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童话故事,红泉的故事

2019-11-23 21:35 来源:未知

红泉的故事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全国没有不散的筵席,世上却有拆散不开的恩爱伴侣。 起初,也不知是南庄,也不知是北村,有一个小伙子叫石囤,又勤快,又能干。春天里娶了一个媳妇,叫玉花,嘿,那真是珍珠宝石样的人物,德行模样也好,谋生也好。好上加好,小两口好得是比蜜还甜。谁知道好事多磨难,石囤有一个后娘,是一个全国难找、地上难寻的厉害婆娘:玉花给她端上饭菜,她不是说凉了,就是说烫了;不是说咸了,就是说淡了。不管玉花做几许谋生,不管玉花怎么侍候,无风起浪,无事找事的,不知什么时候她就骂起来,不为什么事情她就打玉花一顿。 玉花一天比一天瘦了,她的表情不像以前那样新鲜了。有一天,石囤回到屋里,看到玉花坐在炕沿上,扑簌簌地掉泪,石囤惆怅地叹了一口吻,玉花望着他说道:石囤呀!罪我也遭够了,苦我也受尽了。另外我也没有什么挂心事,我就是舍不得抛开你呀。石囤的心里惆怅极了,他想了想说道:玉花呀!我看你在俺这后娘手里,也熬不出来了,今天半夜,咱俩一块奔外乡去吧。 玉花听了,又感激,又兴奋,夜里的时候,小两口什么也没拿,从马棚里牵出了两匹瘦马,悄悄地开了后门,跳上马一直地往西北面奔去了。 两个人不知道绕过了几许村子,也不知走到了什么地方,石囤说道:马呀,你别只走那平川大道,你拣那山间小路走吧。两匹马仿佛听懂了石囤的话,一齐蹿上了一个高坡。 天亮的时候,他们来到了一片没有人烟的大山上。这时正是春天,山上草青了,花开了,一对对的白鹤在半空里飞,一双双的雀鸟在树枝上叫。玉花叹了口吻说道:雀鸟另有个窝啦,咱走到哪里才是个家呢。石囤却笑笑说道:山洞、树阴也一样能留宿呀! 走着走着,马站住了。两个人都惊讶了: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个不大的泉子,望去,泉水红得仿佛海棠花瓣,亮得仿佛好天的月亮,泉子周围的野花野草也是红光光的。也不知是从那红的泉水里冒出来的,仍是那些红光的花卉散出来的,玉花闻到了一股出奇的香味。她和石囤商量说道:人也累了,马也乏了,咱们歇一歇吧。石囤承诺着,两个人跳下了马,两匹马在泉子边上吃起红草来了。石囤和玉花走到泉子跟前一看,红水更是透明晶亮的。玉花突然口渴了起来,她把手伸进泉子里,捧起红水喝了一口,那水简直比蜂蜜还甜,不知什么缘故,凉凉的水喝下去,却以为满身暖和。她喝完水抬起头来,石囤看到玉花的表情变得比桃花还新鲜了。他正在惊讶,马叫了起来,他俩回身一看,两匹瘦马也变了样啦,胖得身子溜圆,毛皮闪光。两个人都猜不透这是怎么一回事,心里又惊讶又畏惧,匆忙骑上马,出了山洼。 那马也比先前跑得快了,过山过岭犹如走平道一般,几丈宽的大沟也能一跃而过。两个人不分日夜地在路上跑了几天,不知道跑出了几许路去,转头看看,那片大山,白茫茫的、青苍苍的远在天边了。 这天晚上,石囤和玉花来到了一个小庄,庄头上有三间草屋,里面点着灯。两个人下了马,拍了几下门环,一个老妈妈走出来开开了门。老妈妈端详了他俩一下问道:看您这两个客也不是当地人,你们叫门有什么事呀?玉花忙说道:老大娘,俺是从远处来的,天黑了,也奔不上店了,求你老人家留俺个宿吧。老妈妈很痛快地说道:我就是孤身一人呀,你们要是不嫌的话,我住东间,你们住西间吧。两个人见老妈妈承诺了,心里真是兴奋,那时就随着老妈妈走了进去。老人又爽快又善良,还做了饭,烧了汤,给他俩吃了喝了。 出门在外的人,遇到了这么个老人,石囤和玉花真把她当做亲人了。两个人把为什么从家里跑出来,路上路过了哪些地方,连遇到红泉的事情,都一五一十地对老妈妈说了。还没听完,老妈妈就惆怅地掉下泪来。她说道:孩子呀,就怕你们伴侣仍是不得久远埃玉花和石囤不知老妈妈为什么说这句话,心里非常惊讶,正想问问,老妈妈又说道:孩子,你们遇到的那个红泉,底下一直通到红山,红山上有一棵大枫树,那红泉里的水,就是从那棵大枫树根上渗出来的。