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漳平市南洋镇

2019-10-05 22:35 来源:未知

等客来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每年的采茶制茶农忙季节,我都会从双洋、新桥等周边邻近乡镇请来十几二十位‘钟点工’,帮我采茶包茶、除草施肥,就是这些‘钟点工’,缓解了当地企业茶厂在茶事旺季带来的‘用工难’问题,我们很感谢她们……。”11月25日,笔者来到漳平市南洋镇南洋村的漳平市九鹏茶叶有限公司制茶车间,该公司茶厂负责人王文增指着正在包茶的七、八位农民“钟点工”高兴地说。在该公司制茶车间,只见这些“钟点工”围坐在包茶桌旁,认真细致地揉茶、装模、钟压、包纸,成型的纸包四方茶饼时而放入茶框中,钟压茶叶的木制模具,不断地发出“咚咚”声,响彻在包茶车间,一片繁忙的场景。 “这几年,每当接到九鹏茶厂老板王文增的电话,我们就三五成群结伴来到他的茶厂,帮着采茶包茶,挣得都是现钱,又管吃住,还能管家照顾孩子,比外出打工强多了。”正在挑拣茶梗的漳平市新桥镇易坑村的农家妇女王利群高兴地介绍说。虽然,今年的秋茶采摘已经结束,但在南洋茶乡,仍然可以看到,一群群活跃在茶叶企业制茶车间、茶农家庭茶作坊、茶山田野上辛勤劳动的“钟点工”,她们不是包茶,就是在茶园除草施肥,每天可以拿到120~180元的工钱,一个月下来能挣2000多元。如今,像王利群这样的农忙“钟点工”十分走俏,她们成为该镇茶产业发展不可缺少的“一份子”。 近年来,漳平市南洋镇水仙茶产业得到迅速发展,目前,全镇拥有水仙茶种植面积4.12万亩,年创产值4.8亿元。“水仙茶独特的制茶加工工序,需要大量的剩余劳动力,每逢茶事农忙季节,给当地一些茶叶企业、茶叶种植大户带来季节‘用工难’问题。于是,当地的茶叶企业老板、茶叶种植大户纷纷向周边邻近乡镇告急,农民‘钟点工’日益成为漳平市南洋茶乡茶叶企业老板、茶叶种植大户眼中的‘香饽饽’。”漳平市南洋镇茶坑水仙茶专业合作社负责人邓长安发自肺腑之言。这些“钟点工”,每逢茶叶农事旺季,自愿结组,主动组队,分散在各自的茶叶企业茶厂、茶叶种植大户家中,帮助茶叶企业、茶叶种植大户采茶包茶、除草施肥等。据了解,每逢春、秋两季茶事旺季,从周边邻近乡镇涌入南洋茶乡的“钟点工”,每季不少于5000人,农民“钟点工”的出现,有效地缓解了当地“用工难”问题,同时,也为农村闲散的剩余劳动力提供了大量就业机会,有力地促进了农民增收,为此,2009年7月,福建漳平水仙茶加工茶叶基地也因此被国家农业部评为全国第二批全国农产品加工创业基地。

