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萄京娱乐场:书生戏阎王,荒野酉时勾错魂

2019-11-04 10:06 来源:未知

书生戏阎王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从前,山东有个墨客,长得白皙洒脱,敦朴大方,为人率直,但家景清贫,只有半间茅屋,无亲无妻,好不悲凉。 每年腊月二十三,家家户户都要祭拜灶王爷,但是这个穷墨客家实在是太穷了,没有哪一年给灶王爷奉上点什么祭品。灶王爷很是气愤,后果很是严重,一张状纸把穷墨客告到阎王爷那边去了,说穷墨客阳寿己尽,福苦命短,说了墨客的很多坏话。 阎王爷和灶王爷是好哥们,看完状纸,当即调遣两个赤发鬼到阳间去抓穷墨客。 这天半夜,墨客又在挑灯夜读。到了五更天,墨客犯困,趴在书桌上睡着了。两个赤发鬼一看时机来了,轻声呼叫墨客的名字,墨客迷含糊糊听见有人叫他,不知不觉就跟着赤发鬼走,进了阴曹九泉。 进了九泉墨客就醒了,拾头一看,只见殿堂上悬挂一块招牌,上面金光闪闪三个大字阎王殿,再看殿内,两旁各站立着一排小表,一个个怪模怪样,凶煞无比。墨客见到这个景象,吓得脚肚子直抽筋儿。 忽然旁边一个小表吼叫道:不懂事的新鬼,见到阎王爷还不下跪! 墨客赶忙上前叩首行礼:小生叩见阎王爷。 阎王说道:你阳寿已尽,快快签字划名,等待发落。说完,一个无头鬼把一本花名册和笔扔给墨客。 墨客见到这番景象,渐渐健忘了畏惧,沉着下来了,他心里明白,只要在花名册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就要立即受死,然后到阴间受罪。那可怎么办呢?得赶紧想个好主意。 墨客情急智生,说道:大王,写名字倒轻易得很,我只是另有一桩心愿不曾了却,就是我在阳世间,曾获得一件无价之宝 墨客还没说完,阎王爷就笑了:哈哈你这穷墨客另有宝?真是笑话。假如你真有宝,今天也不会到这里来了。 大王不知,这宝贝但是天上没有、地下不存,无价又稀奇的人世之宝。我要是把它卖了,金银财宝要几许有几许。但我一直没舍得卖,藏在一个别人都找不到的地方。此刻我要死了,这个宝贝仍是交给阎王爷,给您老人家添个光吧。 嗯,言之有理。没想到你这墨客这么懂事。阎王口吻缓和了不少,说:我此刻就送你回去。 墨客立即说:多谢大王。我拿到宝物之后,怎么回来呢? 那轻易,阎王说,我给你一双靴,只要每月初五和十五这两天半夜,你带上宝贝,穿上靴就行了。 墨客接过靴,又磕了一个头:小生告别了。出了殿门,伴着耳边的呼呼风声,越过阴阳界,睁眼到了尘世。墨客仍旧帕在桌上,没动地方,桌上除了那盏破油灯和一本书外,还多了一双阎王送给他的靴。墨客出了一身盗汗,适才真不是做梦啊,值得侥幸的是总算回到了阳间。他怕再到那令人胆颤的阴曹九泉去,赶紧把那双靴,浇上油在灯上给烧了。 阎王左等墨客不来,右等墨客不来。由于等宝心急,遍又一遍地催派赤发鬼去阳间打听。一晃两个月过去了,还不见墨客的来献宝。阎王十分气愤,居然被一个穷墨客给耍了,一跺脚,派出了三路鬼兵,手拿绳索去缉捕墨客。 不久,墨客又被捉了回来。墨客很是沮丧,心想:唉,这回完完了,阎王肯定很气愤,说不定会把我打入十八层地狱。死马当活马医吧,随便想个措施先对付过去再说。 墨客一上殿,先给阎王磕了三个头,然后垂首顿足,做出一副追悔莫及的样子。 阎王厉声喝道:斗胆!竟敢编织谎话戏弄本王,左右,与我拿下,严刑拷打,打下十八 慢啊!墨客立即打断阎王发令,跪着向前半步说:阎王大老爷明鉴,小生有冤,不可不讲,否则宝物早就拿来了。 众鬼都一顿,只听墨客说道:我回到阳间,就害了一场无名大病,初五的时候没措施来,只好等到十五。等啊等,总算盼到了。十五这天半夜,我去河里洗个澡净了身,穿了身洁净衣服,准备干洁净净的到这里给您献宝。但是,等我洗完澡回家一看,家里进了盗贼,宝贝给人家偷走了!我连夜向衙门起诉,过了十天,好不轻易把宝物追回来了。我只好再下月初五把宝贝带来。到了初四,我看看那靴子,才发现靴子太大,我去了王裁缝家,让他给我改小点,不知他手冻坏了仍是过于冲动,靴子没拿住,掉到火盆里给烧成灰了 啊呀!气死我了!来呀,给我拿下!下油锅再去剐!阎王心疼地高声吼叫。 大王,那宝贝还在,您不要了?墨客好像还惦念着这件事。 阎王无奈,想获得那件宝贝,又给了墨客一双靴子让他回阳。 墨客回到阳间后,他怕阎王再捉他,四处奔走,逃避灾祸,不敢一日逗留。 阎王又是一等两个月,更是气恼,这下阎王算是棺材里的尸体死了心了。暗想:墨客啊墨客,我这次把你捉回来,定要把你打下十八层地狱不可,宝物我不要了! 墨客怎么能逃出阎王群鬼的眼睛,再怎么东躲西藏都没用,又被抓进了阎王殿。 这次墨客来到阎王殿,站着不下跪,立场显得十分狂妄。 你还不跪下!竞敢在阎王眼前使威!看我非把你刀剐了不可!阎王气得快白眼了。 哈哈墨客仰面大笑,老儿阎王听了,那件宝物我已经献给太乙真人了,真人收我为门生,指点我修仙,不久我就会位列仙班,你个小小阎王,敢奈我何! 阎王一听,吓了一哆嗦,太乙真人的门生,那可冒犯得了呀,阎王满脸堆笑说:嗅,冒犯,冒犯,老朽无礼了。还望大仙恕罪,恕罪。阎王手挽着墨客的手,送出了殿门。 其实,墨客并没有什么宝物。墨客回到阳间后,一直活了五百岁。

