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王阿三的故事,做小偷的三儿子

2019-09-28 15:43 来源:未知

做小偷的三儿子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从前有一位苗族老长工,一辈子哪样苦都吃过了,等到最后不能为财主出大力的时候,财主随便给他一点工钱就把他给打发回家了。老长工回到家里,就把三个儿子喊到面前说:“你们哥三个难道还要像我一样到财主家去受罪?我干了一辈子,攒到的钱也不多,现在分给你们三个,你们准备一下,出门去各学各的本事,将来好在人间混碗饭吃。”三个儿子经过两天的准备,各自带着简单的行装出门去了。临行时,老长工吩咐:“你们三个人,第三年的三十晚上必须赶到家里来过年。”他们记住了老人的话含泪离去了。哥三个同行了两天。两天的行走中,边走边谈论各自要学点哪样本事。老大说:“我想学点铁匠手艺,今后除了修理自己的农具外,还可以帮助乡亲们忙。”老二说:“大哥想对了。我想学木匠手艺,将来可以盖点好房子。”唯独阿三不出气,过了半天,老大老二问:“阿三,难道你一样都不想学?”阿三慢慢地回答说:“我想学杀人的手艺。”老大连忙说:“阿三,你疯了,别样手艺不学,你学杀人的手艺。”阿三向老大老二解释说:“我学杀人的手艺是专门杀财主。你们想,阿妈死在财主家,阿爹苦到不能出大力才被赶回家。”几句话说得老大老二哭了起来,但还是劝阿三,你说的是有道理,可这个手艺你能学得来吗? 阿三肯定地说:“能。”第三天,哥三个就各自分头走了。三年的三十晚上,老大挑着铁匠工具先回到家里,高兴地告诉老人:“爹爹,我出去这三年是学铁匠手艺,两年我就出师,又干了一年,攒得五十两银子交给爹爹吧。”老人刚刚接过银子,老二挑着木匠工具也回家了,还在门外就高声叫:“我学的是木匠,两年出师,又干一年,攒得五十两银子交给爹爹。”老人接过银子,愁眉不展地向门外张望,过了好半天,仍然不见阿三回来。老人焦急地问老大老二:“你们可晓得阿三是走哪条路,学哪样手艺?怎么还不见回来。”老大老二望望都不敢把阿三要学杀人的手艺告诉老人,只是答应不晓得。 黄昏时分,大家以为阿三今天不会回来了,才把大门锁上准备吃饭,老人倒了三碗酒,父子三人各自一碗,老人端起一碗酒对老大老二说:“祖宗保佑你们回来,就是还差阿三,不过阿三这个人比你们两个都机灵,他不会吃亏,一定会回来的。”老人话音刚落,阿三一个鹞子翻身落在院子里,立刻接上老人的话:“爹爹,我回来了。”父子三人立即起来迎接阿三,请阿三入席就座,老人又高兴地倒了一碗酒递给他。阿三接过酒,很不好意思地对老人说:“爹爹,我学的手艺和大哥二哥不一样,不过我所学到的手艺是够对付财主了。”老人看他一个鹞子翻身落在院子里早就心中有数。只说了一句,就怕以后吃亏。阿三说:“请爹爹放心。” 回家的第二天,正是大年初一,阿三准备当晚收拾当地最大的财主。这家财主有十匹大马和十匹大骡子,共有银子二十驮,其他财产无计其数,一定要想办法叫财主乖乖的把银子送出来。当天晚上,阿三首先闯进了县官的住处,县官正在熟睡。阿三手指县官,往上一抬,县官就像一个木头人似的站了起来。醒来时,想喊救命。阿三用手指朝他的脸上画了一个圈,县官话也喊不出来。阿三对县官说:“你穿着便服跟我到大财住主家去一趟,可以饶你一命。”县官见事不妙,只得乖乖地随阿三去了。 半夜三更,财主家全部熟睡,阿三一个翻身跃进财主家,把大门打开让县官进去。阿三从财主家厨房抬出酒菜和县官吃喝起来,喝了一碗酒,阿三有意把酒碗砸在地上,响声惊醒财主老爷,财主老爷大喊:“有贼,有贼。”阿三跳上房顶,财主的五个儿子爬起来见有一人,于是就吊起来打,刚打了几下,外面看牲口的长工叫马厩着火了,马厩着火了。五个儿子一齐冲出去救火。当他们冲出去时,阿三又由房顶跳下来,把县官放下来,将财主老爷吊起来。五个儿子救完火回来。吊着的人喊:“赶快把你爹放下来。”五个儿子听了又急又气地说:“你这个贼,还敢称爹。”忙乱中不分青红皂白的又是一场乱棒结果了财主老爷的狗命。刚把人打死,和财主老爷睡的小孙子醒来,摸摸他老爹不在。就恶喊辣叫哭喊起来,五个儿子一听情况不妙。跑进屋去看果然不见财主,出来仔细一瞧被打死的人正是自己的父亲。