原标题:安康民国时期的茶馆特色

直到今天,安阳也不曾跟任玉巧说,他就是靠着这一背兜茶叶发家的。说起来简直就是传奇,当代传奇。安阳来到省城里,找到当年的同学陈一波,想找一点活路干。正在开饭店管客房的陈一波念旧,他让安阳替他管厨房,说没多少事,就是管管菜市场每天送来的水产、肉类、家禽、蔬菜的数量,过个秤,记个数,管吃、管住,一个月还有几百块工钱。比在凉水井寨子,那是好得多了。安阳心中感激陈一波,想给他送点凉水井的茶叶。不晓得这茶叶是任玉巧送的呢,还是山乡里不受污染的茶真好。反正安阳偶一冲泡来喝,就会想起任玉巧身上的气息,就会觉得这茶格外香醇有滋味,喝了还想喝。但是他不敢给陈一波送。他去过陈一波的总经理办公室,看见玻璃柜子里放的茶叶盒盒和罐罐,全标的是高档茶、顶级茶。他这用旧报纸包的茶叶,咋个送得出手?不要让人取笑了。安阳只得自己享用这些茶。怕时间长了茶叶受潮,安阳就在饭店里搜来些用空的瓶瓶、盒盒和罐罐,把茶叶改装在这些东西里。这一改装,他就发现,在一大背兜茶叶纸包里,任玉巧还混装着两包锦菜。时间一长,新鲜的锦菜早都枯干蔫巴,收缩在一堆,不能吃了。安阳心头感激任玉巧想得细,但也只能把锦菜扔了。这天,餐厅里连声喊,客人对免费供应的粗茶叶和袋泡茶不满意,要喝付费的好茶,餐厅没准备,急得一向能干的餐厅经理聂艳秋团团转。安阳听说了,就拿出一盒茶叶,交给聂艳秋,说这是乡下的土茶,先应付一下吧。没想到,结账以后,聂艳秋拿着喝剩下的茶叶,给安阳送来二百元钱,说,那两桌客人喝了茶个个叫好,叫这茶有奇香。有人还刨根究底地问,这是什么茶?哪里产的?聂艳秋老实不客气,当场每杯茶收了人家十块钱。客人付了钱,还喊便宜。聂艳秋特地对安阳申明,以往饭店的茶都是免费的,这茶钱没有人账处,该归安阳。安阳不愿收,聂艳秋硬塞给他,说不收她就只有自己拿了。他救了饭店的急,该收下。安阳收下钱,聂艳秋却坐下不走了。她说,听到客人们异口同声地叫茶好喝,不像是喝醉了乱叫。于是她也泡了一杯试试。只放了一点点茶叶,那味道真香啊!早知这么香,她就对客人喊二十块钱一杯了。这到底是啥子茶?安阳告诉她,这是他家乡凉水井的茶,多得很,年年春天,遍坡遍岭随便采。赶场天也能买得到,不贵。真是豆腐卖出肉价钱。一杯茶竟卖出二十块,在凉水井街上,二十块差不多能买到一斤茶叶了。这是安阳进省城以后,头一次感到茶叶价格的悬殊,也是第一次和聂艳秋打交道。来年春末,聂艳秋又特意来找安阳了。她说,趁休息天,她专程去了一趟凉水井周围的乡间,连着赶了几次场,那些墟场上的茶叶确实很多,也很便宜,她也分别买了一些新茶。能找到的茶叶品种她都买了,可是一一试着泡来喝,虽然有着新茶的清香,可就是没有安阳去年那种茶叶喝去那么舒服,那么美。她问安阳,这是啥子原因?安阳答不上来。他望着高挑美丽、一脸精明的聂艳秋,心中暗自忖度着,好家伙,瞧这姑娘,真是能干,会抓生意。神不知鬼不觉的,她就去凉水井团转跑了一趟。这才叫是真正的生意人呢。听聂艳秋连声追问,安阳拿出一点陈茶,和聂艳秋买回的新茶,当场分别泡了两杯。一喝,嗨,就是不一样。聂艳秋说,生意场上的人都讲,新茶当年是个宝,隔年就是一包草。你尝尝,我这刚买不久的新茶,就是不如你的陈茶。你这到底是啥子茶?瞪着困惑不解的聂艳秋,安阳也愣怔着答不出个所以然来。聂艳秋却认为他是故意卖关子,就直通通地朝着他喊:“安阳,你不要瞒着了,你晓得不,只要能采购到这种茶,你就能发,就能把生意做得比陈一波还大。”“让我想想,你让我想想。”安阳只能这么答复她。安阳苦思冥想,想到夜半三更,想得脑壳都痛了,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第二天清早,一觉睡醒过来,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他陡地想起了夹在茶叶包包中的锦菜,想起了他在任玉巧家中第一次吃到锦菜时奇鲜无比的美味,想起了亲吻经常吃锦菜的任玉巧时,她脸上她嘴里她体态上那股迷人的滋味。而茶叶这东西,是最易串味,最易吸收其他味道的。安阳多了一个心眼,他也抽空去了一趟乡间,不是回到凉水井寨子,不是去买茶叶,而是跑去了任玉巧和任红锦当姑娘时的娘家猫猫冲。他记得,任玉巧给他说过,锦菜的种子,是她猫猫冲娘家人送的。他在十分偏远、几近蛮荒的乡间猫猫冲买到了锦菜。他也顺便买了点新茶,把新茶和锦菜分别用纸包好,混放在一起。几天以后,他让聂艳秋来尝他买回的家乡的新茶。只喝了一口,聂艳秋就尖声拉气、眉飞色舞地嚷嚷起来:“就是它,就是这种茶!你在哪里买到的,太好了,太好了呀。”聂艳秋悍然不顾地捧着安阳的脸,出其不意地在安阳的左右脸颊上“叭、叭”吻了两下,对被惊得目瞪口呆的安阳说:“你晓得吗,江、浙一带奸猾的茶叶商人,跑进偏僻的山乡,收购下初春刚露头的嫩茶,就在当地雇人加工,往茶叶里掺香精,吹那种绿色素,而后用十多倍的价格卖到沿海那边的大城市去,都发了大财!”“真的吗?”