早年间,在胶南区有个叫“邢都城”的地方,有个大户人家姓邢,他家大业大,本地人都叫他“邢员外”,膝下有五男二女。由于儿、女们都不缺吃、不缺穿,在娇生惯养中长大,每个都长得肥头大耳,大家都称呼为邢大胖、邢二胖、邢三胖,女儿叫肥大丫头、肥二丫头。 
   邢员外是当地胶南区的一霸,欺男霸女、搬弄是非、挑拨离间、欺压百姓、无恶不作。除了见了官场上的大人物,毕恭毕敬,就连一地方的七品芝麻官县令,都不放在眼里。他家的豪华住宅不但大,而且分为成东西两个院子。东院房舍高大,建筑华美,住着邢员外一家。西院是长工院,住着长工和仆妇们。
    俗话说:“有其父必有其子”,但恰恰相反,邢员外的几个孩子中,除了“邢三胖”之外,每个孩子,没有一点像他父亲的遗传基因,都通情达理,善待他人,像他那位心地善良母亲的人品。可邢三胖自幼得父亲邢员外偏爱,顽皮、任性,兄弟之中,数他最刁。
   小时候,由于邢三胖体质不好,不是生疮就是生病,经过算卦先生的掐指一算,说:“邢三胖命硬,八字生在酉时上,小时候父亲压着他,他就会生疮生病,长大了一定会客死父亲的。”邢员外听算卦先生这么一说,心里有点慌了,给算卦先生送了几十两银子,请让他化解。算卦先生说:“让他认个干爹,并且这个姓有十八个孩子组成”。邢员外一听蒙了,自己家大、业大,三妻四妾加起来生的孩子,都没超过十八个,哪里能找到生了十八个孩子的父亲?邢员外开始在胶南区到处打听,寻找生了十八个孩子的父亲,找了半年都没找见可以配自己的孩子邢三胖的干爹。
  看着自己的最小的儿子邢三胖,病秧子的小样子,邢员外心里着急了!再次找到这名算卦先生说:“你不会骗我吧!我找遍了整个胶南区,就没找到有十八个孩子的父亲,你把我给你的赏钱都得一两不少拿回来!否则,我把你告到官府!”
  “邢员外,你也是大名鼎鼎的当地一位富豪,也知书达理,四书五经读了不少,咋连这么简单得道理都不明白呢?十八个孩子,不就是一个姓‘李”字嘛!找个姓李的给你的小儿子认个干爹,不就解决了!”
  邢员外才明白了过来,自己巧取豪夺,经营了大半辈子,可自己的智力,还不如一个走江湖的算卦先生,感觉自己真惭愧。不过算卦先生给他解决了儿子命硬的问题,他为了感谢,也给了些碎银,就算是知恩图报吧!
  天下的事情,无奇不有,给他当长工、住在西院子里的真有个姓“李”的,大家都称呼他为李老头。在外面找个姓“李”的给自己的小儿子邢三胖认干爹,还得有种人干爹的仪式,遇到逢年过节还要送些慰问品,得花些银两。不如把自己家干活的长工李老头,给自己的犬子邢三胖认成干爹,即不花钱,有认起来方便,俗话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给他任何礼物,他也给自己的儿子邢三胖情愿当干爹,只要把命克好就行。
  说来也怪,自从邢三胖把李老头认成干爹之后,病也渐渐地好了起来,长得个子不但矮,而且胖,因此,胶南区的所有的人,见了邢员外的三儿子,一般不叫“少爷”,却都称呼“邢三胖”。
  转眼间,邢三胖长到了成年人。邢三胖在社会上结交一些花花公子,流氓无赖,长年累月游街串巷,酒馆进,妓院出,日赌夜嫖,经常惹事生非。可每当事发后,别人告上门来,邢三胖就往自家的长工们身上推,都说是那些长工,让他去干的。让西院住的那些长工们,整天替他承罪受罚。事过之后,他还暗地威吓长工,准向外人说穿,如果不依,就要找人收拾他。长工们各个畏惧邢家权势,他们都家中贫寒,倘被开销,无路可走,因此只得忍气吞声,默默地承受着一切罪过。就连他的干爹李老头也不放过,这样一来,邢员外家的三少爷、邢三胖,胆子越来越大。
