拉顽强地活了下来,她在严密的看管下,失去了一切自由,她口不能言,无法向世人揭露忒瑞俄斯的卑鄙和可耻的行径。可是,不幸使她变得更加聪明,她坐在织机旁,在雪白的麻纱布上织出了紫铜色的字样,她要把她的悲惨遭遇让姐姐知晓。她茹苦含辛,费力织成了麻布,然后做着手势哀求仆人将麻布送给王后普洛克涅。仆人不知道其中的奥妙便答应了。普洛克涅摊开麻布,发现了上面的字样,她知道了丈夫所干的骇人听闻的暴行。她欲哭无泪,甚至发不出一声叹息,因为她的痛苦太深了,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报仇!向暴徒报仇!

  就这样,父亲和儿子都在小心回避的神谕,还是悲惨地应验了。

  夜幕降临,色雷斯的妇女们热情地庆祝着巴克科斯酒神节。王后也戴上葡萄花环,手执酒神杖,匆忙跟着一群妇女来到丛林。她内心充满悲愤和痛苦,大声呼号着,发泄满腔怒火。她躲过看守,悄悄地走近孤零零的牧人小屋,里面关着她的妹妹菲罗墨拉。她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扑向妹妹,急忙拉着她逃了出来,来到忒瑞俄斯的宫殿。她把妹妹藏在一间密室里,告诉她:“眼泪救不了我们!为了报仇雪恨,我作好了一切准备。”这时,她的儿子伊迪斯走进来问候母亲。普洛克涅却木然地看着他,小声地自言自语:“他长得多像父亲!”儿子在她身旁跳起来,用小手臂勾住母亲的脖子,在她脸上吻了个遍。母亲的心只是稍微感动了一阵,然后,她一把推开孩子,拿出一把尖刀,怀着疯狂的复仇愿望,用刀刺进亲生儿子的心口。

  俄狄甫斯娶母为妻
  俄狄甫斯杀父后不久,底比斯城外出现了一个带翼的怪物斯芬克斯。她有美女的头,狮子的身子。她是巨人堤丰和蛇怪厄喀德娜所生的女儿之一。厄喀德娜生了许多怪物,如地狱三头狗刻耳柏洛斯,勒耳那九头蛇许德拉,口中喷火的喀迈拉。

  国王忒瑞俄斯坐在祖先的祭坛前,他的妻子送上可口的菜肴,他吃完后,问道:“我的儿子伊迪斯在哪里?”

  斯芬克斯盘坐在一块巨石上,对底比斯的居民提出各种各样的谜语,猜不中谜语的人就被她撕碎吃掉。这怪物正好出现在全城都在哀悼国王被不知姓名的路人杀害的时候。现在执政的是王后伊俄卡斯特的兄弟克瑞翁。斯芬克斯危害严重,连国王克瑞翁的儿子也给吞食了,因为他经过时未能猜中谜底。克瑞翁迫于无奈,只好公开张贴告示,宣布谁能除掉城外的怪物,就可以获得王位,并可娶他的姐姐伊俄卡斯特为妻。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他离你不能再近了!”普洛克涅冷笑着说。

  正在这时,俄狄甫斯带着行杖来到底比斯。危险和奖励都在向他挑战,另外,由于他承受着一个不祥的神谕的压力,所以他也不看重自己的生命,于是他爬上山岩,见到斯芬克斯盘坐在上面,便自愿解答谜语。斯芬克斯十分狡猾,她决定给他出一个她认为十分难猜的谜语。她说:

  忒瑞俄斯不解地朝四周张望,这时菲罗墨拉走了进来,她把一颗血淋淋的孩子脑袋仍在他的脚下。他顿时明白了一切,马上掀翻了餐桌,拔出剑来扑向拼命逃跑的两姐妹。她们跑得像飞似的。咦,她们真的长出了翅膀,一个飞进了树林,另一个飞到屋顶上。普洛克涅变成了一只燕子,菲罗墨拉变成了一只夜莺,胸前还沾着几滴血迹,这是杀人留下来的印痕。当然,卑鄙的忒瑞俄斯也变了,变成了戴胜鸟,高耸着羽毛,撅着尖尖的嘴,永远地追赶着夜莺和燕子,成为它们的天敌。

