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道士与大槐树,第一章第一节

2019-10-30 07:14 来源:未知

恶道士与大槐树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很早以前, 邙山上有一座道观, 道观里有个老道士。这老道士强占良田, 欺凌妇女, 作恶多端, 周围黎民怨声载道, 背地里都咒他。但是, 这老道士却越活越年青, 六七十岁了仍是满面红光。道观门口有棵槐树, 长得又大又粗, 枝叶像把大伞。附近的群众常到树下纳凉休息。但是, 这棵槐树忽然烂开了根。大家 都为大槐树鸣不平, 说:好树不恒久, 祸害延百年。祸害, 当然是指那恶老道士了。 这事被吕洞宾知道了, 便来查访。一天中午, 日照当头, 吕洞宾变成叫花子容貌, 穿一身烂衣裳, 背着破布袋和铁锅走到这儿。他叩开道观门, 要进道观里休息。老道士闻声出来, 见此人破衣烂衫、蓬头垢面, 皱了皱眉说: 道院是清净之地, 俗人不能随便进去!吕洞宾还想说点什么, 他恶狠狠地把吕洞宾推了出 去。吕洞宾一看, 这老道士果真心地不善, 欺贫爱富, 决心要惩办他。 道观门口大槐树阴地大, 吕洞宾坐到树底下歇凉。这时过路人又在咒骂老道士, 并为槐树叹息。吕洞宾看看树干, 确实已经蚀空了。他想: 大槐树长年给行人遮风挡雨, 黎民需要它, 不能让它死; 老道士作恶多端, 不能让他再祸害人。不过, 在他临死前, 磨练他一下, 再给他一个时机。 于是, 吕洞宾当场支起铁锅, 煮了一锅红枣, 又敲开道观门,请老道士一块儿吃。老道士嫌枣子脏, 觉得这个叫花子在戏弄自己, 就把他骂了一顿, 拂衣而去。吕洞宾叹了口吻, 自己把枣子吃完了, 然后把枣汤浇到槐树根上, 又顺手捡了块西瓜皮, 在地上写道: 大槐烂根真惋惜, 坏人长命太稀奇。 恶贯满盈该逝去, 老树理应发新枝。 写完, 又在下面落个吕字, 然后就不见了。 老道士出门瞥见诗句, 知道来人即是吕洞宾, 心里叫苦不迭。过不几天, 老道士忽然得暴病死了, 而那棵大槐树却有了起色, 长满了新枝。

过去上年纪的人总爱对年轻人说:“咱是山西洪洞县老鹳窝底下的人。”为了证实这种说法,老人们总是让孩子们看小脚趾甲,说凡是过去从山西洪洞县老鹳窝底下迁来的,最小的那个脚趾甲都是两瓣的。

一九四一年,春,山东维坊维县,十亩田村里唯一有些茂盛的就是那棵老槐树,老槐树有多粗,爷爷告诉高义山,光绪年间,八个壮汉,合抱,还没搭上手。现在又过了这么些年,没人去量过这棵树到底有多粗,老槐树枝繁叶茂,不论旱涝,就像伞盖一样,立在村中央。

很早以前, 邙山上有一座道观, 道观里有个老道士。这老道士霸占良田, 欺压妇女, 作恶多端, 周围百姓怨声载道, 背地里都咒他。可是, 这老道士却越活越年轻, 六七十岁了还是满面红光。道观门口有棵槐树, 长得又大又粗, 枝叶像把大伞。附近的群众常到树下乘凉休息。可是, 这棵槐树突然烂开了根。大家

歌谣和传说标示着历史对发生在明代的一串惊天动地的“老鹳窝底下”事件的惨痛记忆。

槐树有灵,当年,日本第一次侵略中国,日本鬼子从海上登陆青岛,走到十亩田村外,从村外往这边看,所望之处一片大雾,根本不知道这里还有个村庄,于是绕到别处去走了,没有进村。村里人传说,这是大槐树的功劳,是它掀起了雾气保护了村庄。

