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史上的今日,回想谭派大师

2019-09-08 05:05 来源:未知

余叔岩,男,京剧老生。湖北省罗田县人,生于北京。谱名第祺,字小云,官名叔巌,巌与岩通,巌字笔画太多,所以常用“岩”代替。余三胜之孙,余紫云之子。余叔岩在全面继承谭(鑫培)派艺术的基础上,以丰富的演唱技巧进行了较大的发展与创造,成为“新谭派”的代表人物,世称“余派”。

言菊朋(1890-1942),晚清至民国时期京剧老生名角,大学士松筠玄孙。原名锡,本姓玛拉特氏。北京人,蒙古族。曾在清廷蒙藏院任职。因酷爱京剧,业余参加清音雅集、春阳友会等票房。演老生。早年经常观摩谭鑫培演出,并从陈彦衡学"谭派"戏,又向红豆馆主、钱金福、王长林等请益,唱、做、念、打均有基础。1923年,在梅兰芳、陈彦衡等鼓励下,正式参加戏班。以演《汾河湾》、《战太平》、《定军山》、《桑园寄子》、《法场换子》等著名。

图片 1

相比于富不过三代、艺不传三代这样的话,京剧谭家可不受这个束缚。谭家七代人,可以说是贯穿了整个京剧史,在京剧界占据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京剧谭派艺术是中国最早创立的京剧流派,谭派唱腔以委婉古朴而著称。一些著名的京剧艺术流派都是先学习谭派艺术后逐渐形成自己的流派,谭派现在是六代嫡传,从谭鑫培、谭小培、谭富英,到谭元寿、谭孝曾、谭正岩,如果算上谭鑫培的父亲——老旦演员谭志道,共有七代从事京剧,这无论是在世界戏剧史还是京剧史上都是难得的。而谭富英,则是中间起到承上启下作用的关键。谭富英是谭家第四代传人,“后四大须生”之一,“新谭派”创始人。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谭元寿和谭孝曾 富田 摄

图片 5

前排左起:谭正岩、谭元寿、谭孝曾。 婉拉黛 摄

他与马连良、高庆奎并称为京剧第三代的“老生三杰”。他全面继承了祖父余三胜(第一代“老生三杰”之一),老师谭鑫培(第二代“老生三杰”之一)的丰厚传统,特别深入地钻研了集前辈技艺精华之大成的谭派艺术。他向许多文人学者学习诗词书画,还比较系统地学习了四声、音韵方面的知识。凭着他的文化素养,在全方位掌握了谭派特点和规律的基础上,又从博雅精深处寻求发展,达到了“出蓝胜蓝”的再创造境界,创立了自己新的艺术流派,世称余派。

京剧老生。诞辰:1890年12月19日,光绪十六年(庚寅)十一月十八日;逝世:1942年6月20日,农历壬午年五月初七日,8时。 姓玛拉特。名延寿,字锡其,号仰山。延、言谐音,遂取以为汉姓。因嗜戏曲,诩为梨园友,乃自名菊朋。蒙古正蓝旗世家子。出生于北京。

北京3月29日电 3月29日,北京京剧院联合天津谭派艺术基金会共同举办的“历史辉煌·今日精彩”纪念谭鑫培诞辰170周年谭富英诞辰111周年流派经典精品剧目系列展演新闻发布会在北京举行。

1917年,“伶界大王”谭鑫培逝世后,“诸侯”烽起,争相称雄,京剧界的竞争十分激烈。言菊朋号称“旧谭派领袖”,余叔岩人称“新谭派首领”,连票界研习者中也出现了“五坛”,分封为天坛、地坛、日坛、月坛和社稷坛,其中就有逊清皇室后裔溥西园。当此之时,谭门岂肯自甘萎缩?谭小培审时度势,决定放弃自己进一步出名的机会,着力培养天赋条件更好的谭富英。此前,他已把陈秀华等名师一一请到家里,然后,把谭富英送进富连成科班。出科后,又把他领到余叔岩的门下深造。谭小培还帮谭富英料理生活,花了很多心血。后来,谭富英果然成为“大角儿”。