  “早晨四条腿走路,中午两条腿走路,晚上三条腿走路。在一切生物中,这是唯一用不同数目的腿走路的生物。用腿最多的时候,正是力量和速度最小的时候。”

  俄狄甫斯听到这谜语,不禁微微一笑,觉得很容易。“这是人啊,”他回答说,“人在幼年,即生命的早晨,是个软弱无力的孩子,他用两条腿和两只手在地上爬行;他到了壮年,正是生命的中午,当然只用两条腿走路;但到了老年,已是生命的迟暮,只好拄着拐杖,好像三条腿走路。”

  他猜中了,斯芬克斯羞愧难当,绝望地从山岩上跳下去,摔死了。克瑞翁兑现了他的诺言,把王国给了俄狄甫斯,并把伊俄卡斯特,国王的遗孀,许配给他为妻。俄狄甫斯当然不知道她是自己的生母。

  婚后,伊俄卡斯特给俄狄甫斯生下四个儿女,起先是双生子,厄忒俄克勒斯和波吕尼刻斯;后来是两个女儿,大的叫安提戈涅,小的叫伊斯墨涅。这四个既是俄狄甫斯的子女,也是他的弟妹。

  秘密被揭露
  俄狄甫斯杀父娶母,这一可怕的秘密多少年后仍未被揭露。他虽然有罪过,但还是个善良而正直的国王。在伊俄卡斯特的辅佐下,他治理底比斯,深得民众的爱戴和尊敬。

  过了一段时间,神给这个地区降下了瘟疫,任何药物都失去了作用。底比斯人认为,这场可怕的灾难是神对他们的惩罚。他们自动集中到宫门前,要求庇护,因为他们相信国王是神的宠儿,一定会有办法的。祭司们手拿橄榄枝条,领着大队的男女老少,涌到王宫前。他们坐在神坛周围和台阶上,要求国王接见。

  俄狄甫斯走出来,问城内为何献祭的香烟缭绕,为何到处怨声震天。一位老年祭司回答说:“国王啊,你可亲眼看到,我们遭受到怎样的灾难:瘟疫流行,干旱烧焦了牧场和山林。我们忍受不了折磨,前来找你,请求帮助。你曾经从残酷的斯芬克斯的手里把我们解救出来,这一定有神暗中帮助你,所以我们信任你,你一定能够再次拯救我们。”

  “可怜的人哪,”俄狄甫斯说,“我明白你们的请求,我知道你们的苦难。没有人比我更关心这些了。我不是只关心一两个人,我是关心整个城市的命运!我想来想去,相信自己找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我派克瑞翁到特尔斐去寻找阿波罗的神谕,问问怎样做才能解救这座城市。”

新葡萄京娱乐场,  国王正说着,克瑞翁已经回来了。他当着男女老少的面向国王报告神谕的内容。但这神谕并不能使人感到安慰。他说:“神吩咐,把藏在国内的一个罪孽之徒驱逐出去。否则,你们永远摆脱不了苦难的惩罚,因为杀害国王拉伊俄斯的血债使整个城市陷于毁灭。”

  俄狄甫斯根本想不到是自己杀害了国王,他要求把杀害国王的事讲给他听。听完后,他宣布,一定要亲自处理这桩杀人案,然后遣散了集合起来的居民。

  俄狄甫斯当即在全国发布命令,无论谁,只要知道杀害拉伊俄斯的凶手的情况,必须立即前来报告。如果知情不报,或者窝藏同伙,以后一律不得参加祭祀神灵的仪式,不得享受圣餐,不得跟国人有任何来往。最后,他发誓,要诅咒杀人凶手,使他一生痛苦和不幸,即使他隐藏在王宫里,也不能逃脱重责。此外,他又派出两位使者去邀请盲人预言家提瑞西阿斯。他预测隐秘事的能力简直不亚于阿波罗本人。

  提瑞西阿斯由一名男孩牵着过来了,他来到居民和国王面前。俄狄甫斯把国人遭受的灾祸告诉了他,说这不仅像一座山一样压在他的心头,而且也压在全国人民的心头。他请提瑞西阿斯运用他神异的能力,帮助找出杀害国王的凶手。但提瑞西阿斯发出一声悲叹,朝国王伸出双手,推辞说:“这种能力是可怕的,它将给那个知情人带来杀身之祸!国王哟,让我回去吧!你承受你的重担,让我也承受我的重担吧!”