都为大槐树鸣不平, 说:“好树不长久, 祸害延百年。”祸害, 当然是指那恶老道士了。

这一切,还须从元末明初说开去。

高义山还记得,村里曾经有个大户人家要建马槽,折了槐树的一些枝子,结果没过多久马全死了。后来在这树下接了一台子戏,大唱了几天还愿,才保得家中平安。平时,高家捡了枝子烧,结果全家人得病久治不愈,江家放鞭炮烧了树皮,结果全身生疮,这样的传说,都是不觉于耳的,就连锯了树枝子过车的国民党军最终都是全军覆没了。

恶道士与大槐树,第一章第一节。这事被吕洞宾知道了, 便来察访。一天中午, 日照当头, 吕洞宾变成叫花子模样, 穿一身烂衣裳, 背着破布袋和铁锅走到这儿。他叩开道观门, 要进道观里休息。老道士闻声出来, 见此人破衣烂衫、蓬头垢面, 皱了皱眉说:“ 道院是清净之地, 俗人不能随便进去!”吕洞宾还想说点什么, 他恶狠狠地把吕洞宾推了出

自宋朝灭亡后,在一百多年的元朝统治中,统治者对农民的盘剥是异常残酷的。到了元末,不堪忍受残酷剥削和压迫的农民终于举行起义。官方镇压农民起义给百姓带来了极大的灾难。

小日本再次打着枪闯进村子的时候,子弹打到槐树位置,就像有无形的一堵墙,把子弹都挡了下来,齐刷刷的掉在了树下,没有伤到一个村民。

去。吕洞宾一看, 这老道士果然心地不善, 欺贫爱富, 决心要惩治他。

当时中原地区又接连发生水、旱、蝗、疫四大灾害,天灾和人祸折磨得河南、山东、河北、安徽等地“道路皆榛塞,人烟断绝”(《明太祖实录》)。为了求生,农民起义更是不断爆发。元军出其精锐,对农民进行了残酷的屠杀。

村里人自然就把这棵老槐树奉为神明,有事无事的时候,就聚集在它的下面,聊聊生计,谈谈里短。

道观门口大槐树阴地大, 吕洞宾坐到树底下歇凉。这时过路人又在咒骂老道士, 并为槐树叹息。吕洞宾看看树干, 确实已经蚀空了。他想: 大槐树长年给行人遮风挡雨, 百姓需要它, 不能让它死; 老道士作恶多端, 不能让他再祸害人。不过, 在他临死前, 考验他一下, 再给他一个机会。

后来,朱元璋出兵江淮,派徐达、常遇春北伐,进取山东,收复河南,北定京都,元帝出亡漠北,结束了元末长年的兵灾,但水、旱、蝗、疫已使中原之地“死亡百姓无数,村庄城邑多成墟”。

“当哩个当,当哩个当, 当哩个当哩个当哩个当!闲言碎语不要讲,表一表好汉武二郎。 那武松学拳到过少林寺,功夫练到八年上。”

于是, 吕洞宾就地支起铁锅, 煮了一锅红枣, 又敲开道观门,请老道士一块儿吃。老道士嫌枣子脏, 以为这个叫花子在戏弄自己, 就把他骂了一顿, 拂袖而去。吕洞宾叹了口气, 自己把枣子吃完了, 然后把枣汤浇到槐树根上, 又顺手捡了块西瓜皮, 在地上写道:

山西与河南、山东、安徽等地相比,却是冰火两重天。中原地区的兵乱及各种灾疫很少波及山西,那里大部分地区风调雨顺,连年丰收,社会安定,经济繁荣,人丁兴盛。元人钟迪在《河中府(蒲州)修城记》中说:“当今天下劫火燎空,洪河(黄河)南北噍类无遗,而河东一方居民丛杂,仰有所事,俯有所育。”说明当时山西比较安定,再加上邻省难民流入山西,山西人口更加稠密。