北京9月9日电 2017年9月8日晚,长安大戏院,一曲京剧交响曲《伶王赞》,拉开了北京京剧院“历史辉煌·今日精彩”纪念谭鑫培诞辰170周年、谭富英诞辰111周年流派经典精品剧目系列展演”的序幕。

图片 6

其父为清末举人。高祖松筠,清朝嘉道间名臣,曾官武英殿大学士,军机大臣,卒谥文清。曾祖熙昌,官工、刑两部侍郎。祖父曾任职粤海。父为清季孝廉,伯叔辈多三、四品京卿。菊朋行三,兄泽、森。

2017年是谭派创始人、京剧大师谭鑫培先生诞辰170周年,北京京剧院奠基人之一谭富英先生诞辰111周年。

图片 7

这首纪念谭鑫培大师的《伶王赞》,由作词家李东才、作曲家杨乃林专门为此次演出创作,当晚由谭门第七代谭正岩演唱。

因为体弱多病,余叔岩自成一家后,活跃在舞台上的时间并不长久,只有1917年到1928年十多年,但他的艺术影响却是十分深远的。他曾分别和杨小楼、梅兰芳、程砚秋、荀慧生、尚小云等同台合作,加工演出了大量优秀的传统剧目,将京剧艺术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峰。他是一位唱念做打全面发展的艺术大师,而他的演唱艺术尤其脍炙人口。

言菊朋幼年就学于清末的陆军贵胄学堂,满业后,曾在清末的理藩院,民国以后的蒙藏院任职。是时正值北京京剧兴盛之际,言菊朋好听京剧,常出入北方戏场、茶园,常至"春阳友会"票房彩唱,并与梨园界广有交往。曾从著名票友红豆馆主和名琴师陈彦衡学习演唱,同时与钱金福、王长林学身段练武功,又得到杨小楼、王瑶卿的指导。初唱为票友身份,专学谭鑫培,以演《战太平》《四郎探母》《桑园寄子》《捉放曹》《南天门》《空城计》《汾河湾》等谭鑫培常演出的剧目受到好评,被誉为"谭派名票"。

被尊为京剧界鼻祖的谭鑫培是其中的最杰出代表,所创唱法世称“谭派”,行内有“无腔不学谭”之说。

他嗓音酣畅淋漓,非常难得,扮相更有王者之气。起初,他票价卖一块银洋时,有评论说:“一出台亮相,就值八毛!”他身上确有一股清刚之气,唱得质朴率真,尤擅塑造刚正不阿、大义凛然的人物。一时里,他与马连良、杨宝森、奚啸伯并称,成为“四大须生”。这是谭氏艺术长河中的又一次高潮。谭门之艺传至第四代,外界即已传为佳话,而谭小培更有甘当“人梯”的美誉。最有趣的是,某传媒曾经登出一幅幽默画,画面上是谭鑫培、谭小培、谭富英三人的漫画像,谭鑫培俯对谭小培说:“我的儿子不如你的儿子”,谭富英则仰向谭小培说:“我的父亲不如你的父亲”。据说谭小培见此漫画,哈哈大笑,连连称妙。

被尊为京剧界鼻祖的谭鑫培是其中的最杰出代表,所创唱法世称“谭派”,行内有“无腔不学谭”之说。

图片 8

1923年梅兰芳赴上海演出,约言菊朋同行,协助梅兰芳演剧,因此时言任职于北京的蒙藏院,遂托人请假以名票身份同梅赴沪演出。言除与梅合演《探母》《汾河湾》之外,亦单独主演了《战太平》《骂曹》《卖马》《定军山》等谭派戏,由陈彦衡操琴,演出颇受好评。然而,由于旧时代对演剧业的轻视,言菊朋亦以"请假唱戏,不成体统"的名义,被革退职位。言迫于生计,加之对京剧的酷爱,遂"下海"为专业演员,此年言33岁。

