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得华与浦安修婚变的精神,月匣镧前

2019-10-21 01:47 来源:未知

彭德怀一生光明磊落,坦坦荡荡,打过很多重要战役,为新中国的建立立了不朽功勋,令人痛惜的是他一生都没有子女。为了革命事业,他很晚才结婚;后来在亲戚的撮合下,他和刘坤模结为夫妻。当时还是旧社会,刘坤模不识字、缠小脚,是彭德怀一个个字教她,让她不要缠足,一步步解放她,她获得了人生从未有的关爱。

最早知道彭德怀元帅是从小学课本上。彭总百团大战中在前线指挥的这张照片大家都看过——

李志绥先生的《回忆录》里提到了几次彭德怀元帅,一次是他对毛泽东实质上的后宫文工团的抨击,一次就是1959年庐山会议上著名的万言书了。我在读《回忆录》时,也同时在读彭德怀传记编写组编著的《一个真正的人彭德怀》这本书。而自己还在念小学时,就把妈妈书橱里那本《彭德怀自述》翻了一遍又一遍了。几厢对照,内心愈发景仰这位虽文化不高、行伍出身,却真正是毕生为民请命、为民众争自由、谋平等、反特权的真军人、好乡贤来彭德怀也结过两次婚,可与大多数元勋自延安开始的那种富易交、贵易妻的做法不同。他的发妻刘坤模是自己离开了他,当然,那也是因为时代的悲剧;甚至他的第二任浦安修女士,与他被迫划清界限,也主要是因为大环境的不公 我愿意再赘述一次彭德怀的爱情,那一生钟情、坎坷、而悲剧的爱情: 初恋周瑞莲 周瑞莲是彭德怀的初恋,也是彭德怀舅舅所抚养的一个孤女,俩人从小青梅竹马、情同手足,也在少年时,就订下了婚事。可是未等成婚,少年彭德怀就因生活所迫,也为为穷人找出路的理想所驱,出门到长沙从军了。临走前,瑞莲拿出自己做的两双鞋塞给彭德怀,两双上面都绣着三个字:同心结投入湘军的彭德怀,作战英勇、足智多谋,很快从班长、排长、连长,一路提拔。正当他省吃俭用,准备将来返乡与表妹成婚时,噩耗传来:老家湘潭县的地主向舅舅逼债,舅舅无钱偿还,地主提出要用瑞莲做抵债品。小瑞莲宁死不从,愤而跳崖自杀了 发妻刘坤模 1922年,24岁的彭德怀(彭生于1898年10月24日,农历九月初十日,今年110岁了)因为自觉年龄增大(24岁在那个时代的农村的确不小了),又因为家中无人照顾老人,于是在旁人撮合下,与好友的妹妹刘细妹结婚了。那时刘细妹才12岁,彭德怀给她取了个正式的名字,刘坤模,意思是坤为女,坤模就是女中楷模。因坤模年龄尚小,也没念过书,彭德怀就自己一个字、一个字地教她认字,后来又送她读私塾、读女子职业学校。1928年,彭德怀发动平江起义,正式与国民政府决裂,此时身在湘潭老家的刘坤模遭到了政府的通缉围捕,被迫四处流亡,也从此与彭德怀渐渐断绝了音讯直到1937年抗战爆发,平型关胜利的消息被当时的报纸刊布,刘坤模才得知彭德怀还活在世上。匆匆写信,地址不详,便只写了平型关几个字,竟然几经辗转,被正督师五台山的彭德怀收到了。时隔9年多,两人随后在延安终于见面了 然而破镜不能重圆,身为一个弱女子的刘坤模因为多年动荡、无依无靠、居无定所,在2年前于武汉与别人成婚了,还生下来一个1岁多的女孩痛心、难受的彭德怀接受了这个事实,后来他跟自己的侄女说,这不能怪我,也不能怪她晚年的刘坤模写过《和彭德怀在一起的日子》,里面追述他们开始时的恩爱婚后他一直像老大哥一样关怀我,照顾我,我在他身边感到很温暖甚至在1987年,77岁的刘坤模还到彭德怀的故居,湖南湘潭乌石镇参观,写下了一首诗: 横刀人不见,乌石缅雄风,华厦开新宇,犹忆大将军。 之一 丁玲 一到战场上,我们便只有一个信心,几十个人的精神注在他一个人身上,谁也不敢乱动;就是刚上火线的,也因为有了他的存在而不懂得害怕。只要他一声命令‘去死!’我们就找不到一个人不高兴去迎着看不见的死而勇猛地冲上去!我们是怕他的,但我们更爱他!这是一个二十四岁的青年政治委员告诉我的。当他述说这一段话的时候,发红的脸上隐藏不住他的兴奋。他说的是谁呢?就是现在我所要粗粗画几笔的彭德怀同志,他现在正在前方担任红军的前敌副总指挥。 穿的是最普通的红军装束,但在灰色布的表面上,簿薄啊着一层黄的泥灰和黑色的油,显得很旧,而且不大合身,不过他似乎从来都没有感觉到。脸色是看不清的,因为常常有许多被寒风所摧裂的小口布满着,但在这不算漂亮的脸上有两个黑的、活泼的眼珠转动,看得见有在成人的脸上找不到的天真和天真的顽皮。