一个着长袍的说书人已经拉开了场子,在老槐树下,拍起惊堂木,面朝围拢过来的百姓,亮开嗓子讲起评书来。

大槐烂根真可惜,

明朝建立以后,由于中原地区人粮剧减,不得不把许多州、府降格,开封就由上府降为下府。洪武十年,河南等布政司所属州县“户粮多不及数”,“凡州改县者十二,县并者六十”。劳动力严重不足、土地大片荒芜、财政收入剧减直接威胁明王朝统治。朱元璋深有所悟“丧乱之后,中原草莽,人民稀少,所谓田野辟,户口增,此正中原之急务”,于是采纳了萄州苏琦、户部郎中刘九皋等人的奏议,决定了移民屯田的战路决策(《见明太祖实录》、顾炎武《日知录》等)。

按理说,三月份的山东,春天已经来临,可是,这春天来的有些急燥,有些生猛,只把这个胶东大地,囫囵个的热烘了起来,别的树木,去年冬天就冻得有些脆生的枝条,到了这个节骨眼上,想用力的发出芽来,也是做不到了,只是勉强的冒出些灰绿色的芽叶,做个意思而已。只有老槐树,春风万里,飘扬着撩人青丝。

坏人长寿太稀奇。

多次移民,历史聚焦大槐树老鹳窝。

今天,是大集,因为这军阀鬼子的兵乱,又有这连年累月的灾荒,集上已是稀稀落落,沉粮让日本兵抢走了,新粮,又被这老天收走了。

恶贯满盈该逝去,

据史料记载,从洪武初年至永乐十五年,五十余年间组织了八次大规模的移民活动,涉及到了十八个省的四百九十多个县市的八百八十二个姓氏。山西是人口稠密之处,而当时的洪洞县又是晋南最大、人口最多的县,担负民众外移自然首当其冲。

百姓衣服多是补丁连着补丁,油污脏秽弄了满身。粮食市,布匹市,杂货市,散乱其中,买不起的,看看,过个眼瘾,扭头走掉。剩下的相互之间做个等价交换,汲取所用,弄个填饱,也就如此。

老树理应发新枝。

山西《洪洞县志》以及洪洞县《大槐树志》记载,明永乐年间,当地官府曾七次在大槐树左侧的广济寺集中泽、潞、沁、汾和平阳没有土地的农民以及人多地少的百姓迁往中原一带,并给所迁之民以耕牛、种子和路费。寺旁有一棵“树身数围,荫遮数亩”的汉槐。当地官府人员在树下为被移之民办理手续,登记造册,按所去地点编队,然后发给一应物品。

“钱又毛了,买不起了”百姓遇到相识的,多是这样的言词。国民党的钱,成麻袋子也买不了一个馒头。更何况有的人,连成麻袋的钱也没有。

写完, 又在下面落个“吕”字, 然后就不见了。

被迁者拖儿带女,扶老携幼,恋恋不舍地离开家乡时总割不断故土之情。他们凝眸古槐,见栖息在树杈间的老鹳不断地发出声声哀鸣,想着自己这一生不一定能返回故土了,为了让子女永远记住自己的家乡,有朝一日回来时能够顺藤摸瓜找到自己的老家,就指着孩子们最好记的大槐树和上边的老鹳窝说:

集上,真正红火些的还真就是那个老槐树下的快板书。此时,下面的百姓越聚越多,说书人也来了力气。

老道士出门看见诗句, 知道来人便是吕洞宾, 心里叫苦不迭。过不几天, 老道士突然得暴病死了, 而那棵大槐树却有了转机, 长满了新枝。

“不要忘了,以后若能回到家乡,记不住咱的村庄,就先找这棵筑满老鹳窝的大槐树,然后再慢慢找自己的老家。”“到了新的地方,人生地不熟,从这大槐树的老鹳窝底下出去的,彼此要互相照顾!”