    几年后,哥哥邢二胖娶了个媳妇,也是他的嫂子。长得花容玉貌,年轻风流,邢三胖一见,垂涎欲滴,不出半年,就勾搭上手。日子长了,有次被哥哥邢二胖当场拿获。邢三胖恼羞成怒,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将哥哥邢二胖在茶中下砒霜毒死,悄悄埋在自家的后花园里。可哥哥邢二胖死后,冤魂不散,在阎王面前告了张状。阎罗王一听邢三胖罪行--奸淫兄嫂、杀死胞哥,十分的恼怒,立即吩咐殿前的黑白无常去将邢三胖捉进地府问罪。谁知那天晚上,东院住的邢三胖又外出,去妓院嫖娼去了,黑白无常找了一夜没找见,在第二天又找了一天,在周围找了个遍,没找见个邢三胖的踪影,眼看快要到时辰了,回到阎王殿去交差的时候了,黑白无常心里有点恼火了!耐不住性子了!
  恰好就在这时候,从荒郊野外刚干活回来的李老头在黑白无常的身边路过,和他一起干活的的长工,都叫“邢三胖”他爹,为了不错过“酉时”,好给阎王交差,反正听到了“邢三胖”,黑白无常,交头接耳嘀咕了一会儿,意见基本达到统一,就紧紧跟在李老头的后面,等李老头吃饱了晚饭,不能让他空着肚子,进阎王殿。等了半个时辰,黑白无常就立刻用勾魂锁链,勾住邢三胖的干爹李老头魂魄,在“酉时”活活地捉进了幽冥。
   长工邢三胖的干爹李老头来到鬼门关,守门的小鬼却不准他进去。说他罪恶深重,殿殿有罪,狱狱有名,要先到一殿溜沙坡听候发落。李老头来到一殿,执法的小鬼把他押去一和其它鬼魂一起背沙。可是他后面的那些鬼魂都爬上去了,他却怎么也背不上去。执法的小鬼感到奇怪,就把这事报告了一殿殿主秦广大王。秦广一听,说:“可能他前世作恶太多,须得先去过刀山,蹈火海,下油锅,减轻了罪孽再来背沙。”
    几个小鬼就把李老头的魂魄送到东地狱。先是上刀山,别的鬼魂一上去,就被割成碎渣抛一下来,可李老头上去后,还能自己走下来,连一点皮也没被刺伤。把执刑的小鬼都惊呆了,不知他是哪个得道的仙家,便立即把情况报告东狱殿殿主。东狱殿主叫判官翻开生死簿一看,确有邢三胖这么个人。再查善恶簿,真是恶贯满盈,理当受刑。于是殿主就大声喝斥道:“胆大邢三胖,你还敢不服罪!来呀,给我大刑侍候!”李老头刚想开口申辩,几个小鬼抓着他一下一子丢进了油锅,哪晓得刚才还浇得滚开的油,一下子就冷却下来了。李老头在油锅里就像洗温水澡一样,一点也不曾被烫伤。于是,小鬼们又拿锯一子来锯,别的罪鬼只要一上锯子就被锯成儿截。唯独他不同,刚锯断了,又合拢来,既不流血,也不喊痛,把东狱殿主都吓得不知所措,连忙报告了十殿阎王。这件事,把整个阴曹地府都轰动了。
   十殿阎王爷听到报告,也觉得奇怪,就叫把刚来的新鬼“邢三胖”押上殿来,由他亲自审问,看个究竟。
    “邢三胖,你在阳间做了多少恶事,快快从实招来!”李老头说道:“人间都说您是‘活阎王’,能洞察到人间的一切,可我不叫‘邢三胖’,我姓李,大家都叫我‘李老头’,我一辈子啥子过恶事都没做过,一直在邢员外家当长工,哪里有罪?不过我是我家主子邢员外小儿子、邢三胖的干爹…….”李老头回答道。
  十殿阎王爷见了刚捉来的新鬼“邢三胖”死不认罪,就把善恶簿摊开,一条一条地问。李老头却只喊冤枉,一条一也不承认。阎王奇了!细看“邢三胖”,只不过是个老实巴巴的庄稼汉子,确实不像是个歹人。于是就传被邢三胖毒死的邢二胖上堂对质。邢二胖一看,连说:“勾错了!勾错了,你们大大的勾错魂了!”
  十殿阎王爷问道:“怎么错了?”邢二胖说:“这不是他弟弟邢三胖。他是我家的长工李老头,是我弟弟邢三胖的干爹……”
    阎王爷这才明白,一定是黑白无常玩忽职守,勾错了魂。现在李老头已经在阳间去世多日,尸体早已经腐烂,再不能还阳间了!只好一错再错吧!
    十殿阎王,立刻传来牛头、马面,黑白、无常,训斥到“你们身为鬼差,玩忽职守,勾错了魂魄,处罚你们把“奈何桥”从桥面到桥墩,仔细清洗一遍,洗完之后,立刻回阳间,让邢三胖生疮生病,活得生不如死,然后勾魂魄到阴曹地府,让他受够千百种地狱磨难,给他的干爹端茶倒水,伺候的直至下个轮回,投胎做人,让邢三胖给李老头真正当儿子!”   