每年枫叶红的时候,那大枫树就要变成红脸妖。它有一对火星眼,一下子就能看穿千重石壁十座大山,它上到红山顶,看看都是哪些女性喝过了它的红泉水,它就选那边面最悦目的女性,抢去做它的媳妇;雪花一落,不只是红脸妖,连那媳妇也变成枫树了。孩子,就怕你逃不出它的手心了。 老妈妈说着又掉下泪来。玉花听了,又惊又怕。她看到了老妈妈为他俩这样惆怅,仍是慰藉她说道:老大娘,那红脸妖,是抢不去我的。石囤也说道:老大娘,就是那红脸妖再厉害,也拆散不了俺俩。老妈妈擦干了眼泪说道:可贵你们这么两个好孩子,我老伴死了今后,就是我孤身一人了,你们在这里住下吧,咱就是一家人了。 石囤和玉花,真的在老妈妈家住下了,他俩一个耕地耕田,一个料理家务,石囤从来不让老妈妈受一点儿累,玉花老是把家里最好吃的东西做给老妈妈吃。 日子一天又一天地过去了,麦子割了,谷子也黄了,葡萄熟了,枫叶又红了,老妈妈开始胆战心惊起来:睡觉也睡不平稳,用饭也吃不下去了。她天天掐着指头数,渴望着秋季快些过去。一天,石囤从地里回来时,玉花也从场上次家来了,小两口一块儿铡完了草,又一块儿去喂马。老妈妈做好了饭,方才走到院子里,突然从半空里飘下一片赤色的大枫叶来。枫叶在院子里不断地旋转,越转越快,转着转着,起来了一股旋风,旋风里站着一个红脸妖。这魔鬼,红头发,红眼睛,穿戴一身红道袍,赤色的袖子拖到了地上。红脸妖把长袖一甩,那片红叶立即变成了一座花轿。老妈妈一看,惊得喊了一声就摔倒了。石囤和玉花正在马棚里喂马,听到老妈妈的喊声,匆忙走了出来。红脸妖一见玉花哈哈地笑了两声,把长袖一甩,玉花不知不觉地进到轿里去了。魔鬼把长袖又一甩,花轿旋旋转转地升起来。石囤抬头的功夫,半空里什么也没有了,从远处传来了魔鬼的话:她喝了我的红泉水,就是我的人了。 老妈妈哭了起来,石囤又着急,又惆怅,他却没有掉泪。他把老妈妈扶了起来,说道:大娘!怎么的我也要把她找回来。老妈妈听了,也顾不得哭了,立即说道:孩子呀!你不能去啊,那红脸妖不知抢走了几许媳妇,从来也没见谁找回来,你去只会白白地送了人命。石囤没有做声,他把老妈妈搀到了屋里,说道:大娘!你只管定心,我顿时就去找她。老妈妈见石囤那个样子,是非去不可,掉着泪说道:孩子,你空着手是不行的,那边有一把尖刀,你带上它吧。 石囤带上尖刀,骑上马,径直地就向那片大山中奔去了。心急嫌马慢,石囤说道:马呀,你一下子蹿过这片洼地去吧。马真的一闪过了那片洼地。石囤又说道:马呀!你蹿上这条土岭吧。马真的一蹿上了土岭。天亮的时候,石囤就到了那片大山。山多树多,山洼也多,石囤找来找去,却不见那个赤色的泉子。他不觉掉下眼泪来。 石囤愣愣地望着那些层层叠叠的高山,恨不能让山告诉他,红脸妖把玉花抢到哪里去了。石囤上到了山顶,愁苦地望着天边,他恨不能一下子就看到红脸妖把玉花抢到哪里去了。 石囤擦干了眼泪,对马说道:马呀!我就是走遍全国的山,也要把玉花找着!你就向远处那座最高的山上跑去吧。马又撒开蹄子向前跑去了。马跳过了山沟,蹿上了山坡,从千丈高的石壁上跳了下去,从万丈深的山涧里跑了过去。不管怎么危险,石囤也没有勒住马,过了一座山又一座山,仍是没有来到那座最高的山边。 就是在那座最高的山上,半山腰里有一个大山洞,红脸妖把玉花抢到了那边面。那山洞里陈设的可好了:洞壁上挂着山水字画,床上铺着绸缎被褥。那红脸妖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白脸墨客,看上去十分俊俏秀丽。它笑嘻嘻地对玉花说道:你喝了我的红泉水,就是我的人了;你别想你那男性了,他就是三头六臂也到不了这里来。玉花听到那魔鬼的声音就气得发抖。她坐在洞里,听不到一点儿风声,听不到一声鸟叫,她心里却知道,石囤正在那大山里找她。她抬起头来说道:我喝了你的红泉水,但永远也不是你的人!红脸妖听了,冷笑了一声说道:你还指望见着他呀,哈!不是我说大话,要是你那男性能到了我这红山上,我就让他把你领回去。红脸妖说完,又自得地大笑起来。笑完了今后,它转脸一看,不觉吃了一惊,透过千重石壁十座大山,看到石囤正骑马向这儿奔来。红脸妖立即从身上解下一条花花腰带,长袖子往上一甩,那腰动员了一下,就变成了一条花花大虫。