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包公和轿夫,郑板桥坐

2019-11-23 21:33 来源:未知

少年包公和轿夫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历史故事网导读: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少年包青天走顿时任,碰到欺善怕恶的轿夫,看包拯怎么对付他们吧 包公十只四岁就做官了。开始做的不是府官,是个知县。 这一天,差人抬他去上任。一到包公门前,看他是个小孩,差人哪能瞧得起,心里话,十三四岁的孩子还能当官?真是全国找不到做官的人了。可他究竟是个县老爷,又不敢不抬,硬着头皮把包公接上轿了。十三四岁的人能有多重?四个大汉轻轻快快地抬起来了。 哈哈,这多轻快,俺能给这个小老爷抬到云眼里去。四个差人一边抬一边说起玩笑话来。 噢,你们是瞧不起我,行啊!看来要想当官为民作主,还真得先给点颜色把他们瞧瞧呢!包公听着,心里想着呢。没走多远,瞥见路上堆了几堆土,包公喊起来了:落轿。轿落下来,包公下了轿,指着土堆问差人:这是什么? 是土堆。差人一边答复,一边窃笑老爷太蒙昧,连土堆都认不得。 做什么用的? 砌墙、支锅都行。 好啊,给俺买八块,拾到县衙支锅。四个差人一听,更可笑,说:老爷,衙门里有的是锅,用不着支。 唉,老爷新上任,要图个祥瑞,得支新锅。快,每个人搬两块,上轿! 四个差人没法,认真把八块土堆搬上轿,抬着走了。这下可重啊,八块土二百来斤重,再加上包公,三百斤左右。四个差人越抬越累,累得满身大汗。走了一段,四个差人说:老爷,这土坯太重了,抬不动。 噢,抬不动就撂两块。 四个差人赶快搬两块撂了,又走了一段,还重。又说:老爷,还抬不动。噢,再撂两块。路太远了,四个差人肩膀都压肿了,又疼又累。走了一段,把褂子一脱说:老爷,你看,肩膀都肿了,再撂两块吧? 包公见差人真的累了,说:好,好,抬不动就再撂两块吧。差人赶快又撂走两块。心想,这个小老爷还怪好说话呢,要是这两块再撂了那就不更轻快吗?等会再说,横竖老爷好说话,又走了一段,差人把轿一搁说:老爷,这路实在太远,越抬越累,干脆这两块也撂了吧? 包公把脚一跺说:噢!此刻知道累了?适才不是说能把老爷抬到云眼里去的吗?四个差人一听这话,明白了,赶快跪下来说:老爷恕罪,小人今后再也不敢轻看老爷了。

新葡萄京娱乐场 1

少年包公和轿夫,郑板桥坐。故事大全网导读: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少年包青天走马上任,遇到欺软怕硬的轿夫,看包拯怎么对付他们吧……