还有一张颇大的嘴,充分表示着顽强,这是属于革命的无产阶级 的顽强的神情。每一遇到一些青年干部或是什么下级同志的时候,看得出那些昂奋的心都在他那种最自然诚恳的握手里显得温柔起来。他有时也同这些人开玩笑,说着一些粗鲁无伤的笑话,但更多的时候是耐烦地向他们解释许多政治上工作上的问题,恳切地显着对一个同志的勉励。这些听着的人便望着他,心在沉静了,然而同时又更奋起了。但一当他不说话沉思着什么的时候,周围便安静了,谁也惟恐惊扰了他。有些时候他的确使人怕的,因为他对工作是严格的,虽说在生活上是马马虎虎;不过这些受了严厉批评的同志却会更爱他的。拥着一些老百姓的背,揉着它们,听老百姓讲家里事,举着大拇指在那些朴素的脸上摇晃着说:呱呱叫,你老乡好得很那些嘴上长得有长胡的也会拍着他,或是将烟杆送到他的嘴边,哪怕他总是笑着推着拒绝了。后来他走了,但他的印象却永远留在那些简单的纯洁的脑子中。 这篇《彭德怀速写》是1936年12月,美丽的女作家丁玲写给彭德怀的。写过《莎菲女士的日记》、同样也是湖南人的丁玲,在爱情和婚姻上,也是自主的新女性的代表,爱过胡也频、冯达,充满着真正的革命的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气息。丁玲也从上海到了陕北,在云阳遇见了彭德怀。彭德怀特殊的气质吸引了她,彭德怀对她颇感亲切。不久,周恩来也来到了这里,并揶揄彭德怀,他们俩何时可以办事。彭德怀苦笑着回答:没有的事。原来,他考虑到那时还不知道刘坤模的下落,也考虑到他和丁玲在工作、生活等方面的可能不协调,最终打消了这个念头 之二 史沫特莱史沫特莱也是大家所熟悉的人了,这位1928年就来到中国的美国女记者,也想姐弟恋,倾慕着彭德怀。1938年初,史沫特莱在采访山西洪洞县马牧村的八路军总部时,对彭德怀坦率地表白了。这段经历,在后来彭德怀与浦安修结婚时,彭如实交代了。 当时彭德怀对史沫特莱说,我是打仗的,随时都要上前线,且准备牺牲,战争是长期的和非常残酷的,所以我们不能相爱。史沫特莱赶紧表态:我爱你,为你,我不怕任何危险! 彭德怀也很直率,你爱我,我很感激,可我不爱你呀。 有不少人看见,在日军发动进攻,文化人被安排撤回延安之前,史沫特莱独自坐在村边的石头上,望着村内的袅袅炊烟而低低饮泣 此恨绵绵的浦安修1938年10月10日,彭德怀与浦氏三姐妹中最小的浦安修(洁修、熙修、安修三姐妹都是北师大人,那个年代名门望族似乎很流行三、四姐妹很多,除宋霭玲、宋庆龄、宋美龄三姐妹外,沈从文的夫人张兆和也是著名的张氏四姐妹中的老三,张元和、张允和、张兆和、张充和)结婚了我看到的材料,都是彭德怀与浦安修是恋爱而婚的,这点,以彭德怀的为人,我相信。 彭德怀与浦安修的婚姻在一开始时,是幸福的,尽避因为战争而充满了分别与动荡。一切都在1958年的庐山会议后改变了,因为为民请命的万言书,彭德怀被打成了反党集团之首,随后对彭德怀的批判、乃至镇压一次甚于一次(尽避文革前,被调去西南主持过短暂的三线建设),政治风暴引爆了家庭危机。政治上被孤立,工作上被停止,不断地被要求划清界线、揭批自己的丈夫,并且自己也不断地被批斗,浦安修扛不住了,她选择了与彭德怀分居,甚而还一度提出离婚尽避最终没有去法院实施,在彭德怀弥留之际,浦安修也顾虑到无人作证,没有勇气给自己的丈夫最后的安慰,去看看他尽避在被迫劳改中,她把丈夫的照片一直贴身保藏着浦安修的并不足够坚强,被后来的不少人,一直诟病 这本官方编著的《一个真正的人彭德怀》,罕见地给了浦安修足够的理解和同情:当彭德怀受到错误批判的时候,她因为‘和彭德怀划不清界线’而受追查,挨批斗;当彭德怀平反之后,人们又责备她不该和彭德怀划清界线。参加过批判彭德怀、揭发过彭德怀‘罪行’的人能够得到谅解;她没有批判他,她用生命顶住了要她揭发‘彭德怀罪行’的压力,却要背负历史的十字架,她真正成为了现实生活中的祥林嫂文革结束后,浦安修致力于搜集彭德怀的史料,致力于为自己的丈夫的平凡奔走呼号,并主持出版了《彭德怀自述》。1991年5月2日,一直背负着沉重的历史十字架的浦安修,因癌症终于走完了最后的时光作家杜鹏程在唁电里这么说,很少有人像她历经坎坷、大半生在不为人所理解的孤独中生活 今天,我们能够理解浦安修了么