从前,山东有个书生,长得白净潇洒,憨厚大方,为人直率,但家境贫寒,只有半间茅舍,无亲无妻,好不凄凉。

每年腊月二十三,家家户户都要祭拜灶王爷,可是这个穷书生家实在是太穷了,没有哪一年给灶王爷送上点什么祭品。灶王爷非常生气,后果非常严重,一张状纸把穷书生告到阎王爷那里去了,说穷书生阳寿己尽,福薄命短,说了书生的好多坏话。

阎王爷和灶王爷是好哥们,看完状纸,立即派遣两个赤发鬼到阳间去抓穷书生。

这天夜里,书生又在挑灯夜读。到了三更天,书生犯困,趴在书桌上睡着了。两个赤发鬼一看机会来了,轻声呼唤书生的名字,书生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叫他,不知不觉就跟着赤发鬼走,进了阴曹地府。

进了地府书生就醒了,拾头一看,只见殿堂上悬挂一块招牌,上面金光闪闪三个大字“阎王殿”,再看殿内,两旁各站立着一排小鬼,一个个怪模怪样,凶煞无比。书生见到这个情形,吓得脚肚子直抽筋儿。

突然旁边一个小鬼吼叫道:“不懂事的新鬼,见到阎王爷还不下跪!”

书生赶忙上前叩头行礼:“小生叩见阎王爷。”

阎王说道:“你阳寿已尽,快快签字划名,等候发落。”说完,一个无头鬼把一本花名册和笔扔给书生。

书生见到这番情形,渐渐忘记了害怕,冷静下来了,他心里明白,只要在花名册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就要立刻受死,然后到阴间受罪。那可怎么办呢?得赶快想个好主意。

书生急中生智,说道:“大王,写名字倒容易得很,我只是还有一桩心愿未曾了结,就是我在阳世间,曾得到一件无价之宝……”

书生还没说完,阎王爷就笑了:“哈哈……你这穷书生还有宝?真是笑话。如果你真有宝,今天也不会到这里来了。”

“大王不知,这宝贝可是天上没有、地下不存,无价又稀奇的人间之宝。我要是把它卖了,金银财宝要多少有多少。但我一直没舍得卖,藏在一个别人都找不到的地方。现在我要死了,这个宝贝还是交给阎王爷,给您老人家添个光吧。”

“嗯,言之有理。没想到你这书生这么懂事。”阎王口气缓和了不少,说:“我现在就送你回去。”

书生连忙说:“多谢大王。我拿到宝物之后,怎么回来呢?”