  俄狄甫斯听了这话,更要他显出本领,而围着他的居民们也纷纷跪在他的面前,可是他仍然不肯回答。俄狄甫斯大怒,指责他知情不报,甚至说他是帮凶。国王的指责逼得他不得不说出了真相。“俄狄甫斯,”他说,“你说出了对自己的判决。你用不着指责我,也别指责居民中的任何人。是你自己的罪恶使整个城市遭殃!你就是杀害国王的凶手,又是你跟自己的母亲在罪恶的婚姻中一起生活。”

  俄狄甫斯对这些话还是不明白,他指责这个预言家是骗子和恶棍。同时他又怀疑克瑞翁,责备他和预言家合谋设此谎言,妄图篡位。现在,提瑞西阿斯毫不含糊地称他为杀父的刽子手和娶母为妻的人,预言他将面临灾难。他一边说,一边牵着孩子的手,愤怒地离开了国王。克瑞翁也激烈地指责俄狄甫斯毁谤他,两人激烈地争吵起来。伊俄卡斯特竭力劝解,也无法使他们平静下来。结果克瑞翁怀着委屈,愤愤地离开了俄狄甫斯。

  伊俄卡斯特比国王更不明白事情的真相。“这个预言家说的事是多么荒唐啊!就拿这件事来说吧,我的前夫拉伊俄斯得到过一则神谕,说他将会死在自己儿子的手里。但事实怎样呢?拉伊俄斯被强盗打死在十字路口。而我们唯一的儿子在出生后就被绑住双脚,扔在荒山上,可惜他出世还没有三天就死了。”

  这番嘲讽话,俄狄甫斯听了,大受震动,王后却根本没有意料到。“在十字路口?”他惶恐地问,“拉伊俄斯死在十字路口?告诉我,他是什么模样,他有多大岁数?”伊俄卡斯特并没有明白丈夫为什么激动,她不假思索地说:“他个子高大,头发灰白。模样,跟你非常像。”

  俄狄甫斯听了感到说不出的惊恐,他心中模糊的问题一下明朗了,像被闪电照亮似的。

  “啊!提瑞西阿斯并不是瞎子,提瑞西阿斯是个眼睛明亮的人!”俄狄甫斯大声说。他虽然知道了可怖的事实,但他仍然问了又问,似乎希望答案能证明这是一场误会。可是一切细节都吻合。最后他听说当时有一个仆人逃了回来,报告国王被杀害的消息。这个仆人在看到俄狄甫斯登上王位时,恳求离开城市,到最远的牧场上去为国王放牧。俄狄甫斯想亲自盘问他,便派人把他召回来。仆人还没有到达,科任托斯的使者却到了宫殿,向俄狄甫斯报告,说他父亲波吕玻斯去世了,要他回去继承王位。

  王后听到这个消息,得意地说:“尊贵的神谕啊!你所说的真实在哪儿呢?应该被俄狄甫斯杀死的父亲现在却寿终正寝了!”但敬畏神的俄狄甫斯听了又是另外一种想法。他虽然愿意相信波吕玻斯是他的父亲,可是又不能不相信神谕是灵验的,因此不愿回到科任托斯去,因为那里还有母亲墨洛柏,而神谕的另一半内容,说他将会娶母亲为妻。他不能不考虑这一点。但这种疑虑,被科任托斯来的使者打消了,因为他正是多年以前从拉伊俄斯的仆人手中接过孩子的另一位牧人。他对俄狄甫斯说,他虽然继承王位,可他只是科任托斯国王波吕玻斯的养子。俄狄甫斯又追问把婴儿送给他的那位牧人在哪里。手下人告诉他,那个人就是在国王被害时逃出来的仆人,现在边境放牧。