“我蒙你干啥?你想一下,安阳,他们卖的是假茶叶,而你,你这是真正的好茶。你细想想,安阳,你该不该发?哦,是命运把你送到我跟前来的。安阳,我们联手在一起干,你愿不愿?”安阳就是这么和聂艳秋一同发起来的,靠的是偏僻山乡和现代化都市里价格悬殊的茶叶,靠的是这种茶独一无二的美妙奇香。但安阳始终没向聂艳秋透露,这茶是如何炒制的、或是焙制的,他只是告诉聂艳秋,这是偏僻荒远的猫猫冲深山里出的一种植物,炒茶叶时只消放一丁点儿就成了。聂艳秋相信他的话,所有的人也都认为这茶是有秘方的。在省城里和任玉巧重逢以后,安阳很想告诉她发家的真相,但几次话到嘴边,他还是忍住了。安阳满以为任玉巧喝到茶,会想起猫猫冲锦菜的滋味,可任玉巧啥都记不得了。她也诧异地扬起了两条细眉问:“你是在哪里采买到这种茶的,安阳,好香啊,真香。”安阳不答言,只是对她笑。他对她说,如果她在省城里住厌了,也可以回到凉水井寨子去,把房子修得好一点。年年春天,他也会去的,去收新茶,他会陪同她住一些日子。她要同李昌惠住在一起,也可以,他会帮补她的生活,不会让她再受年轻时的苦。任玉巧听得两眼糊满泪,只说,你在哪里,我也在那里,我只随你。安阳晓得,她说的是实情。可他无法娶她,他有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家,自己的生意。出差在沿海一带的聂艳秋来电话了。她说,她这几天又到杭州了,杭州就是在冬天里都是美的,安阳以后也该来玩玩。她已定好机票,准备回省城来过节。过完元旦,过春节,节后就该到生意上的忙季了。她要好好地策划几次活动,卖出更多的大受欢迎的茶叶,没受到污染的茶叶,这种茶叶现在最受市场追捧。她要安阳好好准备,准备比往年还要多的新茶。说到最后,仿佛是不经意地对安阳说,她怀有身孕了,就是前几天在上海检查身体时搞明白的,看样子就是临别那一天晚上怀上的,快足月了,就是、就是未来的孩子,不知是男是女。话语间,一向精明能干的聂艳秋充满了温情,充满了对未来娃娃的憧憬。夜里,安阳失眠了。是的,他是幸运的。和凉水井乡间的伙伴们相比,甚至于和他中学时代的同学相比,他都是幸运的。他由偏远的山乡走出来,依靠茶叶发了财,娶了聂艳秋这么一位漂亮能干的妻子,现在她又为他怀上了娃娃,可以想象,他们以后的日子会过得十分安逸幸福。只是因为新婚之夜察觉艳秋不是处女,安阳的心头蒙着一层淡淡的阴影。是啊,任红锦是处女,可他和她睡在一起时,她是李克明的婆娘,纯粹只因为她想要个娃娃,他们才会发生肌肤相亲。任红锦是为他生下了一个女儿,他也愿认这个女儿,可她们不幸地死了。除了任玉巧,他连一个说处都没有。任玉巧和他倾心相爱,爱得深沉,爱得热烈。但他们不能成为夫妻,甚至他连自己发家的真相也不能如实地告诉她。有时候,安阳会突发奇想,这三个出现在他生命中的女子,无论是哪一个,和他的命运发生关系,他都会和她平平静静地相知、相恋、相爱,过太太平平的人世间的日子。比如任红锦,如果她当年从猫猫冲嫁过来,不是嫁的李克明,而是嫁给了安阳,他们的日子会是咋个样?他仍会和任红锦生下李昌芸这样的女儿,只是再不会有任玉巧和他的故事,更不会有他和聂艳秋的故事。那他也就不可能发家了。正因为安阳穷,正因为安阳和任玉巧的女儿有了朦朦胧胧的恋情,才会引发以后的一切。当然,这一切不是圆满的、完美的,但却在他的人生中一一发生了。这是他的人生,他的命运。由此,安阳陡地想起了书上读到的两句古言:万事最难称意,一生怎奈多情。这十二个字,简直就是他感情经历的生动写照。安阳忖度着,要把这两句话,十二个字,请省城里一位泰斗级的书法家写下来,悬挂在他居住的三十八号别墅的客厅里。听说那老书法家的字要价很高,一幅字少了一万元不写。但安阳已经拿定了主意,就是再贵,他也要请他写。这天黄昏,安阳谙好了时间去机场接妻子。车子开到孔雀苑别墅小区大门口,胖子保安挥手示意安阳停车。安阳看得出胖子有话要说,就把车子停在路边,随着胖子走向一条小径。胖子保安回头望着他,小声说:“你知道吗,曾经怀疑,煤气毒死的母女俩,和你妻子有关联,我也是今天才听说的。”“这怎么可能呢?”安阳心里一惊,只是表面上不动声色。在他的心底深处,也曾有过疑惑,可他没处可说。“有人分析,烟道里的草团,鸟可以衔进去,人也可以塞进去啊。”“噢?”“后来,经鸟类专家鉴定,这确是一只鸟巢,是飞鸟把草束一根根衔进去的,这才真相大白,哈哈。”“那么说,这事总算画上句号了。”“画上句号了。”胖子保安的皮鞋踏得卵石路“橐橐”发响,“都查清楚了,和你老婆无关。她们母女死的那天,你老婆早在杭州了。安老板,恭喜你啊!”“谢谢。”安阳的手摸进衣兜,衣袋里有一包还没开拆的烟,是熊猫牌的。他把烟拿出来,递到胖子手里,转身走向自己的小车。胖子在他身后感激地喊:“安老板,多谢你。”谢啥子,我哪里是什么老板,我还是一个山乡缠溪人,缠溪的源头在凉水井寨子。把车子开出小区大门时,安阳忖度着。2005年5月2目草稿2005年6月5日改定