“那容易,”阎王说,“我给你一双靴,只要每月初五和十五这两天夜里,你带上宝贝,穿上靴就行了。”

新葡萄京娱乐场:书生戏阎王,荒野酉时勾错魂。书生接过靴,又磕了一个头:“小生告辞了。”出了殿门,伴着耳边的“呼呼”风声,越过“阴阳界”,睁眼到了凡间。书生仍然帕在桌上,没动地方,桌上除了那盏破油灯和一本书外,还多了一双阎王送给他的“靴”。书生出了一身冷汗,刚才真不是做梦啊,值得庆幸的是总算回到了阳间。他怕再到那令人胆颤的阴曹地府去,赶快把那双“靴”,浇上油在灯上给烧了。

阎王左等书生不来,右等书生不来。由于等宝心急,—遍又一遍地催派赤发鬼去阳间打探。一晃两个月过去了,还不见书生的来献宝。阎王十分生气,居然被一个穷书生给耍了,一跺脚,派出了三路鬼兵,手拿绳索去捉拿书生。

不久,书生又被捉了回来。书生非常沮丧,心想:唉,这回完蛋了,阎王肯定很生气,说不定会把我打入十八层地狱。死马当活马医吧,随便想个办法先对付过去再说。

书生一上殿,先给阎王磕了三个头,然后垂首顿足,做出一副追悔莫及的样子。

阎王厉声喝道:“大胆!竟敢编织谎言戏弄本王,左右,与我拿下,严刑拷打,打下十八……”

“慢啊!”书生连忙打断阎王发令,跪着向前半步说:“阎王大老爷明鉴,小生有冤,不可不讲,不然宝物早就拿来了。”

众鬼都一顿,只听书生说道:“我回到阳间,就害了一场无名大病,初五的时候没办法来,只好等到十五。等啊等,总算盼到了。十五这天夜里,我去河里洗个澡净了身,穿了身干净衣服,准备干干净净的到这里给您献宝。可是,等我洗完澡回家一看,家里进了强盗,宝贝给人家偷走了!我连夜向衙门告状,过了十天,好不容易把宝物追回来了。我只好再下月初五把宝贝带来。到了初四,我看看那靴子,才发现靴子太大,我去了王裁缝家,让他给我改小点,不知他手冻坏了还是过于激动,靴子没拿住,掉到火盆里给烧成灰了……”

“啊呀!气死我了!来呀,给我拿下!下油锅再去剐!”阎王心疼地大声吼叫。

“大王,那宝贝还在,您不要了?”书生似乎还惦记着这件事。

阎王无奈,想得到那件宝贝,又给了书生一双靴子让他回阳。

书生回到阳间后,他怕阎王再捉他,四处奔走,逃避灾祸,不敢一日停留。

阎王又是一等两个月,更是气恼,这下阎王算是棺材里的尸体——死了心了。暗想:书生啊书生,我这次把你捉回来,定要把你打下十八层地狱不可,宝物我不要了!

书生怎么能逃出阎王群鬼的眼睛,再怎么东躲西藏都没用,又被抓进了阎王殿。

这次书生来到阎王殿,站着不下跪,态度显得十分傲慢。

“你还不跪下!竞敢在阎王面前使威!看我非把你刀剐了不可!”阎王气得快白眼了。

“哈哈……”书生仰面大笑,“老儿阎王听了,那件宝物我已经献给太乙真人了,真人收我为弟子,指点我修仙,不久我就会位列仙班,你个小小阎王,敢奈我何!”

阎王一听,吓了一哆嗦,太乙真人的弟子,那可得罪得了呀,阎王满脸堆笑说:“嗅,得罪,得罪,老朽无礼了。还望大仙恕罪,恕罪。”阎王手挽着书生的手,送出了殿门。

其实,书生并没有什么宝物。书生回到阳间后,一直活了五百岁。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发布于神话,转载请注明出处:新葡萄京娱乐场:书生戏阎王,荒野酉时勾错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