从前有一位苗族老长工,一辈子哪样苦都吃过了,等到最后不能为财主出大力的时候,财主随便给他一点工钱就把他给打发回家了。 老长工回到家里,就把三个儿子喊到面前说:"你们

   

从前,有个老太婆,丈夫去世得早,留下三个儿子,老太婆辛辛苦苦把三个儿子拉扯大,一天他把三个儿子叫到身边,对他们说:“你们三个大后生都能出去学点手艺,明天就动身,学不成手艺不要回来见我。”三个儿子都点头同意了。

从前有一位苗族老长工,一辈子哪样苦都吃过了,等到最后不能为财主出大力的时候,财主随便给他一点工钱就把他给打发回家了。

  从前有一位苗族老长工,一辈子哪样苦都吃过了,等到最后不能为财主出大力的时候,财主随便给他一点工钱就把他给打发回家了。

牐犂铣すせ氐郊依铮就把三个儿子喊到面前说:“你们哥三个难道还要像我一样到财主家去受罪?我干了一辈子,攒到的钱也不多,现在分给你们三个,你们准备一下,出门去各学各的本事,将来好在人间混碗饭吃。”

牐犎个儿子经过两天的准备,各自带着简单的行装出门去了。临行时,老长工吩咐:“你们三个人,第三年的三十晚上必须赶到家里来过年。”他们记住了老人的话含泪离去了。

牐牳缛个同行了两天。两天的行走中,边走边谈论各自要学点哪样本事。老大说:“我想学点铁匠手艺,今后除了修理自己的农具外,还可以帮助乡亲们忙。”老二说:“大哥想对了。我想学木匠手艺,将来可以盖点好房子。”唯独阿三不出气,过了半天,老大老二问:“阿三,难道你一样都不想学?”阿三慢慢地回答说:“我想学杀人的手艺。”老大连忙说:“阿三,你疯了,别样手艺不学,你学杀人的手艺。”阿三向老大老二解释说:“我学杀人的手艺是专门杀财主。你们想,阿妈死在财主家,阿爹苦到不能出大力才被赶回家。”几句话说得老大老二哭了起来,但还是劝阿三,你说的是有道理,可这个手艺你能学得来吗? 阿三肯定地说:“能。”第三天,哥三个就各自分头走了。

牐犎年的三十晚上,老大挑着铁匠工具先回到家里,高兴地告诉老人:“爹爹,我出去这三年是学铁匠手艺,两年我就出师,又干了一年,攒得五十两银子交给爹爹吧。”老人刚刚接过银子,老二挑着木匠工具也回家了,还在门外就高声叫:“我学的是木匠,两年出师,又干一年,攒得五十两银子交给爹爹。”老人接过银子,愁眉不展地向门外张望,过了好半天,仍然不见阿三回来。老人焦急地问老大老二:“你们可晓得阿三是走哪条路,学哪样手艺?怎么还不见回来。”老大老二望望都不敢把阿三要学杀人的手艺告诉老人,只是答应不晓得。

牐牷苹枋狈郑大家以为阿三今天不会回来了,才把大门锁上准备吃饭,老人倒了三碗酒,父子三人各自一碗,老人端起一碗酒对老大老二说:“祖宗保佑你们回来,就是还差阿三,不过阿三这个人比你们两个都机灵,他不会吃亏,一定会回来的。”老人话音刚落,阿三一个鹞子翻身落在院子里,立刻接上老人的话:“爹爹,我回来了。”父子三人立即起来迎接阿三,请阿三入席就座,老人又高兴地倒了一碗酒递给他。阿三接过酒,很不好意思地对老人说:“爹爹,我学的手艺和大哥二哥不一样,不过我所学到的手艺是够对付财主了。”老人看他一个鹞子翻身落在院子里早就心中有数。只说了一句,就怕以后吃亏。阿三说:“请爹爹放心。”