小车在临城县西部的大山里穿行。过了赵庄乡桐花村,蜿蜒而上,便到了三峰山下30亩茶园。 山腰间的茶树绿油油一片,一瓣瓣黄黄的、毛茸茸的嫩牙冒了出来,枝叶间开着朵朵雪白的小花,散发着淡淡清香。 望着这番美景,这片茶园的主人杨素珍和丈夫曲保民喜不自禁。“过了清明便到了第一个采摘季节,从此,咱邢台也有自己的龙井茶了。” 茶馆老板的别样茶园梦 10多年前一个画家说:“素珍,你的脾气和性格应与茶有缘。”果然,杨素珍与茶邂逅一见钟情。于是,她爱上了茶艺、茶道、茶文化,仅用3年便成了一位高级茶艺师。 杨素珍在临城县开了家茶馆,后来,她在省城石家庄又开了家更大的茶馆,再后来,她忍痛割爱,把经营红火的省城茶馆转让了,做了件令人难以理解的事,在偏僻的大山里打造茶园。 茶经有云:“茶者南方之嘉木也。”在本市西部山区种植茶树还从未有过先例。为此,亲人朋友大多投反对票。一个意念支撑着她,让杨素珍从未改变主意:“要打造自己的绿色茶园,让更多的邢台人喝上健康的茶。” 杨素珍开茶馆近10年,最让她揪心的是问题茶,不少茶商上门推销茶叶,被她慧眼识破,农药超标茶、染色茶、低劣茶,假冒茶都被她拒之门外。 一次,一个外地商户来她茶馆喝茶,说杨素珍的茶有色素,她拿来正规产地的证书和有关鉴定,经专家品尝,茶叶是正品。那位商人哭笑不得:“我是喝问题茶喝怕了。” “走自己种茶的路,让假冒者无路可走。”经过实地考察,省农科院茶叶种植专家论证,杨素珍决定在阳光充足、土地疏松肥沃、昼夜温差大的三峰山下试种龙井43号。 她的丈夫曲保民听说要种无污染的绿色茶园,一拍胸脯:“经理俺不当了,跟老婆种茶去。” 油灯点亮大山的希望 大山的夜幕降临了,三峰山下的小屋里亮起灯光,两年前的初冬,天儿格外冷,那时三峰山下还未通电,住在小屋里的杨素珍和丈夫,又点亮了快成为古董的油灯。 两个人冻得哆哆嗦嗦。眯一会儿,便穿上衣服,去看大棚里刚从西子湖畔移植的24万株龙井茶苗。那一夜,油灯一直亮到日出东山。 自从种上了茶苗,杨素珍就成了两头忙,一头照料着茶苗过冬,一头放不下县城的茶馆生意。每逢晚上回不了茶园,便时不时地给丈夫发短信。有一条夜里4点发的短信至今让她难忘:“保民,做梦刮大风把我惊醒,你那里刮风了吗?看看大棚是否破损。”丈夫回短信说:“这儿没一丝风,你是在做梦,放心吧老婆,我会像待你一样待咱的茶苗。” 夏天到了,由于干旱不少茶苗都蔫了,再不浇水20万元买的茶苗就打水漂了,万分焦急的曲保民从两公里外的石堆里挖出山泉,买来水桶、扁担,穿过崎岖的山路,每天从天亮到天黑不间断的挑水。两个多月,挑水来回走了1500公里山路,硬是靠着一副肩膀,两条腿挑水抗旱,把24万棵茶苗浇得绿葱葱的。 去年春节前夕,引水喷灌需要一批资金,雇用的80个农民工需付工钱,两项加起来需20多万,引种茶苗先期投入已花了200多万,家中已没有积蓄,这次夫妇俩犯了难,最后痛下决心把仅有的一套房子卖了。当他俩腾房子搬家时,心里很不是滋味。拿到卖的30万房款,杨素珍泪如雨下,扑进丈夫怀里:“保民,咱连一个窝也没有了。”保民却安慰说:“有茶园,咱就有家,有美好的明天。” 淘茅坑的高级茶艺师 “大娘,淘一次茅坑多少钱?”“俺给人家15元。”“我免费给你淘茅坑行吗?”“傻闺女,你淘吧。” 于是,从两年前开始,杨素珍便跟着丈夫一起挨家挨户淘茅坑。闻惯了茶香的她,戴着口罩仍然呕吐不止,但为了给茶苗施上有机肥,她坚持和丈夫一起把桐花村30多户的茅坑全淘完了。 淘完了茅坑,他俩又帮百姓清羊圈,牛棚,家家户户清出的上等肥料为无公害的茶苗提供足够的营养。也有好心的大娘劝他俩:“别受这份罪了,买来化肥茶树照样长得壮。”可她说:“上化肥省时省力,可茶的品质就低了,这万万使不得。” 在茶园里记者看到,10多个当地的农民工正忙着锄草。曲保民告诉记者:“由于粪大水勤,茶苗和草都长得茂盛,两年来光锄草工钱就达15万余元。我们宁可多花钱,也不用除草剂,为的就是产出绿色的无污染的太行龙井。” 伴随阵阵鸡鸣声,一群鸡在茶园里边走边吃着小虫。素珍说:“这20多只鸡是我们专为灭虫而养的,经试验得知鸡不吃茶叶,只吃虫,它成了茶园灭虫的主力军。还有山里的喜鹊、山雀,各种小鸟都是我们灭虫的好帮手。” 春风拂面而来,山杏的蓓蕾正含苞待放,杨素珍夫妇与记者相约:“一个月后再来茶园,就能品到咱太行山自产的绿色龙井了。”