  伊俄卡斯特听到这些,绝望地走开了,离开了丈夫和聚在宫门口的平民。

  那个年老的牧人从遥远的地方被召回来了。科任托斯的使者马上认出了他。可是老牧人吓得面如土色,他想否认这一切,直到盛怒的俄狄甫斯威胁他时,他才抖胆说出了真相:俄狄甫斯是国王拉伊俄斯和王后伊俄卡斯特的儿子。可怕的神谕已经应验:他杀死了父亲,并娶母亲为妻。一切都已清楚了。

  俄狄甫斯惩罚自己
  面对可怕的事实,俄狄甫斯狂叫一声,冲出人群。他在宫中狂奔,要寻找一把宝剑,要除掉那个既是他母亲,又是他妻子的妖怪。大家见到他都远远地避开了,最后他找到自己的卧室,踢开锁着的房门,冲了进去。他看到一副悲惨的景象:伊俄卡斯特吊在床的上方,头发披散下来。俄狄甫斯痛苦地盯着死者,然后哭喊着走上前去,解开绳索,把尸体放在地上。他从她的衣服上摘下金胸针,用右手紧紧抓住,高高地举起,诅咒自己的眼睛竟然看到这样一幅景象,然后用胸针刺穿了自己的眼睛。他走到市民面前承认自己是杀父的凶手,是娶母为妻的丈夫,是神诅咒的恶徒,是大地的妖孽。但底比斯人并不嫌弃这位他们从前爱戴和尊敬的国王。他们对他表示同情,连克瑞翁也不嘲笑他,忙把这位遭到神灵惩罚的人带进内室。心灵破碎的俄狄甫斯深受感动,他把王位交给克瑞翁,让他代替自己的两位年幼的儿子执掌王权。此外他又请求为他不幸的母亲建造一座坟墓。他还把无人照应的女儿交给新国王。至于自己,他愿意被放逐出国,因为他以双重罪孽玷污了这块土地。他说,自己应该被烧死在喀泰戎山顶上,那里是父母遗弃他的地方。现在是生是死,全由神作主了。最后他又一次把女儿叫来。用手抚摸她们的头,同她们诀别。他感谢克瑞翁对自己的深情厚谊,并祈祷他和全体居民永远受到神的保护。

  俄狄甫斯和安提戈涅
  当俄狄甫斯终于知道可怕的真相时,他只求速死。他觉得要是全体人民起来反抗他,把他用石块击死,那真是一件好事。只因为他求死不成,所以他请求把他放逐,并且很高兴接受这样的惩罚。可是,当他自怨自艾的狂乱心情逐渐平静时,开始感到盲目地漂泊异乡实在是件可怕的事,他心中重新泛起对故乡的留恋之情。他想,自己无意犯下了罪孽,已经得到足够的惩罚,伊俄卡斯特悬梁自尽,他也用胸针戳瞎了自己的眼睛。因此,他想留在家里。他把这个心愿对克瑞翁和双生子厄忒俄克勒斯和波吕尼刻斯说了。可是,克瑞翁对他的态度好像已经变了,他的两个儿子也变得自私无情。克瑞翁强迫他按原来的决定去做。两个儿子也要他离去。他们塞给他一根讨饭棒,逼他从宫中出去,只有两个女儿同情他。小女儿伊斯墨涅留在两个哥哥的家中,借以维护被赶走的父亲的权益。大女儿安提戈涅与父亲一起流放,她牵着盲人,四处漂泊。她赤着双脚,忍饥挨饿,不顾日晒雨淋,跟父亲穿过了不少森林。如果跟哥哥住在一起,她会过上多么舒服的生活呵!