大虫张了张口,摆着尾巴,向洞外溜去了。 石囤骑马又翻过了五座大山,突然迎面闪出了两盏红灯,仔细一看,却是一条大虫,那大虫的眼睛亮得就像两盏灯笼一样。石囤没有勒住马,马仍是向前蹿去。那大虫把口一张,石囤连人带马被吞了进去。石囤在大虫的肚里,仿佛掉进了沸水锅里。他咬住牙,忍住疼,手拿尖刀向大虫的肚皮上一割,只听哧的一声响,石囤和马都掉了出来。睁眼一看,哪里有什么大虫,本来是一条花花腰带摆在地上。 石囤骑上马又蹿过了两座大山,眼看离那最高的山头不远了;这时的红脸妖正在那边对玉花夸口,它觉得石囤早已被腰带变成的大虫化净了。但是,玉花只是哭,并不理它。魔鬼正想去拉玉花,一转脸的功夫,却惊得发愣了,它透过两重山看到了石囤骑马向这儿跑来啦。它立即从墙上摘下一张山水画来,长袖一甩,上面最陡最光的一座山从画上凸下来,向洞外飘去了。 石囤又翻过了一架大山,瞥见一座光溜溜的高山又挡在眼前。石囤没有勒住马,马向上蹿了几步,就滑了下来。石囤跳下马来,自己向上爬去,好轻易爬到了山的半腰,却又滑了下来。石囤的脸被石头擦破了,身上也摔痛了。他站起来又向上爬去,爬上去,滑下来;滑下来,又爬上去。石囤流的汗把衣裳湿透了,汗又顺着衣裳流下去。汗淌得石囤睁不开眼,他抹了一把汗,向下甩去。就在这个时候,石囤脚下的大山不见了,他本来是站在一个山洼里,在他身旁的松树上,挂着一片纸画的山,那纸已经被汗水湿透了。石囤骑上马又向前蹿去了。 石囤骑马蹿到那座最高的山前了,向上看看,山上一片赤色,他心想,这一定是红山了。他一抖缰绳,马就向上蹿去了。这时红脸妖把袖子向玉花一甩,玉花站在那边动也不能动了,话也不能说了。它把袖子照样向一对花头枕一甩,那一对花头枕就变得和玉花一模一样了,同样是不能动也不能说话。红脸妖一闪身子不见了。 石囤上到了山的半腰,四下里一看,只见石头是红的,枫叶也是红的。他又向前一走,便看到那个石洞了。洞口那边,镶着五色的宝石。石囤停了下来,心想:也许这就是那红脸妖的住处了。石囤立即跳下马来,推开石门走了进去,他不觉愣愣地站住了,石洞里面站着三个玉花,三个玉花一齐看着他,哪个也一动不动,哪个也不做一声。石囤又焦虑,又伤心,他长叹了一口吻说道:玉花啊,我千难万难地找到了你,你为什么过失我说一句话,你为什么不到我跟前来呢?石囤的话,玉花都听得明明白白,她何等想把什么都告诉他,可她的舌头却硬得像块石头;她何等想走到他跟前往,可她的腿却挪不动。近在咫尺,却无法相认,玉花疾苦万分,眼泪顺着脸淌了下来。 石囤一下子认出了哪个是自己媳妇,他扑了过去,抱起还在淌着眼泪的玉花向洞外走去。玉花的身子仿佛石头一样的硬,也仿佛石头一样的沉。骑马是没法骑了,石囤没有放下玉花,只对马说道:马呀,你认得那来时的路,咱们往回走吧。山高没有路,石囤抱着玉花在乱石上走,从荒草里过,石囤宁可叫自己身上有百处伤,他也不肯意让树枝划着玉花一下。石囤抱着她过了陡坡,走进了枫树林,他的腿又酸又痛了,他的胳膊也麻痹了,他却舍不得放下她一次。玉花的眼泪流尽了,她心里在说:石囤呀,你放下我吧,千山万水的,你抱着我,没法走到家呀。玉花的心真是火烧火燎,因为她不能把自己要说的话告诉石囤。石囤畏惧玉花惆怅,对她说道:你就是真的变成一块石头,我也不会抛开你的。石囤抱着她仍是往前走去,赤色的枫叶,在他的面前纷纷地落了下来,红脸妖一闪又站在他的面前了。石囤不知从哪里来的那个干劲,他一手抱着玉花,一手举起了尖刀。红脸妖却在十步以外站住了,它望着石囤说道:小伙子,我的心肠比铁石还硬,我是从来也没有被谁感动过,我也从来没有认过输。但是,今天我认输了,我也不忍心再拆散人家的伴侣了。红脸妖说着,两滴眼泪落了下来。就在这一霎的功夫,红脸妖变成了一棵又高又大的枫树,赤色的枫叶上亮着银白的露水。石囤抱着玉花走过树下时,枝叶摇摆了起来,晶莹的露水落在了玉花的身上,玉花立即说出话来了,身子也和本来一样灵活了。 石囤和玉花一起骑在顿时,马蹿过高山,上了大路,又回到了老妈妈的家里。他俩就在那边你恩我爱的,三口人欢天喜地地过着日子。那个希奇的红泉,有的人在大山里又看到了它,有的女性又喝过那泉子的红水。不过,枫叶红的时候,那大枫树再没有变成红脸妖,她们也就再没有被抢走了。