牐牷丶业牡诙天,正是大年初一,阿三准备当晚收拾当地最大的财主。这家财主有十匹大马和十匹大骡子,共有银子二十驮,其他财产无计其数,一定要想办法叫财主乖乖的把银子送出来。

牐牭碧焱砩希阿三首先闯进了县官的住处,县官正在熟睡。阿三手指县官,往上一抬,县官就像一个木头人似的站了起来。醒来时,想喊救命。阿三用手指朝他的脸上画了一个圈,县官话也喊不出来。阿三对县官说:“你穿着便服跟我到大财住主家去一趟,可以饶你一命。”县官见事不妙,只得乖乖地随阿三去了。

牐牥胍谷更,财主家全部熟睡,阿三一个翻身跃进财主家,把大门打开让县官进去。阿三从财主家厨房抬出酒菜和县官吃喝起来,喝了一碗酒,阿三有意把酒碗砸在地上,响声惊醒财主老爷,财主老爷大喊:“有贼,有贼。”阿三跳上房顶,财主的五个儿子爬起来见有一人,于是就吊起来打,刚打了几下,外面看牲口的长工叫马厩着火了,马厩着火了。五个儿子一齐冲出去救火。当他们冲出去时,阿三又由房顶跳下来,把县官放下来,将财主老爷吊起来。五个儿子救完火回来。吊着的人喊:“赶快把你爹放下来。”五个儿子听了又急又气地说:“你这个贼,还敢称爹。”忙乱中不分青红皂白的又是一场乱棒结果了财主老爷的狗命。刚把人打死,和财主老爷睡的小孙子醒来,摸摸他老爹不在。就恶喊辣叫哭喊起来,五个儿子一听情况不妙。跑进屋去看果然不见财主,出来仔细一瞧被打死的人正是自己的父亲。

牐牭诙天,财主的五个儿子心想家丑不可外扬,想草草了结财主老爷的丧事。刚要发丧,阿三和县官赶到问:“财主老爷是怎么死的?”五个儿子齐声回答:“是病死的。”县官说 :“不可能,从来不听见生病,开棺检查。”五个儿子无奈何。只有开棺。一检查,财主的脚手打断腰打脱。肚子打通头打破。县官判断说:“这是你们五个儿子亲手打死的,必须杀你五个的头来偿命。”五个儿子立即跪在阿三和县官面前求饶、别判。县官说:“好,念你家和我过去之交,饶你一命,限你们三天之内用十匹马十匹骡子二十驮银子到阿三寨子,连马连银子交给阿三,不得延误。”

牐牭谌天,二十驮银子如数送到阿三寨子。阿三把这些财产全部分给邻近寨子的苗族兄弟。以后他又惩治了很多大小财主,苗族兄弟对他十分崇敬,亲切地称阿三是苗王。

一转眼四个月过去了。一天中午,大儿子回来了,背上背着一口锅,一进门就喊:“妈,我回来了。”老太婆停下手中的活儿,问道:“你学的手艺如何?”老大说:“妈,我学成了铁匠手艺。您瞧,这是俺自个儿打的锅。”老太婆看了看老大手里的锅,笑了。又过了两个月,二儿子也回来了。他学的是木匠手艺活儿样样都会,顺便还给家里做了一个新锅盖,老太婆也欢喜地笑了。

老长工回到家里,就把三个儿子喊到面前说:"你们哥三个难道还要像我一样到财主家去受罪?我干了一辈子,攒到的钱也不多,现在分给你们三个,你们准备一下,出门去各学各的本事,将来好在人间混碗饭吃。"

   