  俄狄甫斯开始时打算在喀泰戎的荒野上寻死。但因为他是一个敬畏神的人,一切都听命于神的意志,没有得到神的吩咐,他不敢这样做,所以他决定先去阿波罗神庙请求神谕。

  他在这里得到一则使他感到安慰的神谕。神们知道俄狄甫斯并非有意地违犯了天伦,破坏人类神圣的法律。尽管是误犯,但罪孽必须抵偿。然而惩罚也不会永无止境。神谕向他启示:经过很长一段时间后,他可以期待到赎罪的一天。那时他将到达命运女神指定的那个国家,严厉的复仇女神将会解脱他。神谕仍像谜一般神奇。俄狄甫斯会得到复仇女神的饶恕吗?但他相信神的喻示,把命运交给神谕安排。于是,他在希腊到处流浪,乞讨度日。他生活节俭,需求极微,但感到心满意足,因为他的长期放逐,他的苦难生活和高贵精神已教会他知足常乐。

  俄狄甫斯在库洛诺斯
  经过漫长的流亡后,一天晚上,俄狄甫斯和他的女儿安提戈涅来到一个美丽的村庄。夜莺在树林里鸣啭,开花的葡萄藤散发着阵阵清香,橄榄树和桂花树下凉风习习,俄狄甫斯虽然眼睛看不见,但他感觉到这里平和。安详。听了他女儿的描述,他更相信这儿一定是个神圣的地方。前面不远处,一座城市的城堡高高耸起。安提戈涅打听后知道,他们现在离雅典不远。

  俄狄甫斯感到疲倦,便坐在一块石头上休息。一个村民走过来,叫他离开这块圣地,告诉他这里是任何人的足迹都不能玷污的。直到这时,两个流亡的人才知道,他们到了库洛诺斯。这里是欧墨尼得斯的圣林,这是雅典人尊敬复仇女神的称号。俄狄甫斯知道,他已经到达流亡的终点,他们困厄的命运将得到解脱。库洛诺斯人见了他的风采吃了一惊,不敢再把这位坐在石头上的外乡人赶走,只想赶快去向国王报告。

  “你们的国王是谁?”俄狄甫斯问道,因为他长期流浪,对世界上的事已感到陌生了。

  “你听说过强大而又高贵的英雄忒修斯吗?”村民问他,“他的声名传遍了世界。”

  “如果你们的国王真的如此高贵,”俄狄甫斯回答说,“那么请告诉他,让他到这儿来一趟。我以最大的报酬回报他的这一点好意。”

  “一位双目失明的人能给我们国王什么报酬呢?”村民既同情又嘲弄地问了一句,“对,”他又继续说,“如果你不是双目失明的话,你的一副仪容真是又威武又高贵,足以使我尊重你,所以我愿意把你的要求告诉我们的同胞和国王。”

  俄狄甫斯又单独同他的女儿在一起时,他站起来,然后伏在地上,虔诚地祈求复仇女神。“威严而又仁慈的女神,”他说,“请实现阿波罗的神谕吧!请告诉我终生的前途吧!黑夜的女儿哟,请可怜我吧!尊敬的雅典城哟,请可怜俄狄甫斯的影子吗!虽然他还在你们面前,但他的肉体已经不复存在了!”

  他们单独待了没有多久。当一位神态高贵的瞎子坐在复仇女神的圣林里的消息传开时,村里的老人吃了一惊,立即围聚过来,想制止他们亵渎圣地。但当他们知道这盲人是被命运女神驱逐的人时,他们更是吃惊。他们害怕神也会迁怒于他们,所以不敢让这个遭到神惩罚的人继续留在圣地,要他立即离开。俄狄甫斯请求他们不要把他从神亲自指定的流亡终点赶走。安提戈涅也一再央求他们:“如果你们不愿意原谅白发苍苍的老人,那么就请原谅我吧,我是无辜的。”

  村民们既同情父女俩,但是又敬畏复仇女神,正在踌躇不定时,安提戈涅突然看到一位姑娘骑着一匹马向他们走来。姑娘头上戴了一顶遮阳帽,后面跟着一个仆人,也骑着马。“这是我妹妹伊斯墨涅,”安提戈涅惊喜地叫起来,“她一定给我们带来了家乡的消息!”伊斯墨涅下了马,站在他们面前。