  十一月份,适逢深秋,红黄色浸染了树木,是摄影爱好者拍摄秋色的好时机。而中国最美的乡村---婺源,是摄影师和驴友们最好的一个去处。
 
  到了婺源,哪里又是可以尽享秋色的地方呢?当然是静静地躺在大山怀抱中的赋春镇长溪村。长溪村是婺源县一个僻远的山村,路途有些远。不过,美景藏在深山里,秋色只有大山有。爬爬山,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又可以拍摄到最美的秋景,火红的枫叶,你们说,还有什么比这种与大自然亲密接触亲近更值得你行动的理由呢?
 
  长溪村地处婺源西北部,村四周青山环抱,群山逶迤,峰峦叠嶂,绿水依流。村内鳞次栉比的典型徽派民居与水光山色交相辉映,动静相宜,空灵蕴藉,处处是景,步步入画。有诗云:飞泉高低锁源流,鳞光山色溶画中。可说是“九山半水半庄园,只见道路不见田”。因村落周围十几里没有农田,长溪自古就有“千烟无耕牛”之说,村内大路巷弄都是青石铺路,十分清洁。
 
  这是一个极偏远的小村,一个婺源很多当地人都不知道的村庄,更不用说外地游客了。到过长溪村的客人都说,长溪村真美,尢其是秋天更美。你走在深山里,周围十多公里都没有人烟。全村就只有一条简易公路连接到镇上。不过,要想看到绝妙景色,从岩前村(离赋春镇3公里)到长溪有一段山路,徒步约二个半小时可以到达,还有千年古驿道,徒步寻觅古人踪迹,到时你一定会觉得沿途的风光很美,不虚此行。长溪,你可以当作心灵的驿站,村中那座二百三十多年坚固厚重的宝石桥,潺潺清澈的溪水绕过整个村落,善良质朴的村民,阳光照射下锈迹斑斑、苔藓密布的古砖墙,历史沧桑的江南水乡就是为你而建的一样。
 
  在长溪村村头就会看见五颗高大耸天的大枫树,沿途古驿道的两旁,随处可见几百年的古木,奇树成群。在村庄背后遍布古树,其主要树种为枫树,有二百多棵,树高均在30米以上,枫树林中还有山樱花、楠木、三尖杉、榆树、青栲、槐树等混杂其间。深秋下,远处的山峰层林叠嶂,高低错落。绿色的背景上点叠着红色、金黄色,这是一幅多么美丽的风景画!最为醒目就是枫树,那一株株地紧挨着,成片的枫叶一簇簇在你眼前晃动。夺目的红叶,被裟裟的秋风追赶着,落英缤纷的红叶满山满谷地飘飘落落,枫林中但见古民居与枫叶早已浑然一体,那道独有的风景让人心醉不已。美!实在是太美了!!!

从前有个老人,有一个独生儿子,很受老人喜欢,可是他们家很穷,经常没饭吃。下面是小编精选收集的故事,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天下没有不散的酒席,世上却有拆散不开的恩爱夫妻。

  绵延近里的枫树红叶区,灿烂的红使秋变得异常生动,浪漫激情。婺源长溪村的秋天竟如此美丽……朋友们,秋风起,叶儿红.秋天红叶开得何其热烈,谢得如此壮观,到我的家乡的山野上来看看,来与晚秋作个告别,让今年最后一抹红,给您留下来不能忘记的珍爱。

后来,老人病了,家里的情况就更糟了,于是老人把儿子叫到身边,对他说:

早先,也不知是南庄,也不知是北村,有一个小伙子叫石囤,又勤快,又能干。春天里娶了一个媳妇,叫玉花,嘿,那真是珍珠宝石样的人物,品行容貌也好,营生也好。好上加好,小两口好得是比蜜还甜。谁知道好事多磨难,石囤有一个后娘,是一个天下难找、地上难寻的厉害婆娘:玉花给她端上饭菜,她不是说凉了,就是说烫了;不是说咸了,就是说淡了。不管玉花做多少营生,不管玉花怎么侍候,无风起浪,无事找事的,不知什么时候她就骂起来,不为什么事情她就打玉花一顿。

幼儿童话故事,红泉的故事。专题来源:婺源摄影

“亲爱的孩子,我再也养活不了你了,你得出去自谋生路。干什么活儿都行,可是你一定要记住,如果你干得好,对主人忠诚,你就会得到回报。”

玉花一天比一天瘦了,她的脸色不像以前那样新鲜了。有一天,石囤回到屋里,看到玉花坐在炕沿上,扑簌簌地掉泪,石囤难过地叹了一口气,玉花望着他说道:“石囤呀!罪我也遭够了,苦我也受尽了。别的我也没有什么挂心事,我就是舍不得抛开你呀。”石囤的心里难过极了,他想了想说道:“玉花呀!我看你在俺这后娘手里,也熬不出来了,今天夜里,咱俩一块奔外乡去吧。”

于是,这个名叫彼得的男孩往背包里装了块黑面包,背起背包,手拿一根粗棍子,走出家门去闯天下。他走啊走,走了很长时间,却一直没人要他干活儿。一天,彼得遇到一个老人,他彬彬有礼地摘下帽子,亲切地说:“早上好。”老人回答道:“早上好,你去哪儿呀?”

玉花听了,又感激,又高兴,半夜的时候,小两口什么也没拿,从马棚里牵出了两匹瘦马,悄悄地开了后门,跳上马一直地往西北面奔去了。

“我到处转转,想找份活儿干。”彼得回答。

两个人不知道绕过了多少村庄,也不知走到了什么地方,石囤说道:“马呀,你别只走那平川大道,你拣那山间小路走吧。”两匹马好像听懂了石囤的话,一齐蹿上了一个高坡。

幼儿童话故事,红泉的故事。“那你就留在我这儿吧,我会派很多活儿给你的。”老人说道。于是,彼得留了下来。

天亮的时候,他们来到了一片没有人烟的大山上。这时正是春天,山上草青了,花开了,一对对的白鹤在半空里飞,一双双的雀鸟在树枝上叫。玉花叹了口气说道:“雀鸟还有个窝啦,咱走到哪里才是个家呢。”石囤却笑笑说道:“山洞、树阴也一样能过夜呀!”