方圆几百里都知道, 郑板桥一到潍县就坐了“簸箕”。 当时的潍县是有名的“柴地”,豪门、财主、地痞、流氓串通一气,为非作歹,搅得民不聊生。凡是上任的县官,不是和他们一块儿胡作非歹,就是落一身罪名,赚个不白之冤,被他们挤跑赶走。郑板桥是扬州有名的“八怪”之一,又长得貌不出众,当然明摆着要受“算计”啦。在他到任之前,人家就设好了圈套,单等县太爷一到,就给他来个下马威。 这天,郑板桥到底来上任了,离潍县城还有二十里,就有一抬四人小轿把他接住了。轿夫们又施礼又鞠躬,郑板桥欢欢喜喜上了轿,谁知,人刚进去还没坐定,那轿子就发疯般地“飞”起来了,活像老太婆簸簸箕,左右摇晃,上下颠簸,直把个郑板桥筛得前仆后仰,跳起落下,头上碰出了疙瘩,腚上磕起了饽饽,要不是轿栏遮挡,早从里面抛出来了。 原来,这是豪绅地痞们设下的“簸箕计”,抬轿的都是他们派去的人,而且四人小轿十六人抬,忽跑忽住,乱颠乱颤,换着班地折腾郑板桥,还一边走,一边哼着怪调子: 今日老爷乍到, 少年包公和轿夫,郑板桥坐。先坐簸箕小轿; 往后不听使唤, 新葡萄京娱乐场,拿你乌纱撂高; 郑板桥是个精明人,这其中的“机关”哪能不明白?“哼!瞎了眼的东西,看我饶得了你!”他心里这么想着,两手紧紧抓住轿栏,两眼不住地从轿窗里往外瞅。“有了!”他心里不禁一喜,高声朝外边叫道:“住轿!”轿夫只好把轿下落了,阴阳怪气地问道:“老爷有何吩咐?” 郑板桥走下轿来,用手往右边场里一指说:“那场边堆垛的是何物呀?” 一个轿夫上前答话:“禀告老爷,那叫土暨。” “暨有何用啊?”郑板桥故意问道。 “老爷熟读圣贤书,这点小小习俗还不知道吗?”那个轿夫有点卖弄地说,“暨,是此地人用来支炕的;炕,是此地人用来睡觉的。” “好好好!”郑板桥叫道,“快给我把暨抱到轿里,抬到府中给老爷我支炕!” 轿夫们一听,愣啦!另一个赶忙打一躬说:“启禀老爷,府内有专供您安歇的棕子床……” “呸!那玩意儿老爷我早睡腻了。”郑板桥打断了轿夫的话,“休再啰嗦,一人两个,给我搬到轿中!” 他们心想,不搬就是违老爷之令,治罪不轻呀!只得乖乖听候吩咐,不多不少,一人两个,将暨搬到轿里。这都是些大模子暨,哪一个也得有十来斤,三十二个就是三百斤沉,再加上一个人,可真够抬的!他们一个个压得趔趔趄趄,汗流满面。郑板桥心中暗暗发笑,高声吩咐道:“快颠起来,快唱起来!老爷我就爱坐这个‘簸箕轿’呢!”轿夫们好比“哑巴吃黄连,有苦难开口”,只顾“呼哧呼哧”地大喘气啦!郑板桥却来了精神,他坐在轿里,摇头晃脑地作起诗来: 叫你簸簸箕, 你偏喘粗气; 抬到衙门里, 一人三板子! 轿夫们听了,吓得脸色惨白,再也不敢仗势欺人了。

包公十只四岁就做官了。开始做的不是府官,是个知县。

新葡萄京娱乐场 2

这一天,差人抬他去上任。一到包公门前,看他是个小孩,差人哪能瞧得起,心里话,十三四岁的孩子还能当官?真是天下找不到做官的人了。可他究竟是个县老爷,又不敢不抬,硬着头皮把包公接上轿了。十三四岁的人能有多重?四个大汉轻轻快快地抬起来了。

“哈哈,这多轻快,俺能给这个小老爷抬到云眼里去。”四个差人一边抬一边说起玩笑话来。

“噢,你们是瞧不起我,行啊!看来要想当官为民作主,还真得先给点颜色把他们瞧瞧呢!”包公听着,心里想着呢。没走多远,看见路上堆了几堆土,包公喊起来了:“落轿。”轿落下来,包公下了轿,指着土堆问差人:“这是什么?”

“是土堆。”差人一边回答,一边暗笑老爷太无知,连土堆都认不得。

“做什么用的?”

“砌墙、支锅都行。”

“好啊,给俺买八块,拾到县衙支锅。”四个差人一听,更好笑,说:“老爷,衙门里有的是锅,用不着支。”

“唉,老爷新上任,要图个吉利,得支新锅。快,每人搬两块,上轿!”

四个差人没法,当真把八块土堆搬上轿,抬着走了。这下可重啊,八块土二百来斤重,再加上包公,三百斤左右。四个差人越抬越累,累得浑身大汗。走了一段,四个差人说:“老爷,这土坯太重了,抬不动。”

“噢,抬不动就撂两块。”

四个差人赶紧搬两块撂了,又走了一段,还重。又说:“老爷,还抬不动。”“噢,再撂两块。”路太远了,四个差人肩膀都压肿了,又疼又累。走了一段,把褂子一脱说:“老爷,你看,肩膀都肿了,再撂两块吧?”

包公见差人真的累了,说:“好,好,抬不动就再撂两块吧。”差人赶紧又撂走两块。心想,这个小老爷还怪好说话呢,要是这两块再撂了那就不更轻快吗?等会再说,反正老爷好说话,又走了一段,差人把轿一搁说:“老爷,这路实在太远,越抬越累,干脆这两块也撂了吧?”

包公把脚一跺说:“噢!现在知道累了?刚才不是说能把老爷抬到云眼里去的吗?”四个差人一听这话,明白了,赶紧跪下来说:“老爷恕罪,小人以后再也不敢轻看老爷了。”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发布于神话,转载请注明出处:少年包公和轿夫,郑板桥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