彭德怀元帅是解放军的创始人之一,是一位赤贫出身的元帅;是打仗时间最长的元帅;是唯一没有亲生子女的元帅;是性格最为刚烈的一位元帅。

图片 1

这幅照片对于中国人都不陌生

生活中和战场上的“双面”彭德怀

后来彭德怀革命起义,为了不连累刘坤模,她被送到了乡下老家。没想到这一别就是数年,期间二人杳无音信,双方都以为今生无缘相见了。刘坤模被父母再次逼迫嫁给了一个教书先生,而彭德怀也和北大学生浦安修结婚。

深入了解彭总是在大学时期,起因是一个梨。

生活中的彭德怀和传说中的彭德怀、战场上的彭德怀反差很大,并不是横眉立目,一脸严肃的模样。生活中的彭德怀性格直爽,重情讲义,待人和蔼,对下级和普通群众格外亲切。他做事认真细致,记忆力惊人,善解人意,尤其是待人接物,更见细心。他生活俭朴,爱好不多,好读书,爱下棋,庐山会议后开始抽烟。一生保持着读书的好习惯。

多年以后刘坤模才从报纸上知道彭德怀没有死,而且当了大将军;但是二人都已经各自有了新家庭,不能再在一起了,但是他们两家还是经常走动的。

当时系里给各个宿舍发了一堆梨,说是北京气候干燥,吃梨润肺解渴。很大一堆,吃着吃着就只剩下一个了。

年少时,他在早死的娘墓前,种下了一颗苦楝树,他不栽松,不栽柏,偏偏栽了一棵苦楝树。家乡人说:这是苦娘苦伢栽苦树,悼娘还悼受苦人啊!他最震撼人心的语言是在志愿军出国前的一次会议上感叹:“我命苦啊!”他教育后人的话是:“要保持劳动人民的本色,一日三省吾身。”

后来彭德怀晚年遭了大难,当时他说整天都活着痛苦中;他的妻子浦安修也是整日以泪洗面,浦安修受不了众人的无端指责,单位同事的异样眼光;她的侄女儿更是直接怂恿她与彭德怀离婚。虽然她没有直接同意,但是她犹豫了,就在她举棋不定的时候,侄女儿直接将离婚的是告诉了彭德怀。

那天我和新疆的一个同学几乎同时把手伸到了最后这个梨上。我说,来来来,用刀切了分着吃。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华夏九州自古是一江春水向东流,而滋养湖湘大地的湘江,毛泽东却说:湘江北去。这北去的江水忽地这么一横,成就了湘人桀骜的个性,十个湖南人在一起彼此并不意外,但把一个湖南人放在十个外省人当中,不消说,中间那个愣头愣脑,爱打横炮的肯定是湘伢子。

图片 2

那同学说,分梨分离,分梨等于分离,梨不能分着吃。

彭德怀的性格“缺陷”有多致命?