  她带了一名忠实的仆人,离开底比斯来告诉父亲国内的情况。他的两个儿子在那里遭到了自己招来的灾难。起初由于他们的家族的厄运威胁着他们,他们愿意把王位让给舅父克瑞翁。可是,后来他们对父亲的记忆逐渐淡漠了,又渴望统治权和国王的威仪,兄弟两人互相嫉妒起来。波吕尼刻斯先登上王位,然而年幼的厄忒俄克勒斯心里不满,他不愿意跟哥哥轮流执政,于是煽动民众叛乱,并驱逐了哥哥。据说哥哥已经到了亚各斯,在那里娶了国王阿德拉斯托斯的女儿,并得到朋友和盟国的帮助,准备兴兵报复。这时又流传了另一则神谕:国王俄狄甫斯的儿子们如没有父亲将会一事无成。假如他们要求幸福,必须找回俄狄甫斯,无论他是死是活都要找到。

  库洛诺斯人听到伊斯墨涅带来的消息都惊讶不已。俄狄甫斯站起身来。“原来如此,”他说,脸上露出国王的威仪,“他们要向一个流亡者,一个乞丐寻求帮助?现在,我一钱不值,难道我是他们所请的人吗?”

  “是的,正是这样,”伊斯墨涅继续说,“舅父克瑞翁也会马上来到这里,我是赶在他前面过来的。他想要说服你,甚至劫持你回到底比斯边境,这是为了满足神谕的要求,这有利于他和我的哥哥,但又不致亵渎底比斯城。”

  “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俄狄甫斯问。

  “那是前往特尔斐朝圣的人告诉我们的。”

  “如果我死在底比斯边境,”俄狄甫斯继续问,“你们会把我葬在底比斯的土地上吗?”

  “不!”女儿回答说,“你血腥的罪恶使他们不会这样做。”

  “那么,”老国王愤怒地说,“他们永远得不到我了!如果我的儿子权欲大于孝顺,神将永远使他们成为死敌。如果要我裁定他们的争端,那么,现在执掌权杖的人应该让出王位,被驱逐出去的人也不应该重新回到故国!只有两个女儿才是我的忠实的孩子!她们不应该受我的罪孽的牵累。我为她们向苍天祈福,并为她们请求你们的保护。仁慈的朋友们,向她们和我伸出援助的手吧,你们自己的城市也将得到有力的保护!”

  俄狄甫斯和忒修斯
  俄狄甫斯在流放中仍然显示了巨大的威力,库洛诺斯人都非常敬畏他,并劝他举行灌礼以求得复仇女神的宽恕。直到这时村中的长老们才知道站在面前的就是俄狄甫斯,他曾经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如果不是他们的国王忒修斯及时赶到,谁知道他们将会如何处置他的亵渎行为呢?

  忒修斯怀着尊敬而又友好的心情走近这异国的盲人,对他说:“可怜的俄狄甫斯,我知道你的厄运。你戳瞎的眼睛已告诉我,你是什么人。你的不幸使我感动。说吧,你向这个城市以及我个人有什么要求?”

  “从你简短的话中,我看到了你的高尚的心灵,”俄狄甫斯说,“我的请求实际上是一件礼物,我把自己疲倦的身体送给你。这是一件微不足道,却又十分宝贵的礼物。请你把我埋葬掉,你将会得到丰裕的酬报。”

  “呵,你所要求的恩宠是很轻微的,”忒修斯惊讶地说,“要求一些更好更高的吧,你会得到满足的。”

  “这份礼物不如你想象的那么轻微,”俄狄甫斯继续说,“为了我这老朽的躯体,你必定会卷入一场战争中。”于是,他讲了自己被放逐的原因,以及那些自私自利的亲属要逼他回去,然后,他恳请忒修斯给他帮助。

  忒修斯仔细地听他叙述,然后严肃地回答说:“我的王国向任何朋友敞开大门,因此我决不能将你除外,何况你是神之手把你送到我这里来的。”他问俄狄甫斯,是跟他一起回雅典,还是留在库洛诺斯。俄狄甫斯选择了后者,因为命运决定他应该在这里战胜敌人,并且结束自己的生命。雅典国王忒修斯答应给他提供保护,说完,就回城去了。