第二十一章,漳平市南洋镇。第二十一章,漳平市南洋镇。每年五月,是四川的脚夫子们最忙的月份,因为这个月茶已经做好,他们要把新茶运到西藏去。这一年,四川雨水特别多,所有的脚夫子都聚拢在去西藏的必经之路—小西路上的茶园包里,忙着把淋湿的茶叶拿出来晒干。

建国前,安康的干茶铺是很有特色的所谓干茶铺,一般铺面不大,小本经营,以零售茶叶为主兼做加工外销。接待的顾主多而每次购买量小,茶铺老板的服务是第一流,多则数斤,少则一两,一概热情接待,不放过每一笔生意,正是靠多中取利,茶铺资金才得以滚雪球般扩大。茶的来源多直接向茶农购买,买回后全家投入加工,细细拣择,分等分级,此种劳作方式名日“全家福”。新茶潮性未尽,老板对茶的保管颇有经验,先加以敞晾,借空气流通驱散潮气,不可曝晒,不然会有“日头气”。包装后得定期晾晒,并扎眼漏气保管不善茶会受症,一股霉气,失去清香,便降低了茶品。对已受症的茶叶得再次加工,喷潮,勤翻・用铁锅文火炕于,使等气散去,但再也无法原价出售。零售包装很讲究,竹编小篓,内糊红纸、皮纸,外贴石印商标,分2斤、1斤、半斤几种,美观大方。货架上陈列着木制玻璃盒子,标写各色茶叶品类、价格。为了满足顾主不同需要,除紫阳茶外还兼销龙井、香片、砖茶等。