一年过去了,三儿子还没回来,老太婆整天愁云满面,担心三儿子出了差错。

三个儿子经过两天的准备,各自带着简单的行装出门去了。临行时,老长工吩咐:"你们三个人,第三年的三十晚上必须赶到家里来过年。"他们记住了老人的话含泪离去了。

又过去了几个月,一天黄昏,三儿子终于回来了。已经瘦得尖嘴猴腮,背上有个大口袋,口袋里鼓鼓囊囊的。老太婆就问:“你出去这么久,学了什么手艺回来?”老三放下背上的口袋,说:“妈,你看着口袋里,有银碗银杯,有玉簪和绸缎,这都是我偷回来孝敬你的。”

哥三个同行了两天。两天的行走中,边走边谈论各自要学点哪样本事。老大说:"我想学点铁匠手艺,今后除了修理自己的农具外,还可以帮助乡亲们忙。"老二说:"大哥想对了。我想学木匠手艺,将来可以盖点好房子。"唯独阿三不出气,过了半天,老大老二问:"阿三,难道你一样都不想学?"阿三慢慢地回答说:"我想学杀人的手艺。"老大连忙说:"阿三,你疯了,别样手艺不学,你学杀人的手艺。"阿三向老大老二解释说:"我学杀人的手艺是专门杀财主。你们想,阿妈死在财主家,阿爹苦到不能出大力才被赶回家。"几句话说得老大老二哭了起来,但还是劝阿三,你说的是有道理,可这个手艺你能学得来吗? 阿三肯定地说:"能。"第三天,哥三个就各自分头走了。

老太婆一听,顿时气得差点晕倒,她破口大骂:“好你个败家子,缺德鬼,我家祖祖辈辈也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滚!这里不要你这种害人虫。”

三年的三十晚上,老大挑着铁匠工具先回到家里,高兴地告诉老人:"爹爹,我出去这三年是学铁匠手艺,两年我就出师,又干了一年,攒得五十两银子交给爹爹吧。"老人刚刚接过银子,老二挑着木匠工具也回家了,还在门外就高声叫:"我学的是木匠,两年出师,又干一年,攒得五十两银子交给爹爹。"老人接过银子,愁眉不展地向门外张望,过了好半天,仍然不见阿三回来。老人焦急地问老大老二:"你们可晓得阿三是走哪条路,学哪样手艺?怎么还不见回来。"老大老二望望都不敢把阿三要学杀人的手艺告诉老人,只是答应不晓得。

老三被母亲一顿痛骂赶出家门,一个人乱逛,突然闻到一股香气,他抬头一望,前边不远处的孙家大院张灯结彩。原来,孙财主的儿子今天结婚。老三一眼看到孙财主的西房里放着瓜、果、桃、李、糕点等好吃的东西。他顿时觉得自己饥饿难忍,竟忘记了周围的一切,跑进西房,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黄昏时分,大家以为阿三今天不会回来了,才把大门锁上准备吃饭,老人倒了三碗酒,父子三人各自一碗,老人端起一碗酒对老大老二说:"祖宗保佑你们回来,就是还差阿三,不过阿三这个人比你们两个都机灵,他不会吃亏,一定会回来的。"老人话音刚落,阿三一个鹞子翻身落在院子里,立刻接上老人的话:"爹爹,我回来了。"父子三人立即起来迎接阿三,请阿三入席就座,老人又高兴地倒了一碗酒递给他。阿三接过酒,很不好意思地对老人说:"爹爹,我学的手艺和大哥二哥不一样,不过我所学到的手艺是够对付财主了。"老人看他一个鹞子翻身落在院子里早就心中有数。只说了一句,就怕以后吃亏。阿三说:"请爹爹放心。"

突然,西房的门开了,财主的管家一见是本村的穷小子在偷吃果品,立即抡起大木棍朝他头上劈头盖脑地打来,同时喊来了孙财主。因为今天是大喜日子,财主也没发作,只把他装进一个大口袋里,扎好口子,等办完喜事再作处理。

回家的第二天,正是大年初一,阿三准备当晚收拾当地最大的财主。这家财主有十匹大马和十匹大骡子,共有银子二十驮,其他财产无计其数,一定要想办法叫财主乖乖的把银子送出来。

口袋里的老三正琢磨着该怎么办?不一会儿,门响了,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好象有女人进来了。老三趁机学着狗“咪咪咪……”地叫了几声,果然进来的财主女人上了当。