  俄狄甫斯和克瑞翁
  不久,国王克瑞翁带着武装的随从从底比斯侵入库洛诺斯。

  “我的部队来到阿提喀地区,你们一定会感到惊讶,”他对村民们说,“可是请别惊讶,也别发怒。我还不至于幼稚到大胆地向希腊最强大的城市挑战。我是一位老人,市民们派我来是为了说服这个人,让他跟我一起回底比斯去。”他又转过身子,看着俄狄甫斯,假惺惺地对他和他女儿的命运表示同情。

  俄狄甫斯举起行乞棒,向他示意不要靠近。“无耻的骗子,”他大声说,“你还嫌我遭受的折磨不够,还想把我抢走!你休想利用我让你的城市免除即将到来的灾难,我不愿到你们那里去。我只会派复仇的妖魔与你同去。我的两个不争气的儿子,除了在底比斯有两块墓地葬身外,其余的土地不是属于他们的!”

  克瑞翁想用武力劫走瞎眼的国王,可是库洛诺斯的村民却不让他们把他劫走。克瑞翁示意他的随从把伊斯墨涅和安提戈涅从俄狄甫斯身边抢走。他们不顾库洛诺斯人的反抗,把两位姑娘拖走了。克瑞翁嘲弄地说:“我夺走了你的支柱。你这个瞎子,现在你一个人去流浪吧!”他因为成功地抢走了姑娘,胆子越发大了。他再次走近俄狄甫斯,正想动手,这时忒修斯听说武装的底比斯人侵入库洛诺斯的消息,立即赶来。他听说了发生的事情,非常生气,派人骑马和徒步去追赶劫走两位姑娘的底比斯人。然后,他对克瑞翁说,他必须把俄狄甫斯的两个女儿放回来,否则决不放他走。

  “埃勾斯的儿子,”克瑞翁假装谄媚地说,“我不是来跟你,跟你的城市打仗的。我对他原是一番好意,不知道你的人民竟会如此保护我的瞎亲戚,不知道他们竟会如此地庇护一个娶母的罪人而不愿将他送回国去。”

  忒修斯命令他闭嘴,并要他说出藏匿两个姑娘的地方。过了一会儿,两个姑娘被救回,重新和俄狄甫斯在一起。克瑞翁被迫带着仆人悻悻地离开了库洛诺斯。

  俄狄甫斯和波吕尼刻斯
  可怜的俄狄甫斯仍然不得安宁。一天,忒修斯给他带来消息说,俄狄甫斯的一个亲人来到库洛诺斯。他不是从底比斯来的,但现在他正在波塞冬神庙的圣坛前祈求保护。

  “这是我的儿子波吕尼刻斯。”俄狄甫斯叫了起来,“我不愿跟他讲话!”但安提戈涅却不能忘掉自己的哥哥。于是她竭力安慰父亲,让他平静下来,要他至少听听波吕尼刻斯的来意。俄狄甫斯再次请求忒修斯保护他,因为他担心儿子会用武力劫持他。作了准备后他才召见波吕尼刻斯。

  波吕尼刻斯进来时的那副样子就表明他的意图同克瑞翁的不一样。安提戈涅把她看到的告诉瞎眼的父亲:“我看到他没有带任何随从,而且泪流满面。”

  “难道真是他吗?”俄狄甫斯掉头问了一句。

  “是的,父亲。”安提戈涅回答说,“你的儿子波吕尼刻斯已站到你的面前。”

  波吕尼刻斯扑倒在父亲的面前,双手抱住他的双膝。他看到父亲穿着褴褛的乞丐的衣服,两个深陷的眼窝,随风飘散的灰白头发,心里很悲痛。“我罪孽深重,很难得到你的宽恕,父亲!你能原谅我吗?你不理解我,是吗?哦,亲爱的妹妹,帮帮我,让父亲饶恕我吧!”