这天,来了个家住雎水关、名叫李四的脚夫子。他遇到特大暴雨,几十包茶叶被淋惨了,必须马上拿出来晒。李四到处找店子,但全茶园包没一间空房。无奈,他只有先在茶园包一个又小又破的观音庙里躲雨。这观音庙前的小院背阴,根本晒不了茶叶,李四急得在小破庙里走来走去。走着走着就累了,他坐在观音像背后不小心睡着了。

卖茶水的茶馆叫水茶馆,简称茶馆。

睡梦中,他迷迷糊糊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那男人低沉地念叨:“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我老成一辈子没做亏心事,可如今快五十了,还没个传宗接代的后人,您发发慈悲,给老成家留个后……”原来,这男人是茶园包开客栈的成店家。成店家越说越激动,最后号啕大哭。李四心软,赶紧从观音像背后走出来想安慰他。成店家见到突然冒出来的李四,吓了一跳。

新葡萄京娱乐场 1

李四走到他面前说:“成大哥,不小心听到你说的,我忍不住走出来了。其实我也有和你相似的遭遇,四年前,我因为一直没个娃到处求神求医,偶然得到一副药方,吃了没多久我老婆子就怀上了。”成店家听了,激动地握着他的手说:“兄弟,一定帮帮我!”李四拍拍成店家的手说:“这药方我一辈子都记得。”然后就找了纸,用烧过的香把药方写了下来。

安康茶区茶多,饮茶人多,茶馆自然也多,一个镇子少则几家多则十几家,挑出茶幌子,或悬挂“××茶馆”的牌匾,门两边贴着既切题又文词考究的对联,诸如“客至心肠热,人走茶不凉”,“尘虑一时净;清风两腋生”,“茶香高山云雾质;水甜幽泉霜雪魂”…那字决非出自无名之辈,必是付了一笔润笔费请地方书界泰斗挥笔。若有名流过往,在茶馆小坐,老板不会放过机会,以茶殷勤相待,然后不揣冒昧乞得一幅墨宝,裱好张挂于墙,为茶馆增添几分风雅。

李四写完药方,雨停了。他急忙把茶叶收起来,准备上街找客栈。成店家见状问:“兄弟要找客栈晾晒茶叶吧?”李四答是。成店家告诉他,因为这场大雨,整个茶园包的客栈都满员了。李四着急了:“那我的茶叶不就毁了吗?”成店家说:“兄弟,你我素不相识,但你都这样解我难处。这样,你到我‘等客来’住。我把我的房间腾给你,再想办法给你腾个位子晒茶叶。”

新葡萄京娱乐场 2

因为结识了成店家,李四才在茶园包留下来。第二天,太阳一出,他马上把茶叶弄到外面去晒。这样,他的一背篓茶叶才没有长霉。

陕南茶馆一般是清茶馆,南来北往的茶客进得门来,老板笑脸相迎,看座,寒喧几句,送上盖碗,擦净桌面,“壶把式”提壶在手,凭多年练就的手腕功,举壶过头,倾斜成合适角度于是滚烫的开水如银练泻下,只见茶在碗中翻滚,那水却不会酒落半点,冲泡毕,茶客盖上盖子婚一会儿,茶便泡出味来了,用盖碗荡去浮沫,便可饮用。茶馆不仅仅饮茶,也是人们休息、交流信息、朋友所会、治谈生意和业余娱乐的场所。往日茶馆多是竹躺椅,香茗入口,便觉心旷神怡,或仰靠着闭目养神,或跷着二郎腿摆龙门阵。商人晤面或窃窃私语,或争得红脖子胀

在“等客来”待了五天,李四收好茶叶,谢过成店家,继续赶路。李四走后,成店家收拾房间时发现了一大包茶叶。成店家拿着这包茶叶,叫客栈伙计去追,可李四已经走远,伙计追到黄昏都没追到。

脸,或操行话隐语令桌旁听者不着边际。茶馆又是民间娱乐中心,可听人说书唱小曲,或汉剧清唱自我娱乐,或打纸牌搓麻将作为方城之战。也有一类茶馆,卖茶兼营小吃,茶客有茶点供选用,一解渴二止饥。还有一类更大众化的茶馆,说是馆却无体面的门脸茶座,在十字街头,于檐下扯起茶棚,摆上茶推,或于道旁树下摆开茶桌和茶発,茶具不讲究,收费很低,旨在解渴。