彭德怀听到这个消息以后泪流满面,悲痛过后,他说这件事情我早已准备好了,他二话没说同意了离婚,20余年的婚姻毁于一旦。

我当时已经把脏本的聊斋志异看过好多遍,知道有断袖分桃这一说,分梨这事儿还真没听说过。

彭德怀是典型的湖南人性格,他在战场上的功绩无人置喙,但他的个性却颇有争议。特别是他和毛泽东的关系,众说纷纭。

浦安修急着和彭德怀撇清关系,离婚以后,她一次没有去看过彭德怀,彭德怀离开人世间的那一刻最想见的就是她,可是她为了避嫌没有赶去见他,彭德怀是带着无限的遗憾离开的。他们的儿子,就是因为这件事一直不肯认这个母亲。

那同学鄙视地说,你们老师没讲过彭德怀和老婆分梨离婚的事儿?

庐山会议的一封信成为他和毛泽东交恶的导火索;而一封信的背后是家乡老农给他的一首词:“谷撒地,薯叶枯,青壮炼铁去,收获童与姑,来年日子怎么过,请为人民鼓咙呼”;一首词的背后是他投身革命的理想,他说:我革命就是为了大家有饭吃。就这么简单。

图片 3

我摇头,对方说,梨给我,我说给你听。

其他领导人如何评价彭德怀?

相比于浦安修的无情,彭德怀前妻刘坤模就是个有情有义的真女子,她自从知道彭德怀出事以后一直积极打听他的消息,托人照顾,一直想见他一面;可是一直未能如愿;直到彭德怀死了4年以后,她才知道彭德怀已经离开这么久了。

……

我们再看看众人的评价:

她听到了噩耗,还是悲痛欲绝。

听完同学的讲述,我忍不住又了解了更多关于彭老总的故事——想不到横刀立马的彭大将军感情经历如此波折,被历史课本一言带过的“不公正待遇”居然是如此令人扼腕的悲情故事。

杨尚昆说:他对敌人的雷霆之威,对党的赤子之忱,政治上的松柏之节,生活上的冰雪之操和作风上的朴实无华,使我们永远敬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前段时间央视在播《彭德怀元帅》,剧中彭总和他的妻子兼战友浦安修恩爱非常,想到后来两人分梨的故事,禁不住想感慨一下。

萧华说他:丹心昭日月, 骨硬胜铁钢。

彭德怀的第一个恋人是他舅舅家的表妹。订婚后,彭德怀出去当兵了,就在他当兵期间,他舅舅家被地主逼债,表妹被拉去抵债,表妹不从,跳崖身亡。

张爱萍说他:刚正不阿耻权术,万言上书誉神州。他算得上一个真正的人。

这事儿对彭德怀打击很大,也在他心里埋下了对旧社会仇恨的种子——在后来的经历中他多次为穷人、为农民抱不平,与他早期这些经历分不开。

余秋里说:他生活俭朴,不喝酒,不吸烟,除了看书和下棋以外,没有任何个人嗜好。

1922年,在亲友的撮合下,24岁的彭德怀娶了12岁的刘家妹子——刘细妹,传说中的童养媳。那个时代的乡间,把六七岁的小女孩娶回家,十来岁就开始生孩子的童养媳模式很常见。

王首道说:他来自人民群众的最基层,对人民有深厚的骨肉之情。

彭德怀为刘细妹改名刘坤模——男为乾女为坤,坤模就是女中模范的意思。彭德怀让她放足,送她去上学读书识字。

彭德怀没有亲生的孩子,他的两个弟弟彭金华和彭荣华早年牺牲,是革命烈士。解放后,他把两个弟弟的孩子接到北京,用自己的工资资助他们读书。同时他还把黄公略烈士的女儿黄岁新、左权烈士的女儿左太北视为己出,资助她们读书、生活。彭德怀1955年被授予元帅军衔。1974年11月29日在北京去世,终年76岁。