  “先告诉我们,哥哥,你为什么到这里来?”安提戈涅温和地说,“也许你的话会打动父亲,让他张开嘴说话。”

  于是,波吕尼刻斯告诉他们,他弟弟怎样驱逐他,亚各斯的国王阿德拉斯托斯怎样收留了他,并把女儿嫁给了他,他在那里怎样联合了七个王子和他们的军队,围困了底比斯。他请求父亲跟他一起回去,并答应推翻骄横的弟弟后,他愿意把王冠奉还父亲。

  然而,儿子的悔悟,并不能使俄狄甫斯让步。“当王位和权杖在你手上的时候,”他说,“你亲自驱逐了你的父亲。你和你的弟弟,都不是我的真正的儿子。要是依靠你们,我早就死了。只是因为女儿们的帮助,我才活到今天。你们应该受到神的惩罚。你无法毁灭你父亲的城市,你和你弟弟必然会躺在你们自己的血泊之中。这就是我的回答,你可以告诉你的同盟者。”

  听到父亲的诅咒,波吕尼刻斯惶恐地从地上站起来,畏缩地倒退了几步。“波吕尼刻斯,我要你听从我的劝告。”安提戈涅走上去对他说,“把军队撤回亚各斯,决不能给父亲的城市带来战争!”

  “这是不可能的,”波吕尼刻斯踌躇了一会回答说,“撤退对我来说,不仅是耻辱,而且是毁灭!我宁可两败俱伤,也不同我的兄弟和好。”他挣脱了妹妹的拥抱,绝望地走了出去。

  俄狄甫斯的结局
  俄狄甫斯抵挡住亲人的种种诱惑,诅咒他们必将遭到神的报复,而他的命数也将终止了。

  一天,天空中响起了阵阵雷声。老人听到这来自天上的声音,要求会见忒修斯。这时,整个大地都笼罩在黑暗之中。这瞎眼的国王担心自己不能再活着见到忒修斯了,他有许多话要跟忒修斯讲,他要感谢他善意的保护。忒修斯终于来了。俄狄甫斯衷心地为雅典城祝福。然后,他又要求忒修斯服从神的召唤,陪他到他可以死的地方去,他死时不容任何人的手指碰到他。他死后,忒修斯不能把这地方告诉任何人,不能说出他的墓地在什么地方,这样可以防护雅典,抵御敌人。他允许他的女儿和库洛诺斯的村民送他走一程。于是一队人马走进复仇女神的圣林,任何人都不准用手指碰他一下。这个一直由女儿牵着走路的盲人现在好像突然看见了似的,昂然走在最前面,朝命运女神指引的道路走去。

  走到复仇女神圣林深处的时候,大地开裂,开裂的洞口有一道铜门槛。有许多弯弯曲曲的小道,通到那里。传说,这地洞是通向地府的一处入口。俄狄甫斯不让同去的人走近洞口。他在一棵蛀空的树前停下来,坐在一块岩石上,解下束住乞丐衣服的腰带。他要了一些洁净的泉水,洗去了因长期流亡积在身上的污垢,并穿上女儿为他拿来的整洁的衣服。他精神焕发地站在那里,这时地下传来隆隆的雷声。俄狄甫斯拥抱着女儿,吻着他们,说:“孩子们,别了!从今天起你们就失去父亲了!”

  突然,他们又听见一阵隆隆的响声。大家不知道这响声是来自天空,还是来自地狱。“俄狄甫斯,你还犹豫什么?你怎么还在耽搁?”

  盲人国王放开怀中的孩子,把他们的双手放在忒修斯的手里,表示把她们交给他了。然后,他吩咐所有的人都转过身去,并且回去,只有忒修斯可以跟他一起走到铜门槛那儿。他的女儿和同来的人背过身去,走了一阵,才回头一望。眼前出现了奇迹,俄狄甫斯已经无影无踪。天空中既无闪电,又无雷声,连一丝风也没有。周围出奇地安静,忒修斯独自一人站在那里,用手掩住眼睛,好像这神奇的情景使他睁不开眼似的。他做完祈祷后,来到两位姑娘面前,带着她们一起回到雅典。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发布于神话,转载请注明出处:新葡萄京娱乐场普Locke涅和菲罗墨拉,古希腊共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