成店家不懂茶,他找到茶园包最懂茶的张老爷子,张老爷子告诉成店家:这叫“神泉茶”,极其珍贵,是献给皇帝的贡茶,只在雎水关半山腰的红土里才种得活。寒食节后第三天,这时茶成熟得刚好,把中间的嫩芽芽掐下来,三天内必须拣完,不然会长老。拣茶时名堂也多,早上不能采,有露水;晚上不能采,晒蔫了;下雨不能采;大太阳也不能采。只有阴天吃过晌午饭后才能采,而且五个小时内要采完。

新葡萄京娱乐场 3

在雎水关,每年四月底神泉茶做完,专门有人骑一匹好马,把新茶叶送到皇帝那儿。神泉茶送去后,皇帝马上把茶叶赏给妃子、大臣。听人说,每次宫女把神泉茶泡好,喷香的气味会充满整个皇宫。

坐茶馆的都是些什么人?这里是个小社会,三教九流,七行八作,五股八杂什么人都有。过往客商来此吃茶交易、治谈签约;墨人骚客来此品茗吟诗,高谈阔论;青红帮哥兄弟来此摆茶阵接头,道切口亮海底;朋友相约来此就茶闲聊,联络感情;情场中人、官场中人来此撮合化解,说媒息讼;有闲有钱阶层的来此寻欢作乐,消磨时光;角头老大来此吃茶,以裁决是非;江湖客来此寻找公道,以了结私怨;还有那负重的脚夫赶集的乡下人来此单为歇脚片刻,喝茶止渴,匆匆而来,匆匆而去;革命时期亦有地下党人借茶馆为秘密联络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成店家听了心想:这茶肯定是天价。李四只是茶商的脚夫子,把这么大一包茶弄丢了,他该咋办?成店家想托路过的脚夫子把茶给李四带去,但那么多脚夫子,没一个找得到李四。成店家没办法,只有先帮李四把茶叶保管着。

责任编辑:

转眼十个月过去了,李四没回来,可成店家的老婆居然怀孕了!这下成店家高兴坏了,没高兴多久,他又开始焦虑了。李四兄弟帮他解决这么大一个问题,可李四兄弟说不定正因落下这包神泉茶而遭殃。

成店家觉得,自己唯一可做的就是好好保管这一包神泉茶,等李四回来再物归原主。但张老爷子说过,神泉茶保质期只有一年,一年后,茶的风味会全部流失。算来算去,一年快到了,李四却还不回来,总不能让这珍贵的茶叶白白浪费吧?成店家觉得不能再等,于是找了个信得过的、叫潘胖子的脚夫子,让他去小西路上卖了这包茶叶。

潘胖子拿着这包茶出发了。村里人和小西路上的脚夫子,大多都是穷人家,哪个买得起哦?潘胖子在小西路上游荡了大半个月,没把茶给卖出去。一个脚夫子看潘胖子着急得不得了,就让他去找雎水关一个开茶馆的老板。

雎水关这个茶馆老板爱结交朋友,天天和不同的人喝茶、摆龙门阵。潘胖子找到茶馆老板,要他帮忙把这神泉茶卖了,叮嘱一定要卖三头牛的价钱。老板爽快地答应了。

茶馆老板天天都给来喝茶的人说神泉茶,大家也都晓得这是个好东西,但是,只要一说到价钱,就没人敢开腔了。一天,一个外号“王茶鬼”的老头来到茶馆。王茶鬼爱茶,爱到所有的钱都拿来买茶。有一样茶是他一直想尝,却一直没机会喝的,就是神泉茶。

王茶鬼听说茶馆老板手头有神泉茶,高兴惨了,但一包茶要三头牛的价钱,王茶鬼拿不出这么多钱。为了喝上一口梦寐以求的茶,他啥都做得出。

第二天,王茶鬼把唯一的家当—两公一母三头牛直接牵过来了。茶馆老板心想:自己答应潘胖子,要给他卖三头牛的钱,总不能给他牵三头牛回去吧?王茶鬼见茶馆老板犹豫,就说:“这包茶还有一个月就作废了,方圆几十里哪个愿意买哦?我现在拿三头牛给你换,是在解你难题啊!”茶馆老板当然晓得这个道理,就给了他茶,把牛留下了。

几天后,茶馆老板喊潘胖子把牛牵回去给成店家。

新葡萄京娱乐场,成店家看到潘胖子出去大半个月,最后却牵了三头牛回来,心里鬼火冒。他想,茶园包到雎水关路途遥远,李四咋可能把三头牛牵回家?成店家想把牛卖了,但这茶园包来往的全是脚夫子,根本没人要买,成店家只好先把牛养起来。