图片 9张克现场展示珍贵鼓槌 富田 摄

图片 10

谭富英在其父谭小培和老师余叔岩的教导下继承“谭派”和“余派”风格,发挥自己的艺术特长,酣畅流漓,朴实大方,他的演唱被人们称为“新谭派”。为纪念这两位推动京剧艺术革新、发展的京剧艺术奠基者及领路人,缅怀两位对中国戏曲艺术所作出的卓越贡献,由北京京剧院、天津谭派艺术基金会策划并推出“纪念谭鑫培诞辰170周年谭富英诞辰111周年流派经典精品剧目系列展演”项目。

余叔岩演戏之所以成功,除其本人有很高的艺术修养外,另一重要因素是他有许多出色的合作者为辅弼。李顺亭、钱金福、程继先、陈德霖、王长林、裘桂仙、鲍吉祥等对他的演出都起着很大的支持作用。余叔岩曾和王长林、钱金福、程继先在他北京的家中照过许多戏装相片,其中有余、王的《琼林宴》、《翠屏山》,余、钱的《宁武关》、《定军山》,余、程的《镇潭州》,余单人的《宁武关》、《定军山》、《洗浮山》等,这些相片照得气度典雅、神态生动,堪称京剧艺术珍品。

图片 11

谭富英在其父谭小培和老师余叔岩的教导下继承“谭派”和“余派”风格,发挥自己的艺术特长,酣畅流漓,朴实大方,他的演唱被人们称为“新谭派”。

1906年10月15日,谭富英出生在北京,谱名豫升,小名升格, 父亲是谭小培。梨园世家出身,自幼便是耳濡目染,深受其父辈影响。谭富英的第一任妻子宋洁贞也算得上是出身梨园世家,她的外祖父陈啸云是京剧青衣,舅舅陈秀华是京剧老生,还有个表兄弟是杨宝森,谭富英跟杨宝森说起来还有些亲戚关系。后入富连成科班,向萧长华、王喜秀、雷喜福等学艺,工老生。坐科六年,在严师督导之下,打下了坚实的艺术功底。擅长靠把戏,后又在其父谭小培和老师余叔岩的教导下继承“谭派”和“余派”风格,发挥自己的艺术特长,酣畅流漓,朴实大方,技艺大进,他的演唱被人们称为“新谭派”。

8日晚的开幕大型京剧演唱会云集了当今京剧舞台上老、中、青三代艺术家,既有尚长荣、刘长瑜、叶少兰、李崇善、陈少云、孟广禄、张建国等名家,还有北京京剧院领衔主演赵葆秀、王蓉蓉、杜镇杰、李宏图、迟小秋、朱强、张慧芳、胡文阁等。更难得的是,久未登台且年近九旬的谭元寿老先生携儿子谭孝曾、孙子谭正岩及众弟子、再传弟子一同登台合唱了《定军山》的精彩唱段。

图片 12

言菊朋做了专业京剧演员后,学习更加刻苦、勤奋,他日出而练,日落而息,加上频繁的舞台实践,技艺大进。常为名班争聘,有时以双头牌合作演出。如1925 年与王幼卿组班南下上海,演出了《汾河湾》《武家坡》《回龙阁》《琼林宴》等剧。同年又搭双庆社,与尚小云合演了《汾河湾》《林四娘》,与王长林合演了《琼林宴》等戏。1926年与王幼卿、孙毓堃合组又兴社;1928年与徐碧云合组云庆社。言虽票友出身,因其有着较好的文化修养,对谭的演剧,有着深入的研究,他不仅在唱念上下过苦功,而且学习谭的身段做派,颇能领会谭演剧之神态。因此,被誉为谭派须生而著名于大江南北。