高义山此时嘴唇上布满了水泡,眼睛里充斥着血丝,走到槐树附近的房山头,看着那在镇子口岗楼,岗楼上挂着日本膏药旗,这旗也似被这热灼到了,垂头丧气的耷拉着。在旗的旁边,从岗楼上顺下了两截绳子,各挂了一个人头,人头挂了有些时日了,上面的肌肤都干裂了,人头也看不出个整形,脖子处被血糊死,血成了黑色。岗楼的下面,还有两个人倒在了那里,两个人都是背后中弹,倒在那里的,两个人的手臂拼命的向上面的人头够着。他们背后的伤口,还流着殷红的血。

但这只是从大道理上说,而对当时被迁徙的每家每户来说却都是莫大的悲哀。明统治者定出的移民条律是“四口之家留一,六口之家留二,八口之家留三”,同姓同宗者还不能同迁于一地,好好的一家人便被拆得七零八散。

高义山的目光,在人头与下面的死人身上,来回的看着,他的泪水再一次的涌了出来。那两个人头,他都认得,一个是张虎,一个董胜。两个人都是武功队的人,小日本进来后,两个人一起把日本人的一个小弹药库给捣了,炸死了二十多个日本兵,在二人要离开时,被汉奸告了秘,牺牲在日本人的乱枪之下。下面两个打死在岗楼下的,也是武功队的人,他们是来夺回烈士的人头,这次,同样是被汉奸告发。今天,高义山的到来,就是要协助武功队,结束,那个作恶多端的汉奸的生命。

同姓同宗者为了和亲人迁到一处,不得不改姓。有的因恋家而半路逃跑,被追回后要受残酷的惩罚,有的被割去耳朵,有的在脸上用刀划成标记。如此所受的心灵上的摧残、所造成的精神创伤,在被迁徙者心中几十年,甚至以后的几代人心中都难以弥合。

此时,日本兵都晒得钻进了岗楼,几个伪军,围在岗楼下面,盘查着过往的百姓。高义山蹲了下来,在旁边的墙角上,拿粉笔画了个“十”字,他的这些动作,被说书人完完全全的看在了眼里。他的这个标记,是告诉说书人,汉奸快来了,做好准备。说书人边说着书,边抖了一下,面前的桌布。

好在中原人没有忘本。以后不论走到山南海北,只要一说是老鹳窝底下的人,都亲热无比。中原地区少见老鹳而多见老鸹,后来人们就把“老鹳窝”说成了“老鸹窝”。

高义山站起身,他的儿子高二槐匆匆忙忙地从岗楼下跑了过来,伪军对于不大点的小孩,不太留意,也不搜查,直接放行。

再后来,中原地区经济复苏了,而惨痛的记忆却一直传承着……

“嗯,好酒!酒家,拿酒来!”

在后来人的心中,“山西移来者”的观念影响是深而又重的。

“好汉爷,吃饭吧,要喝稀的有面汤。”

传说,明朝末年,李自成领导的农民起义军纪律严明,由陕西打往北京,一路对百姓秋毫无犯,但后来进入山西洪洞县,却突然不是那么秩序井然了。李自成拿几个带头违犯纪律的小头目问罪,审问之后,得知士兵们原来都是“大槐树老鹳窝底下的人”,混乱是出于对家乡的感情,不但没有问罪,反倒放假三天,任将士们寻亲访旧。

“拿酒来。” “酒不能再喝啦。我们门口有牌子, 写得明白,三碗不过岗”

一代大槐树距今已有1800年的历史,在清顺治八年(1652年)汾河发大水时被洪水冲毁。这是民国三年在一代大槐树的原址上修建的遗址,其修建者景大启等人都曾在山东、河南等地为官,所到之处无不为当地移民后裔的殷切之情所感动,为使游子有归乡祭奠之所,他们广募商绅义士几经波折终于建成了这一遗址,其始末都记载于石碑之后。

听书的人多,说书的人也就卖力气,手上的两块竹板,上下翻飞,一扬手,一抬腿,实足武松的英雄气概。说到精彩之处,戛然而止,有小童端来茶水,放在蒙着红布的桌子之上,然后,小童捡起桌前的一个笸箩,向围着的百姓鞠了一个躬,开始绕着书场走上一圈,这时,会有些听入了港的,从衣襟中,摸出些藏在衣服深处的散碎钱币,哗啦扔进去。还有的,会摸一下自己放在紧贴着身体的钱袋,虽然干瘪,但还是不肯,摸出些什么。