成店家祖祖辈辈开客栈,如今养牛的难题摆在他面前。成店家生怕把这三头牛给养死了,所以,从没和牲畜打过交道的他,开始研究起养牛的方法了。研究着,他也整出门道来了,把这三头牛养得特别壮实。没过多久,那头母牛还产崽了,三头牛变成了四头。

一晃八年过去。八年间,小牛变大牛,大牛生小牛……慢慢地,牛从当时的四头,变成五头、六头、十头……如今都有十八头牛了,李四还是没有回来,但是,成店家已经成了茶园包最会养牛的人。

茶园包的百姓都劝成店家不用开客栈了,牛养那么肥,直接养牛算了。成店家却说,“等客来”还得开下去。因为李四是在“等客来”把茶叶弄丢的,如果自己不开客栈了,那么李四回来就找不到人了。

这天,“等客来”来了个苍老的男人,脸色黢黑,瘦骨嶙峋,背还有点驼。他一来,就迫不及待地对成店家说:“成大哥!”看着成店家陌生的眼神,男人笑着说:“成大哥不认识我了吗?我是李四啊!”

成店家用力揉了揉眼睛,声音颤抖:“李四兄弟,终于把你等到了!这些年你去哪里了?”

李四告诉成店家,八年前他在“等客来”搞落了一包神泉茶,直到交货,他才发现少了一包。就因为这包茶,让他的生活发生了一个大转弯,他交不出货,又拿不出钱,所以被扣在那里当了八年黑工。

成店家很激动,他等了八年,终于把李四等来了。他立马把李四带到后院,指着那十八头牛对李四说:“这都是你的!八年前,你在‘等客来’丢了一包神泉茶,你一直没回来,我就用茶换了三头牛。八年来,我一直在等你,牛生牛,现在三头牛变成了十八头牛。今天你终于出现了,把这些牛牵走吧。”

李四听了成店家的话,死活不肯要,他说:“成大哥,当年要不是你收留了我,我丢的就不是一包茶而是一背篓茶,还是我欠你人情。”

成店家笑了笑,他把李四带进房间,指着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说:“这是我欠你的人情。”

成店家说:“我们一人欠一个人情,刚好抵消。等客来,等客来,无论发生了什么,我们都会等客人回来,这是做生意的诚信之道。”

李四只好说:“成大哥,这十八头牛我收下,这些年你为我做得太多,后面的我就自己想办法。”

李四离开“等客来”,把十八头牛卖了,然后买了不少神泉茶的小苗苗。其他脚夫子都以为这李四做黑工把脑壳做憨了,大家晓得神泉茶难种,都等着看李四的笑话。

李四一到家就见他儿子在地里挖土,长得跟他一般高了。李四的老婆子一见他更是吓傻了,八年前李四一去不复返,村里人都说这李四凶多吉少,如今一个大活人站在自己面前,李四的老婆子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当李四把自己将十八头牛全换成茶秧苗苗的事告诉老婆子时,女人哭得更伤心了,嘴里喊李四失踪这八年把脑袋整憨了。

李四晓得自己解释不清,所以他把半山腰那片红土地开垦出来,直接在茶园旁修了个小茅屋住下,一心一意照料神泉茶。去当黑工之前有十多年,他都守在神泉茶的园子里头,茶农们咋个种茶,咋个饮肥料,啥时候修枝丫,啥时候收茶叶……他看也看会了,但毕竟他没亲手种过,所以他就天天守着茶苗苗钻研,慢慢地,弄出点门道了。

这年四月,神泉茶收成很好,李四成了茶商,他不背茶了,还雇脚夫子替他背茶。另外,李四找来一个信得过的脚夫子,专门帮他背钱。钱往哪里背呢?往那个等了他八年的“等客来”客栈背。李四告诉背钱的脚夫子:“钱务必亲自送到成店家手上。当时,要不是成店家有诚信,在小西路上等了我八年,我哪里会得到这十八头牛?没有牛,我咋个可能买得起神泉茶的秧苗苗?没有秧苗苗,我咋个可能有今天?我决定种茶的时候就对自己说过,我如果赚了钱,必须要分一半给成店家。当年,成店家守住了诚信,现在,我也要守住诚信。”

另一边,五月一到,成店家的“等客来”又忙起来了。后院里聚拢许多脚夫子,其中有一个脚夫子很特别,他背来的不是茶叶,而是钱。每年五月,这个脚夫子都会给成店家背来钱,一直背了好多好多年……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发布于神话,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二十一章,漳平市南洋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