当天晚上,阿三首先闯进了县官的住处,县官正在熟睡。阿三手指县官,往上一抬,县官就像一个木头人似的站了起来。醒来时,想喊救命。阿三用手指朝他的脸上画了一个圈,县官话也喊不出来。阿三对县官说:"你穿着便服跟我到大财住主家去一趟,可以饶你一命。"县官见事不妙,只得乖乖地随阿三去了。

新葡萄京娱乐场,“哎呀,大喜日子,谁把小花狗装在口袋里了,怪可怜的。”边说边解开了口袋。

半夜三更,财主家全部熟睡,阿三一个翻身跃进财主家,把大门打开让县官进去。阿三从财主家厨房抬出酒菜和县官吃喝起来,喝了一碗酒,阿三有意把酒碗砸在地上,响声惊醒财主老爷,财主老爷大喊:"有贼,有贼。"阿三跳上房顶,财主的五个儿子爬起来见有一人,于是就吊起来打,刚打了几下,外面看牲口的长工叫马厩着火了,马厩着火了。五个儿子一齐冲出去救火。当他们冲出去时,阿三又由房顶跳下来,把县官放下来,将财主老爷吊起来。五个儿子救完火回来。吊着的人喊:"赶快把你爹放下来。"五个儿子听了又急又气地说:"你这个贼,还敢称爹。"忙乱中不分青红皂白的又是一场乱棒结果了财主老爷的狗命。刚把人打死,和财主老爷睡的小孙子醒来,摸摸他老爹不在。就恶喊辣叫哭喊起来,五个儿子一听情况不妙。跑进屋去看果然不见财主,出来仔细一瞧被打死的人正是自己的父亲。

“腾!”老三猛地跃出,吓得财主女人瘫倒在地,嘴打哆嗦地说不出话来。老三就势把她装进口袋里,扎好口子,趁人不备,扬长而去。

第二天,财主的五个儿子心想家丑不可外扬,想草草了结财主老爷的丧事。刚要发丧,阿三和县官赶到问:"财主老爷是怎么死的?"五个儿子齐声回答:"是病死的。"县官说 :"不可能,从来不听见生病,开棺检查。"五个儿子无奈何。只有开棺。一检查,财主的脚手打断腰打脱。肚子打通头打破。县官判断说:"这是你们五个儿子亲手打死的,必须杀你五个的头来偿命。"五个儿子立即跪在阿三和县官面前求饶、别判。县官说:"好,念你家和我过去之交,饶你一命,限你们三天之内用十匹马十匹骡子二十驮银子到阿三寨子,连马连银子交给阿三,不得延误。"

苗王阿三的故事,做小偷的三儿子。喜事办完,财主领着儿子怒气冲冲地来找老三算帐,抡起棒子,一棒接一棒向“老三”打来。

第三天,二十驮银子如数送到阿三寨子。阿三把这些财产全部分给邻近寨子的苗族兄弟。以后他又惩治了很多大小财主,苗族兄弟对他十分崇敬,亲切地称阿三是苗王。

“啊呀!快别打了,我的儿子,我是你妈呀!”口袋里财主女人扯着嗓子喊叫着。

“好你个穷小子,还拿腔作调装我妈,我看打得你还不疼。”财主儿子说着又抡起棒子打起来。

苗王阿三的故事,做小偷的三儿子。约摸过了十多分钟,口袋里没有一点声音,财主想:大概这穷小子完蛋了。就让儿子解开口子,大家向里一瞧,顿时傻眼了,接着便是呼天喊地的嚎哭。

财主管家是个机灵鬼,知道是老三搞鬼,带了一帮人来到老太婆家,不分青红皂白就把老太婆和在家的两个儿子捆绑了起来,先是一顿棒大,打得老太婆门牙都掉光了,满脸是血,然后把三人送到衙门。

衙门里的官收了财主家的钱,发出通告让老三归案自首,不然要打死他老娘。老三也是个孝顺儿子,看到通告就去自首,最后被判了秋后问斩。

老太婆伤透了心,一头撞死在县衙门口的石狮子。铁匠老大和木匠老二看到母亲撞死,老三又判了死刑,也一头撞死在石狮子上。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发布于神话,转载请注明出处:苗王阿三的故事,做小偷的三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