他还告诫她,自己是个军人,随时可能牺牲,让她一定要学些本领,即使他没了,她也能养活自己。那时他更像一个大哥。

后人揭秘“彭门家风”

1928年平江起义前,彭德怀把刘坤模送回了老家。夫妻二人这次分别再见就是相隔近十年的1937年以后。

彭德怀无小家而有大家。因而我们只能从和他曾经一起生活过的后人身上感受到彭门家风。

经过近十年战火淬炼,彭德怀已经成了八路军的副总指挥,也是这近十年守候等待,彭德怀终于等来了刘坤模,只是刚一见面彭总并不知道他的发妻已经另嫁他人,还有了孩子。

1950年10月8日,彭德怀被任命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率军入朝参战,这一年他52岁。直到1952年7月因病回国后,主持军委工作,才住进中南海。此时,他和妻子浦安修才真正过上了安定的家庭生活。

电视剧中演了这一段。刘坤模来到军营以后,战士们给他们的房子贴了喜字,彭总把攒了近十年的津贴拿出来交给刘坤模。

在左太北的眼中,彭德怀夫妻是感情上和睦的一对,而生活中却是各忙自己的一摊。彭德怀是国务院副总理、国防部长,浦安修则先后担任轻工部劳动工资司司长,五七年后到北师大当了党委副书记。

刘坤模说,彭哥,钱都给了我,你那一家子人怎么办,还是收回去吧?

左太北:“他们一辈子没有多少太安定的生活,实际上安定的生活就是从五三年到五八年这5年,就是在中南海那段时间。而且,他们俩的生活始终是各顾各的,就是各干各的。”

彭回答,前几天我兄弟来,我从里面拿了几块让他带回老家去孝敬老人了,我一个人在部队里也花不了什么钱。

彭德怀一生俩次恋情只开花不结果

后来刘坤模说出了真相,并请求彭让自己留下来照顾他,彭表示孩子不能没了娘,你还是回去吧……

儿时的彭德怀为悼念亡母曾在母亲的墓前种了一棵苦楝树,老树被砍掉了,新树又从旁生长出来。他不栽松,不栽柏,偏偏栽了一棵苦楝树。家乡的人们说,这是苦娘苦伢栽苦树啊!而彭德怀的爱情生活真的好像他种下的苦楝树一样,生涩而凄苦。

在西式婚礼上,会问双方“无论富贵贫穷,无论健康疾病,无论人生的顺境逆境,在对方最需要你的时候,你都愿意不离不弃直到永远吗。”

彭德怀一生有过二次恋情,都是只开花不结果。

正常情况回答都是,我愿意。

他的初恋对象是他的表妹周瑞莲。周瑞莲是彭德怀舅舅所抚养的一个孤女,从小受到彭家的关爱,与彭德怀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舅舅曾给他们订下了婚事。但不久,少年彭德怀却惜别了自己的未婚妻,从军去找穷人的出路了。淳朴、善良的周瑞莲以两双绣着“同心结”字的鞋作为定情物,送给彭德怀。

当一切顺利,这三个字只是轻飘飘的三个字,然而一旦遇到什么状况,践行这份承诺比千斤还重。

三年后,当上湘军连长的彭德怀,准备返乡与表妹成婚。突然噩耗传来:地主向舅舅逼债,舅舅无钱偿还,狠心的地主竟要周瑞莲做抵债品,表妹宁死不从,跳崖身亡!得知消息的彭德怀独自跑到山上,失声痛哭……

1938年,在大家的撮合下,彭德怀娶了浦安修。

1922年,24岁的彭德怀经人撮合,与一位货郎的女儿刘细妹结婚了。

一个有点责任心有点担当的男人即使对过去再怎么念念不忘,出于责任心,他也会竭力呵护自己的家庭,疼爱自己的妻子。

彭德怀婚后的第一件事是让刘细妹放足,并改名为刘坤模,意味女中楷模也。随后,彭德怀在湖南陆军讲武堂毕业后升为湘军营长,他把妻子接到湘潭,让她进女子职业学校读书,夫妻之间开始了新的生活。然而,好景不长,加入共产党的彭德怀领导了平江起义,走上井冈山,离别了家乡。