第二代大槐树则由第一代古大槐树滋生的,距今已有近400年的历史。

说书人,也不说什么,只是边喝水,边看着这些市景,喝完之后,一打惊堂木,虎目倒竖。

自明初移民以降,悠悠六百年多年过去了,汉代古槐已不复存在,消失在历史的风尘之中,而同根孳生其旁的第三代槐树,则枝叶繁茂,充满活力。槐乡的后裔已遍布全国十八个省,五百县,有的还远在东南亚一些国家和地区。

惊堂木下的桌布,也跟着颤抖了一下,桌布,已经有些退色,上书 “说人间百事,表天下文章”的几个字,也因为与桌子的长期磨擦,而有些掉线,起毛。桌布把桌子严严实实的包了起来。

遥想当年祖辈们扶老携幼,离乡背井,在频频回首遥望大槐树和老鸽窝时,洒下了多少伤心泪,愿大槐树与海内外同胞永远根连根,心连心!

高义山接过了儿子怀里摸出的一个小布袋。

并且大槐树还有有诸多奇怪习俗和传说传世,笔者列举十大奇怪习俗,如知三个,你必为大槐树之子孙。

高义山打开布袋,是一袋干瘪的枣子露了出来,他把手伸了进去,在枣子的底部,他摸到了那两支镖。趁着儿子不注意,他把镖塞到了自己的衣服里,然后把袋子递给了二槐。

一、问我祖先来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

“这些,快,先拿回去,让你娘煮了水。”

元末,黄淮尸骨遍于野。明朝建立后,为填补豫、鲁、苏、皖、冀人口开始移民。山西易守难攻,战乱、灾害不多,因此各地逃难人口涌入晋南一带,人口超过当时河北、河南总和。山西移民首当其冲。洪洞地处晋南,古官道从大槐树通过。洪武、永乐年间,明政府组织了18次大规模移民。因为洪洞为移民集散之地,故而,洪洞大槐树成为寻根问祖之地。

高义山递给儿子的时候,眼神中充满了焦急。

二、七庹(tuo)零一媳妇

那袋枣子,还不如说是一袋枣核,这枣子,是在没有成熟的时候,就摘了下来,然后又干了一冬。整个抽巴成了个粒。枣子,已经是难得了的,成熟的枣子,不可能有了,大灾之年,只要有东西结出来,就会被摘了下来,解一时之饿。这枣子,总共不到十余个,高义山把布袋交给儿子后,就匆匆的走掉了。

为子孙后世不忘大槐树先祖。临行前张氏特意量了一下大槐树,当时没有尺子,于是数人拉着手围着树量,七男儿连起来还差一点,这时一年轻媳妇一旁观看,人们就让她站空档接上,这就是“七庹零一媳妇”来历。古时一庹为五尺,五尺相当于一男子手臂之长,七庹零一媳妇大概39至40尺间,大槐树的围长在40尺左右。大槐树直径在4.2米之间,围长在13米和14米之间,可谓“树身数围荫遮数亩”,这也是选择大槐树作为移民地原因之一。

老槐树下的快书声,却深深的吸引了高二槐,他没有听父亲的话,在往家走后,又兜了一圈,挤进了听书的人群中。

三、祖先故居叫什么?大槐树下老鹳窝

“武松虽说不害怕, 心里也是有点慌!抄起了哨捧他就打, 忘记了个子高来胳膊长, 就听咔嚓一声响,”

汾河滩的老鹳在大槐树树叉上构巢垒窝,秋冬时节树叶凋落,鹳窝星罗棋布。穷家难舍,故土难离。移民依依惜别,一步一回首,含泪告别亲人,再回头只能看见大槐树上的老鹳窝。故而,大槐树老鹳窝被称作移民后裔的根。