他只负责照看两匹马和一头母牛,所以活儿并不重。老人雇他干一年,可这一年只剩下三天了,所以没多久,他就领到了报酬,老人除了给他一枚坚果外,还答应再留他一年。彼得有点儿想家,没有答应,再说了,他宁肯要点儿钱也不想要枚坚果。他想,坚果哪儿都有,我自己想要多少就能摘多少。可是,他没有把这话讲给那位和善的老人听,只是匆匆和老人道了别。

走着走着,马站住了。两个人都惊奇了: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个不大的泉子,望去,泉水红得好像海棠花瓣,亮得好像晴天的月亮,泉子周围的野花野草也是红光光的。也不知是从那红的泉水里冒出来的,还是那些红光的花草散出来的,玉花闻到了一股出奇的香味。她和石囤商议说道:“人也累了,马也乏了,咱们歇一歇吧。”石囤答应着,两个人跳下了马,两匹马在泉子边上吃起红草来了。石囤和玉花走到泉子跟前一看,红水更是透明晶亮的。玉花忽然口渴了起来,她把手伸进泉子里,捧起红水喝了一口,那水简直比蜂蜜还甜,不知什么缘故,凉凉的水喝下去,却觉得全身温暖。她喝完水抬起头来,石囤看到玉花的脸色变得比桃花还新鲜了。他正在惊奇,马叫了起来,他俩转身一看,两匹瘦马也变了样啦,胖得身子溜圆,毛皮闪光。两个人都猜不透这是怎么一回事,心里又惊奇又害怕,慌忙骑上马,出了山洼。

离家越近,彼得就越惭愧:带这么可笑的报酬回家有什么用?连一片熏肉都买不到。既然没用,还不如把它吃了算了。于是,他坐到一块石头上,用牙齿咬破坚果壳,然后从嘴里取出来剥壳。可是坚果里爬出来的是什么东西呢?谁也想象不到!原来,马、牛、羊,成群地从坚果里爬出来,简直没个尽头。彼得吓得紧握双手。他眼看着这些牲畜,呆呆地站在那儿,心想:该怎么处置这些牲畜呢,把它们牵到哪里去好呢?这时,艾森科普夫正好经过。

那马也比先前跑得快了,过山过岭如同走平道一般,几丈宽的大沟也能一跃而过。两个人不分日夜地在路上跑了几天,不知道跑出了多少路去,回头看看,那片大山,白茫茫的、青苍苍的远在天边了。

“怎么啦,年轻人?”他问道。

这天晚上,石囤和玉花来到了一个小庄,庄头上有三间草屋,里面点着灯。两个人下了马,拍了几下门环,一个老妈妈走出来开开了门。老妈妈打量了他俩一下问道:“看您这两个客也不是本地人,你们叫门有什么事呀?”玉花忙说道:“老大娘,俺是从远处来的,天黑了,也奔不上店了,求你老人家留俺个宿吧。”老妈妈很痛快地说道:“我就是孤身一人呀,你们要是不嫌的话,我住东间,你们住西间吧。”两个人见老妈妈答应了,心里真是高兴,当时就随着老妈妈走了进去。老人又爽快又善良,还做了饭,烧了汤,给他俩吃了喝了。

“噢,事情可麻烦了,”彼得回答,“我干活儿挣了个坚果,可是,刚一打开,里面跑出这么多牲畜,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置它们!”

出门在外的人,碰到了这么个老人,石囤和玉花真把她当做亲人了。两个人把为什么从家里跑出来,路上经过了哪些地方,连碰到红泉的事情,都一五一十地对老妈妈说了。还没听完,老妈妈就难过地掉下泪来。她说道:“孩子呀,就怕你们夫妻还是不得长远埃”玉花和石囤不知老妈妈为什么说这句话,心里很是惊奇,正想问问,老妈妈又说道:“孩子,你们碰到的那个红泉,底下一直通到红山,红山上有一棵大枫树,那红泉里的水,就是从那棵大枫树根上渗出来的。每年枫叶红的时候,那大枫树就要变成红脸妖。它有一对火星眼,一下子就能看透千重石壁十座大山,它上到红山顶,看看都是哪些女人喝过了它的红泉水,它就选那里面最好看的女人,抢去做它的媳妇;雪花一落,不只是红脸妖,连那媳妇也变成枫树了。孩子,就怕你逃不出它的手心了。”

“听我的,孩子,”艾森科普夫说,“如果你答应我永远不结婚,我就帮你把它们赶回坚果里。”

老妈妈说着又掉下泪来。玉花听了,又惊又怕。她看到了老妈妈为他俩这样难过,还是安慰她说道:“老大娘,那红脸妖,是抢不去我的。”石囤也说道:“老大娘,就是那红脸妖再厉害,也拆散不了俺俩。”老妈妈擦干了眼泪说道:“难得你们这么两个好孩子,我老伴死了以后,就是我孤身一人了,你们在这里住下吧,咱就是一家人了。”

遇到这么大的麻烦,彼得什么难事都肯答应,于是他很爽快地接受了艾森科普夫的条件。这个陌生人一声口哨,牲畜们立即冲进坚果,匆忙中差点绊倒。等所有牲畜都进去了,坚果的两半也合了起来。彼得把坚果装进口袋,继续赶路。

石囤和玉花,真的在老妈妈家住下了,他俩一个耕地种田,一个料理家务,石囤从来不让老妈妈受一点儿累,玉花总是把家里最好吃的东西做给老妈妈吃。

刚进家门,彼得又一次打开坚果,马、牛、羊又一次冲了出来。彼得觉得这一次比上次数目还多。老父亲看见门口站着这么多牲畜,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等缓过神来,他问儿子:

日子一天又一天地过去了,麦子割了,谷子也黄了,葡萄熟了,枫叶又红了,老妈妈开始提心吊胆起来:睡觉也睡不安稳,吃饭也吃不下去了。她天天掐着指头数,盼望着秋天快些过去。一天,石囤从地里回来时,玉花也从场上回家来了,小两口一块儿铡完了草,又一块儿去喂马。老妈妈做好了饭,刚刚走到院子里,忽然从半空里飘下一片红色的大枫叶来。枫叶在院子里不停地旋转,越转越快,转着转着,起来了一股旋风,旋风里站着一个红脸妖。这妖怪,红头发,红眼睛,穿着一身红道袍,红色的袖子拖到了地上。红脸妖把长袖一甩,那片红叶立刻变成了一座花轿。老妈妈一看,惊得喊了一声就摔倒了。石囤和玉花正在马棚里喂马,听到老妈妈的喊声,慌忙走了出来。红脸妖一见玉花哈哈地笑了两声,把长袖一甩,玉花不知不觉地进到轿里去了。妖怪把长袖又一甩,花轿旋旋转转地升起来。石囤抬头的工夫,半空里什么也没有了,从远处传来了妖怪的话:“她喝了我的红泉水,就是我的人了。”

“你哪里来的这些牲畜?”儿子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给父亲听,还讲了自己怎样接受艾森科普夫的条件,把牲畜又变了回去。

老妈妈哭了起来,石囤又着急,又难过,他却没有掉泪。他把老妈妈扶了起来,说道:“大娘!怎么的我也要把她找回来。”老妈妈听了,也顾不得哭了,连忙说道:“孩子呀!你不能去啊,那红脸妖不知抢走了多少媳妇,从来也没见谁找回来,你去只会白白地送了性命。”石囤没有做声,他把老妈妈搀到了屋里,说道:“大娘!你尽管放心,我马上就去找她。”老妈妈见石囤那个样子,是非去不可,掉着泪说道:“孩子,你空着手是不行的,那里有一把尖刀,你带上它吧。”

第二天,他们赶了些牲口到集市去卖,再用这笔钱买了些田地和果园,短短几个月,老人成了村里富有、成功的人了。一天,老人和儿子坐在自己家的果园里,望着成群的牲畜在草地上吃草。他忽然对儿子说:“彼得,你也该考虑考虑自己的婚事啦。”

石囤带上尖刀,骑上马,径直地就向那片大山中奔去了。心急嫌马慢,石囤说道:“马呀,你一下子蹿过这片洼地去吧。”马真的一闪过了那片洼地。石囤又说道:“马呀!你蹿上这条土岭吧。”马真的一蹿上了土岭。天亮的时候,石囤就到了那片大山。山多树多,山洼也多,石囤找来找去,却不见那个红色的泉子。他不觉掉下眼泪来。

“可是,父亲,我告诉过您我不能结婚,我答应过艾森科普夫的。”

石囤愣愣地望着那些层层叠叠的高山,恨不能让山告诉他,红脸妖把玉花抢到哪里去了。石囤上到了山顶,愁苦地望着天边,他恨不能一下子就看到红脸妖把玉花抢到哪里去了。

“人人都许过诺言,可是没几个人去遵守这些诺言。即使艾森科普夫不喜欢你结婚,他也该忍一忍!再说,咱家马厩里的灰马一直都配着马鞍。如果艾森科普夫真来了,你就赶紧跳上马背逃走,谁也追不上你。等一切都安全了,你再回来,我们会像鱼儿生活在水里一样幸福。”

石囤擦干了眼泪,对马说道:“马呀!我就是走遍天下的山,也要把玉花找着!你就向远处那座最高的山上跑去吧。”马又撒开蹄子向前跑去了。马跳过了山沟,蹿上了山坡,从千丈高的石壁上跳了下去,从万丈深的山涧里跑了过去。不管怎么危险,石囤也没有勒住马,过了一座山又一座山,还是没有来到那座最高的山边。

年轻人听从了父亲的劝告,找到一个美丽的棕色皮肤的女孩做新娘。全村人都来喝喜酒。酒席上奏着美的音乐,伴着美的舞蹈。这时,艾森科普夫站到窗外,对着年轻人说:

就是在那座最高的山上,半山腰里有一个大山洞,红脸妖把玉花抢到了那里面。那山洞里摆设的可好了:洞壁上挂着山水字画,床上铺着绸缎被褥。那红脸妖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白脸书生,看上去十分俊俏秀丽。它笑嘻嘻地对玉花说道:“你喝了我的红泉水,就是我的人了;你别想你那男人了,他就是三头六臂也到不了这里来。”玉花听到那妖怪的声音就气得发抖。她坐在洞里,听不到一点儿风声,听不到一声鸟叫,她心里却知道,石囤正在那大山里找她。她抬起头来说道:“我喝了你的红泉水,但永远也不是你的人!”红脸妖听了,冷笑了一声说道:“你还指望见着他呀,哈!不是我说大话,要是你那男人能到了我这红山上,我就让他把你领回去。”红脸妖说完,又得意地大笑起来。笑完了以后,它转脸一看,不觉吃了一惊,透过千重石壁十座大山,看到石囤正骑马向这儿奔来。红脸妖连忙从身上解下一条花花腰带,长袖子往上一甩,那腰带动了一下,就变成了一条花花大虫。大虫张了张口,摆着尾巴,向洞外溜去了。

“噢,亲爱的兄弟!这儿在干什么?好像有人在办婚宴。可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答应过我永不结婚的。”彼得刚一看见艾森科普夫,就风一般蹿进马厩,骑上马狂奔而去,艾森科普夫快马加鞭,紧紧跟随。