我认为彭德怀和浦安修就有这个意思——剧中多次上演他和浦秀恩爱的镜头,但总感觉他们之间少了点什么,也有可能是他们之间多出来的战友关系衬托之下的缘故吧。

刘坤模在彭德怀音信全无、生死不明的情况下,在武汉,又与他人再结连理。

嗯,同事之间做夫妻,总让人感觉多了点什么不必要的东西,又少了点什么应该有的东西。

彭德怀的“情书”曝光

常言说,性格决定命运。彭总性格刚烈,脾气火爆,傲上而怜下,不喜欢说假话,眼睛里揉不得沙子。

抗日战争爆发后,已为人妻的刘坤模在后方听到八路军平型关大捷的消息,才知道彭德怀还活在世上。于是急忙写信,收信人的地址竟然是“平型关”。而巧合的是,这封信居然让出师山西,正在五台山的彭德怀收到了。接信后的彭德怀欣喜异常,他马上回信让刘坤模到延安来。信中说:“坤模妹,在枪林弹雨中收到你的信,很兴奋。你要来,可去西安八路军办事处找林伯渠主任。”这是我们今天唯一读到的彭德怀的“情书”。

彭总性格刚烈脾气火爆是出了名的。在关家垴战役中,彭总曾对时任129师师长的刘伯承放过狠话——“拿不下关家垴,就撤销129师番号,杀头不论大小!”

刘坤模依信北上延安寻夫,正巧彭德怀由前线返延安开会。这对离散了近十年的夫妻才得以相见。真是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遗憾的是他们没有破镜重圆。彭德怀谈起这段往事时曾说:“这不能怪我,也不能怪她。”

彭总傲上怜下,不喜欢说假话也是出了名的。大跃进时期,他公开炮轰浮夸风,被指总是反应负面的东西,又亲自和战士一起种试验田,没能种出亩产万斤的效果。

彭德怀与浦安修的生死爱情

战争年代,他打仗的天赋遮盖了性格对他的不利影响,甚至性格刚烈、脾气火爆显得他更加威严,为他治军带来了方便;不喜欢说假话、傲上怜下,拉近了他和手下将士们的距离,他手下的将士更加愿意听他指挥。

1938年10月10日,40岁的彭德怀和20岁的陕北公学教员浦安修结婚了。

战争结束之后,他的天才再也派不上用场,而他的性格仍然伴随着他,最终决定了他的命运和结局。

浦氏三姐妹和宋氏三姐妹一样有名,大姐浦洁修是留德归国的化学家,二姐浦熙修是着名记者,浦安修则是北师大历史系的学生,在校学习期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这是一段英雄爱美的传统故事,婚后的彭德怀非常疼爱妻子,年龄的差异、教育的差异、生活习惯的差异以及个性的差异都被隆隆的抗日炮声所掩盖了。

彭总曾经公开批评大跃进浮夸风,后来被开除了党籍,1962年以后,已经被扣上了各种帽子。

浦安修与彭德怀成婚后,依然保持着知识分子特有的矜持和独立性,坚持做自己的工作,与其他干部夫妇一样,过“礼拜六”的夫妻生活。左太北说:“我觉得她和我母亲都是解放型的妇女,从来不想依靠自己的丈夫,她决不会因为嫁了一个大官,就依靠别人,做官太太,沾彭伯伯什么光,她始终是独立的。”

当时的浦安修为了追求政治上的正确,很少跟彭总在一起。彭总看到自己妻子悄悄从家里往外转移自己的私人物品,知道她已经有了二心。

在太行山上,彭德怀和浦安修经历了多次生死考验。

在一次晚饭,彭总把事儿挑明了,把一个梨削好,切成两半,说你要分离,咱就把这梨分着吃了,代表咱们离婚了。

1942年5月,太行山根据地遭到日军残酷的“扫荡”,八路军和北方局机关分散突围,浦安修与滕代远夫人林一失踪,彭德怀在清点突围人员的名单时,发现没有妻子的名字,心中一沉。原来,浦安修在一个山洞藏了好几天,归队后又累又困,在屋里睡着了。