说书人也是讲到了精彩之处,一时兴起,竟然将手中的竹板,化做了哨棒劈向了桌子。

四、打锅牛

二槐眼睛一闭,等着那咔嚓一声响,却没有听到。睁开眼时,说书人的手稳稳的落在了桌面上。听客们齐声喝彩。

皇帝做梦,梦到九头猛牛撞在金銮殿门上。皇帝吓得跌在座位下才知是梦,四出寻因。一官员来报,说清明节看到一大户家上坟祭祖,戴顶子、穿蓝衫场面大。一户有九子,九子又生九子,形成百牛雄据之势。皇帝生疑欲除后患,下令分迁。牛氏一族无奈,在洪洞大槐树下分家,老人把铁锅打九块,每户一块,叮嘱:后世认亲,以锅片为证,以“打锅牛”为血亲。

“好,太好了”

五、胡大海复仇

二槐在心里喝起彩来,听到高兴,索性把枣子,随手往槐树边的破木车上一扔,拍起巴掌

胡大海复仇之事河南、山东流传甚广。元末,年幼胡大海河南林县乞讨,当地村民不给他饭吃,还嘲笑、打骂他。胡大海后参加朱元璋农民起义军,为朱明王朝立下汗马功劳。朱元璋登基后赏群臣,胡大海只求到河南报仇。朱元璋踌躇再三勉强答应,但“只准杀一箭之地”。胡大海带兵前往林县,正巧老雕飞过,他一箭射中老雕屁股,老雕飞遍全县,大海带兵杀遍全县。一时,林县血流成河。朱元璋大怒但念及旧臣,下令他从洪洞大槐树移居河南。

二槐,不大点时,就喜欢听快书,快书,也有走街串巷的,每每讲的精彩纷呈,高义山踮着脚抱着他听的时候,他也就陶醉在其中。

六、燕王扫碑 和红虫吃人

二槐个小,一边鼓掌,一边趁着人群串动的时候,又往前挤了挤。把还在炕上躺着的虚弱的娘,忘的一干二净。

朱元璋死后朱允炆登基。建文帝削藩,朱棣不服,率军进攻南京。碑就是明皇帝的祖宗碑,这就是所谓的燕王扫碑。后燕王与建文帝在河北、山东、河南、江苏等进行长达4年战争,战乱使江北“千里无人烟”。当时燕王军队均头戴红巾,故百姓称为“红虫”。“红虫”即瘟疫之意,所以民间有了红虫吃人传说。成祖即位下令从洪洞移民河南、山东、河北、安徽、浙江一带。

“老虎往前猛一蹦, 大转身又奔好汉武二郎。 武松一看,这回来得更是猛,心想再躲恐怕被它伤。 这武松急中生智往后退, 噔噔噔噔噔噔!退出了十步还不瓤!”

七、折槐枝与供槐树

二槐越听越入迷,心想,这个说书人,如何了得,竟然能讲出这么好的故事,如果,散了,我一定要寻他,来做我的师傅。而说书人,也仿佛听懂了他的心里话,时不时还向二槐笑一笑。这二槐更是挪不动了步,只等着书说完,好去认师。

明朝移民,下令自愿移民者到广济寺办理手续,不愿移民者大槐树下等候。人们扶老携幼,挤到大槐树下。突然,官兵包围大槐树,下令大槐树下人一律外迁。移民纷纷拽住槐树,死死不放。移民太多,官吏拉走这个,那个又回来。于是,差人拔出刀箭,砍断人们拽住的大槐树。移民手抓着槐枝,边走边回头,再回头什么也看不到了,仅有手中槐枝还在。移民到达新地方后,就把槐枝种在大门口和十字路口,表达对故乡思念。槐树在新地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移民也在新地方成家立业了。于是槐树成为神树,逢年过节,要烧香磕头祭拜。家里生老病死,要在槐树上挂红布条、钉吉祥牌,以求先祖庇佑。时至今日,此习俗仍在冀、鲁、豫传承。

书场外,从远处走来一人,斜挎着蓝子,畅着怀。他和别人不一样,眼光只往人堆里瞟,不看货,不看物。就是挨个人去看。

八、解手、背手

新葡萄京娱乐场,书场里的人,谁也没有注意到他,但说书人却把他的一举一动看个真切。

明初防止移民逃跑,官员就将移民捆绑起来。先是“大绑”,导致行走速度很慢。后改成“小绑”,即每人只绑一只胳膊,几十个人连在一条绳上。谁要大便或是小便,就恳求差人:“请大人把我的手松开,我要大便或小便。”后简便成“请大人给我解开手”、“请给我解手”、“解手”。如今,很多地方将大、小便说成是解手。和解手相似,由于胳膊长时间反绑,渐渐地麻木了。也就习惯了背着手走路。

“武松想到这,左膀猛得一使劲, 腾出了右膀用力量, 照着老虎脊梁上, 恶狠狠地皮锤夯:“啊——嘿!””