石囤骑马又翻过了五座大山,忽然迎面闪出了两盏红灯,仔细一看,却是一条大虫,那大虫的眼睛亮得就像两盏灯笼一样。石囤没有勒住马,马还是向前蹿去。那大虫把口一张,石囤连人带马被吞了进去。石囤在大虫的肚里,好像掉进了开水锅里。他咬住牙,忍住疼,手拿尖刀向大虫的肚皮上一割,只听“哧”的一声响,石囤和马都掉了出来。睁眼一看,哪里有什么大虫,原来是一条花花腰带摆在地上。

他们穿过从来看不见太阳的密林,跨过一整天也渡不过去的宽阔的河流,爬过玻璃山,跑过七七四十九个国家,后彼得在一个老妇人家门口,勒住了缰绳。

石囤骑上马又蹿过了两座大山,眼看离那最高的山头不远了;这时的红脸妖正在那里对玉花夸口,它以为石囤早已被腰带变成的大虫化净了。可是,玉花只是哭,并不理它。妖怪正想去拉玉花,一转脸的工夫,却惊得发愣了,它透过两重山看到了石囤骑马向这儿跑来啦。它连忙从墙上摘下一张山水画来,长袖一甩,上面最陡最光的一座山从画上凸下来,向洞外飘去了。

“老妈妈,您好。”彼得跳下马,推开门说。

石囤又翻过了一架大山,看见一座光秃秃的高山又挡在面前。石囤没有勒住马,马向上蹿了几步,就滑了下来。石囤跳下马来,自己向上爬去,好容易爬到了山的半腰,却又滑了下来。石囤的脸被石头擦破了,身上也摔痛了。他站起来又向上爬去,爬上去,滑下来;滑下来,又爬上去。石囤流的汗把衣裳湿透了,汗又顺着衣裳流下去。汗淌得石囤睁不开眼,他抹了一把汗,向下甩去。就在这个时候,石囤脚下的大山不见了,他原来是站在一个山洼里,在他身旁的松树上,挂着一片纸画的山,那纸已经被汗水湿透了。石囤骑上马又向前蹿去了。

“你好,孩子。”老人说,“你到这儿来干什么?这可是天边啊!”

石囤骑马蹿到那座最高的山前了,向上看看,山上一片红色,他心想,这一定是红山了。他一抖缰绳,马就向上蹿去了。这时红脸妖把袖子向玉花一甩,玉花站在那里动也不能动了,话也不能说了。它把袖子照样向一对花头枕一甩,那一对花头枕就变得和玉花一模一样了,同样是不能动也不能说话。红脸妖一闪身子不见了。

“我在逃命呢,老妈妈,我要逃到世界的尽头。艾森科普夫正在追杀我呢。”

石囤上到了山的半腰,四下里一看,只见石头是红的,枫叶也是红的。他又向前一走,便看到那个石洞了。洞口那里,镶着五色的宝石。石囤停了下来,心想:也许这就是那红脸妖的住处了。石囤连忙跳下马来,推开石门走了进去,他不觉愣愣地站住了,石洞里面站着三个玉花,三个玉花一齐看着他,哪个也一动不动,哪个也不做一声。石囤又焦急,又伤心,他长叹了一口气说道:“玉花啊,我千难万难地找到了你,你为什么不对我说一句话,你为什么不到我跟前来呢?”石囤的话,玉花都听得明明白白,她多么想把什么都告诉他,可她的舌头却硬得像块石头;她多么想走到他跟前去,可她的腿却挪不动。近在咫尺,却无法相认,玉花痛苦万分,眼泪顺着脸淌了下来。

“进来休息一会儿,吃点儿东西吧。我那条狗很机敏,艾森科普夫走到七里之外,它就会叫起来。”

石囤一下子认出了哪个是自己媳妇,他扑了过去,抱起还在淌着眼泪的玉花向洞外走去。玉花的身子好像石头一样的硬,也好像石头一样的沉。骑马是没法骑了,石囤没有放下玉花,只对马说道:“马呀,你认得那来时的路,咱们往回走吧。”山高没有路,石囤抱着玉花在乱石上走,从荒草里过,石囤宁肯叫自己身上有百处伤,他也不愿意让树枝划着玉花一下。石囤抱着她过了陡坡,走进了枫树林,他的腿又酸又痛了,他的胳膊也麻木了,他却舍不得放下她一次。玉花的眼泪流尽了,她心里在说:“石囤呀,你放下我吧,千山万水的,你抱着我,没法走到家呀。”玉花的心真是火烧火燎,因为她不能把自己要说的话告诉石囤。石囤害怕玉花难过,对她说道:“你就是真的变成一块石头,我也不会抛开你的。”石囤抱着她还是往前走去,红色的枫叶,在他的眼前纷纷地落了下来,红脸妖一闪又站在他的眼前了。石囤不知从哪里来的那个劲头,他一手抱着玉花,一手举起了尖刀。红脸妖却在十步以外站住了,它望着石囤说道:“小伙子,我的心肠比铁石还硬,我是从来也没有被谁感动过,我也从来没有认过输。可是,今天我认输了,我也不忍心再拆散人家的夫妻了。”红脸妖说着,两滴眼泪落了下来。就在这一霎的工夫,红脸妖变成了一棵又高又大的枫树,红色的枫叶上亮着银白的露珠。石囤抱着玉花走过树下时,枝叶摇摆了起来,晶莹的露珠落在了玉花的身上,玉花立刻说出话来了,身子也和原来一样灵活了。