两个人把各自的一半梨吃了……

彭德怀得知后,冲进屋里拉着浦安修的手说:“我以为你牺牲了,正要派人去寻你的尸体呢,八路军副总司令的老婆,死活都不能落到鬼子手里啊……”这种沥血浴火的话,从彭德怀口中讲出,更显惊天豪气。

浦安修为了与彭总划清界限,向组织提交离婚报告,组织表示划清界限不一定离婚;报告转到了周总理那里,总理说这事儿让他们自己决定;报告转到邓小平那里,邓小平说这是家务事,我们不管。

在中南海,和平安定的生活使得浦安修独立的个性表现得更加突出。左太北记忆最深的就是浦安修不会做家务,平常吃饭都是警卫员用一个大木盒子到西楼打饭。唯一做过的一次饭,是用高压锅连米带菜煮的一锅菜饭。左太北:“浦阿姨做好后,还去请任弼时的夫人陈琮英妈妈来吃。后来,彭伯伯一个劲地说好吃、好吃。”

离婚这事儿被搁置了——他们并没有正式解除婚姻关系。

彭德怀“骂人”也“疼人”

(谁想,这个被反剪着手的老人曾经是横刀立马威震敌胆的大将军)

也许,骂人是他性格的一面;疼人也是他性格的一面。

1974年,彭德怀临终的时候,表示要见一下浦安修。调查彭德怀的专案组给浦安修传话,说彭德怀要见你,最终见不见由你自己决定。

一次,苏联元帅伏罗希洛夫到中国来访问,北京市组织了上万人夹道欢迎,左太北参加了学校组织的欢迎队伍。彭德怀作为中方的主要陪同,和伏罗希洛夫一道,乘敞篷车从欢迎的队伍中穿过,万人瞩目。

浦安修以为这是组织上在考验自己,尽管彭德怀的侄女(彭总跟周总理一样没有自己的亲生孩子)苦劝自己的伯母去见一面,她还是做出了让她后悔终生的决定——不去……

回家后,左太北兴致勃勃地对彭德怀讲:“彭伯伯你刚才就从我旁边过去,我看见你站那车上了。”

共和国的很多缔造者经历了跟彭总类似的命运,如张闻天、刘少奇等等。他们的妻子也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张闻天的妻子刘英、刘少奇的妻子王光美都选择了和自己的丈夫一起坚守,一起等待云开雾散。

彭德怀笑道:“那你怎么不叫我?”

王光美在秦城监狱坐牢12年,接过刘少奇骨灰的那一刻

左太北:“哎呦,我哪敢叫你呀……”

枪打出头鸟,可是有的鸟来到世上并不是以躲枪躲炮为目的,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干。如果大家都不做出头鸟,我们的今天将还是从前的样子。

左太北用温馨这个词来形容她的理解和感受。上面这一老一少的对话,就是一种诠释。

当你看到有鸟出头干一些你想干但不敢干的事儿,请不要用枪打他们,甚至方便的时候帮他们一下,他们出头的行为或许正是为大家的未来开路……

“他们老两口在家里头,彭伯伯从来不大声说话,家里就是非常的温馨,你不理解吧。”

浩劫过后,这些伟人们的妻子践行着当年同自己丈夫一起坚守的信念,做了许多有意义的事。

“这和外人的想象好像不一样。”

例如刘少奇的夫人王光美晚年关心毛主席后人、发起幸福工程关爱贫困母亲活动等等。她们的所作所为给人感觉是对丈夫的爱向外的延伸,延伸到无边无际——大爱无疆,大爱无私,也唯有这种大爱能经受住烈火般的考验。

彭得华与浦安修婚变的精神,月匣镧前。“是吧,我觉得彭伯伯在家里头对浦阿姨是百依百顺的,后来我从外面听说彭伯伯脾气挺大,而浦阿姨是大家闺秀,特别典型的江南淑女的作派,可他俩等于是正负两个极一样,凑到一起反倒很和谐。没有说老两口为哪件事有不同意见或有争执。五八年以前,我觉得他那个家庭是非常温馨和谐的。”