九、脚趾甲复形传说

正当二槐听得高兴的时候,说书人借着一声喊,手也摸向了桌子底下。可就在这时,几个伪军急急地从岗楼向这边跑了过来。

“谁是古槐迁来人,脱履小趾验甲形”。这句民谣被作为辨认大槐树移民之证据。明朝强制人民在大槐树下办迁移手续,为防逃跑,每登记一个,就让被移之民脱掉鞋,用刀子在每只脚的小趾上砍一刀作为记号。至今,移民后裔小趾甲分成大小两瓣。据说就是砍了一刀的缘故。

高义山又从房山头闪了出来,蹲下把刚才那个记号抹去。说书人看过来,不禁征了一下,他把桌子下面的手拿了上来,接着向下说。

十、五百年前是一家

高义山和说书人的目光,一直死死的盯着那个畅着怀的人,眼看着这个人越走越远,渐渐远离了老槐树,说书人头上的汗慢慢的洇了出来。

明朝移民分布在河南、河北、北京、天津、山东等18个省市498个县市,从洪洞大槐树移出554姓氏。山西李氏、牛氏、滑氏、侯氏、龚氏、邓氏等移往河南,山东十二大姓,黄、张、王、侯、杨氏五族祖籍均在大槐树下,河北邯郸12乡和250村大多出自洪洞。当时明规定,同姓不允许移居同地。如洪武三年,从大槐树移民崔氏为保持联系,分为崔、谢、张、陈四姓。

“嗵”的一声,岗楼里冒起了黑烟,两个鬼子被从岗楼里炸飞了出来,刚赶过来的伪军,听到响声刚一回头,说书人已经从桌子底下抄出了一把盒子枪,还没等到人们明白过来什么。

500年过去,大槐树移民已经遍布全国。人们见面互通姓氏,若为同姓,就为一家人,即“五百年前是一家”。

“当,当,当”

三声枪响,挎篮人,应声倒地,听书的人,也是四散而逃。

几个伪军,落了阵脚,向槐树扑过来的,被飞镖扎中的咽喉,当场倒地,向岗楼撤回去的,也被说书人的小童,手起枪响,一个个消灭在老槐树下。

说书人快速跑到挎篮人身边,从身上搜出一张纸条,小童收了枪,和说书人汇到一处,二人向高义山对视了一下,向村里跑去。

岗楼上的两颗人头和下面的两具尸体都不见了踪影,岗楼里残余的日本兵从射击口探出机关枪闷着头向大槐树扫射过来,二槐还想看一下,子弹是否被老槐树全挡住,一颗子弹就擦着他的头皮飞了过去,吓得二槐飞一样的往回跑。

“枣子呢?!”

跑到一半的二槐,想起了把布袋落在了老槐树下,他能想你得到早到家的高义山严厉的问他,病床上的娘的手用力的阻挡着高义山那要扬起来的手。

二槐,抹头又跑了回去。

大槐树下,空荡无人。日本兵龟缩在岗楼里,不敢轻易出来,一只狗呲着牙,添着地上的血。

二槐抄起木车上的枣袋,看到说书人桌子下面压着一本快书,想一起捡回家。这时狗发现了他,扑了过来,他没了办法,听说狗怕蹲,他抱着头蹲了下来,等待着那恶狗的嘶咬。只听扑通一声,那只狗重重的摔在了他的身边,狗的身上,扎着一把飞镖。没等二槐缓过神,一只大手就把他拽了起来,二槐捡起布袋和书,跟着那人跑了起来。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发布于神话,转载请注明出处:恶道士与大槐树,第一章第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