于是,彼得进屋暖了暖身子,吃了些东西,喝了些水,直到狗突然叫了起来。

石囤和玉花一起骑在马上,马蹿过高山,上了大路,又回到了老妈妈的家里。他俩就在那里你恩我爱的,三口人欢天喜地地过着日子。那个奇怪的红泉,有的人在大山里又看到了它,有的女人又喝过那泉子的红水。不过,枫叶红的时候,那大枫树再没有变成红脸妖,她们也就再没有被抢走了。

“快走,孩子,赶快走。”老人叫道。彼得闪电般蹿了出去,他刚要上马,老人又叫道:

“等一下,带块手帕,再带张饼,放在顺手的地方,路上好吃。”彼得感激不尽地向老人道别,然后像风一样跑开了。

他跑啊跑,跑过七七四十九个国家,穿过更茂密的森林,跨过更宽阔的河流,爬过更光滑的山丘,后,彼得在另一个老妇人家门口,勒住了马缰绳。

“老妈妈,您好。”彼得说。

“你好,孩子!”老人说,“你到这儿来找什么?这可是天边啊!”

“我在逃命呢,老妈妈,我要逃到世界的尽头。艾森科普夫正在追杀我呢。”

“进来休息一会儿,吃点儿东西吧。我那条狗很机敏,艾森科普夫走到七里之外,它就会叫起来,你躺在这张床上安安静静地休息一会儿吧。”

然后她到厨房去烙了很多饼,就是让彼得吃一个月也吃不完。他还没吃完四分之一,狗就叫了起来。

“快点,孩子,你得赶快走,”老人叫道,“可是,走之前,你得带着这块手帕,再带上这张饼,放在容易取的地方,路上好吃。”彼得谢过老妈妈,像风一样跑开了。

他骑着马,跑啊跑,跑过七七四十九个国家,后,他把马停在第三个老妇人家门口。这位老人和前两个老妇人一样接待了他。狗叫的时候,她也把同样的礼物送给彼得。彼得刚跳上马,老妇人对他说:“我知道我的姐姐们都给过你东西了,你现在有三块手帕三张饼。请你一定要按我说的去做:一直往前,骑上七天七夜,第八天早上,你会看到一片大火。用你的手帕拍打火苗,火苗就会分成两半。沿着火苗分开的地方走进去,走到中间的时候,用左手把三张饼扔到自己背后。”

彼得谢过老人,严格照着她的话去做。第八天早上,他果然看到一片火海,除了火,周围什么也看不见。可是,当他用手帕拍打火苗的时候,火立即分开了,像两堵火墙排在左右。当他骑马走到中央时,他朝身后扔了三张饼。三张饼变成了三条大狗,彼得给它们分别取了名字:世强、铁壮和顺风耳。它们一见彼得,高兴地叫了起来。当彼得俯身轻拍狗的时候,他看见艾森科普夫站在火那边,可是,两堵火墙立即在彼得身后合拢了,艾森科普夫跨不过来。

“站住,你这个言而无信的家伙!”艾森科普夫喝道,“这次你从我手里溜了,可是,等着吧,下次我一定要抓住你!”说完,他就坐在火边看着熊熊大火,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当彼得发现再也不用害怕艾森科普夫追上来时,他放慢了速度,来到一座白色的小屋前。进了屋子,他看见一个灰白头发的老妇人在纺线,旁边,一个美丽的女孩正靠着窗子梳头,她的头发金光闪闪。

“你怎么到这儿来啦,孩子?”老妇人问道。

“我想找个住处,老妈妈。”彼得回答。

“住我这儿吧,我正好需要个仆人。”老妇人说道。

“太好了,谢谢老妈妈。”彼得答道。

打那以后,彼得过上了幸福的日子。他整天播种耕地,还时不时地带上狗去打猎。无论他带什么猎物回来,金发女孩都知道怎么烹制。

一天,老妇人进城去买面粉,家里只剩下彼得和金发女孩。他们于是聊了起来。女孩问他家在哪里,用什么办法穿过大火的。彼得就把自己的经历一五一十全都告诉了金发女孩,还讲了自己按老妇人的吩咐,用三块手帕拍火的经过。女孩一边认真地听,一边琢磨——他到底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彼得讲完故事,就下地干活儿去了。女孩蹑手蹑脚地溜进彼得住的房间,偷偷拿走手帕,沿着一条山路,飞速朝大火跑去。

当她拍第三下的时候,火苗分成两半儿。一直在这儿等待机会的艾森科普夫立即沿着缝隙跑了过来,站在她面前。女孩吓得要死,她竭尽全力往家跑,艾森科普夫紧紧地跟在后面。她气喘吁吁地冲进家门,倒在了地板上,艾森科普夫也跟着走进来,他溜进厨房,躲到灶台下面。

不久,彼得回来了,他疑惑地捡起女孩掉在门槛上的三块手帕,心想,自己把手帕放在房间里,它们怎么会在这儿呢?看见女孩脸色苍白,昏死在地上,他吓了一大跳,连忙把她抱起来,放在床上。女孩很快就醒过来了,可是她没有把艾森科普夫的事告诉彼得。这时,躲在灶台下面的艾森科普夫差点儿被那只叫世强的狗给压死了。

第二天早上,彼得拴起狗,自己一个人去了森林。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发布于神话,转载请注明出处:幼儿童话故事,红泉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