彭总平反后,浦安修要参加彭总的追悼会,彭总的侄子侄女们表示,浦安修不能以彭总夫人的名义参加追悼会——当然,最后在各方的劝说下,这些孩子们原谅了自己的伯母。

庐山会议后,彭德怀夫妇的感情产生了裂痕,1962年,彭德怀的“八万言书”彻底摧毁了浦安修的精神世界,也摧毁了那个温馨的家庭。在那种政治高压下,她感到了绝望,她选择了离婚。彭德怀被动地接受了这个选择,他理解妻子的决定。分别时,他用一个切开的梨,寓意“分离”,宣布退出了自己的婚姻。浦安修的离婚报告经过杨尚昆,转到周恩来,再转到邓小平。邓小平说:我从来不管别人的家务事。从此报告石沉大海。

只是在追悼会上,她接过彭总的骨灰那一刻,不知道是怎么样的心情。

彭德怀“三改”遗嘱内幕

后来浦安修也努力在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她做的事情也同样伟大,但给人的感觉是她在弥补什么。

应该说彭德怀是一个坚强的人,他身上有着一股与生俱来的战士品质,不畏,不惧。然而,人毕竟是人,每个人都有一个丰富的内心世界。伴随着环境的变化,人的观念,行为也会产生相应的变化,用今天的话讲就是要与时俱进。我们从彭德怀的三次遗嘱的变化,似乎也可以感觉到这位伟人思想的嬗变。

这也不能怪她,她也是那个时代的受害者。如果不是时代悲剧,她或许能和彭总一直恩爱到最后。可是命运总是作弄人,偏偏在人猝不及防的时刻给了人许多考验,把表面的美好撕得稀巴烂。

彭钢回忆说,彭德怀先后三次和她谈到自己的身后事。

彭老总临终想见自己的妻子而不得见。那一刻,他是否想起自己等了近10年的发妻刘坤模;亦或想起他那初恋表妹,把自己的委屈诉给她听——记忆中的表妹应该还是分别时的年轻模样吧?

一次,在中南海,一个炎热的下午。刚刚结束的中共八大一次会议,作出了一个特殊的决定,以自愿的形式表明,死后火化,不保留尸体。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彭德怀等都相继签字,表示同意。

他是否想起自己曾经是横刀立马威震敌胆的大将军;亦或想起最开始,自己还是个庄稼汉,横刀立马跟自己不搭边,倒是青梅竹马的表妹,时常喊着自己的乳名——“真伢子”。

回家后,彭德怀带彭钢到南海划船。一边走,彭德怀一边说:“小兔,我把这个事交给你了。”彭钢问:“什么事就交给我了?”彭德怀严肃地说:“今天我们都定了,死后不留尸体,不埋葬,都变成骨灰,你把我的骨灰烧好了,放到家乡的那种葫芦里。”他诙谐地说:“你把葫芦盖严后,就给我扔到大海里头,生前没有机会去世界各地,死后我要去周游世界各地,看看各地的人民……”他郑重地望着彭钢说:“我可是把这个交给你了,恩格斯就是把骨灰交给他孩子这么办的……”

俱往矣。。。

1960年以后,彭德怀谪居在吴家花园,他一边学习,一边种果树,他还下了很大功夫学习种植技术,嫁接、施肥、培育等等。在这里,他再一次谈到了他的身后事。

彭钢说:“一天,他对我说,你看鱼死了以后,这个骨头可以做肥料。等我死了,你就把我的骨灰埋在这,上面栽一棵苹果树,让你们吃苹果。”

彭得华与浦安修婚变的精神,月匣镧前。彭钢说:“他临死前头几天,我去看他,给他喂了一些东西吃,喂完东西以后,他就拉着我的手,哭,掉眼泪,他说:死后我想和你们的父亲葬在一起,但是他们是革命烈士,我被打成了反革命,我又怕玷污他们啊。说完又哭。我心里特别难受,我说我一定替你完成这个心愿。他听了后就点点头……”

很难想象彭德怀当时的心情,从一个革命者的口中讲出自己是反革命的时候,再坚强的神经也会为之一颤。

1996年,彭钢依照伯伯的遗嘱,向中央写了份报告,请求将彭德怀的骨灰移回家乡,葬之于他的两个弟弟身旁。可是由于原来的墓地太小,无法安葬。最后经中央军委和中组部批准,在他弟弟们的墓地旁边,另辟一块墓地,安葬这位游子。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发布于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彭得华与浦安修婚变的精神,月匣镧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