为纪念这两位推动京剧艺术革新、发展的京剧艺术奠基者及领路人,缅怀两位对中国戏曲艺术所作出的卓越贡献,由北京京剧院、天津谭派艺术基金会策划并推出“纪念谭鑫培诞辰170周年谭富英诞辰111周年流派经典精品剧目系列展演”项目。

图片 13

图片 14尚长荣。 婉拉黛 摄

正史上的今日,回想谭派大师。从中不仅可以研究余本人的身段,还可以了解王、钱、程三位的身段、化妆以及各位之间的合作情况。余叔岩还有许多戏装和练功的照片,对于研究他的身段也有参考价值。从这些照片中可以看到其身段、把子的要领,如子午像、腰、丁字步、弓箭步、前后手、山膀、眼神,以及刀、枪、马鞭的拿法和全身的劲头等的实际情况。

人物评价

据谭门第六代传人、天津谭派基金会理事长谭孝曾介绍,此次系列展演将于9月6日—20日进行14场演出,京津沪三地名家王平、王立军、张克、奚中路、韩胜存和谭孝曾、阎桂祥、谭正岩等将领衔在长安大戏院演出谭派代表剧目、“老戏新唱”,同时还将举办两场老生流派专场,将邀请马、谭、杨、奚、余、言、高、麒各自流派的代表性人物演出各自代表剧目。

谭富英先生嗓音天赋绝佳,清亮甜美,膛音、脑后音、口腔共鸣都非常好,气与力结合得相当巧妙,晚年唱法益加考究,韵味更为醇厚。唱时感情极其投入,注意人物的身份、性格及其所处的特定环境,讲究吐字和收音。他的唱腔简洁、明快、洗炼,朴实自然,吐字行腔不过分雕琢,不追求花哨,用气充实,行腔一气呵成,听来韵味醇厚,情绪饱满,痛快淋漓,这些都是谭富英唱腔艺术的主要特点。

谭鑫培在老生行当的成就世所公知,但许多观众并不熟悉他早年在武生方面亦有很高成就,在经典京剧题材画作《同光十三绝》中,他就是以京剧《恶虎村》中黄天霸武生的形象示人。此次纪念演出就将《恶虎村》和《翠屏山》两出武生戏再度搬上舞台。《恶虎村》由谭元寿先生的义子、武生名家奚中路主演;《翠屏山》则由谭元寿先生弟子王立军主演,这部戏里谭鑫培将自己年轻时在少林寺学的六合刀巧妙地糅合到表演技艺中,也是这部戏的一大看点。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1942年6月20日,言菊朋卒于教场小六条寓所。长子少朋、长女伯明、婿游乐三及又女慧兰在侧。下午3时入殓,4时移棺。衣衾购自瑞蚨祥,计费五百余金,棺木九百余金。由长兄言荫先(泽)主持料理后事,丧资由慧珠负全责。言夫人高洁尚在上海。言氏既殁,京津沪各报刊竞相发表悼念文字,谓为"梨园界的相当损失"。

谭孝曾称,9月6日由各流派各行当参演的开幕演唱会后,8日开始的谭派演出将以《定军山》为首场,“一方面《定军山》是谭派的经典剧目,另一方面《定军山》别名《一战成功》,我们谭派一直以来每一次大规模演出都以该剧打头阵,这也算是谭派的传统”。

谭富英在几十年的舞台生涯中,紧步前贤,砥砺攻坚,扬长纵意,守“形”“移步”,成就斐然。最突出的是做到了两个“最”:一个是全面传承谭、余一系的老生艺术最持久。说到全面,老生名家中唱、念、做、打俱精的不乏其人,可是到了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还坚持文武并重,演出《战太平》《定军山·阳平关》等靠把老生戏和做功繁难的《打棍出箱》等剧的,却基本上只有谭富英一家,如无富英先生砥柱中流,这部分谭、余经典怕在那时就绝迹舞台了。

已经绝迹于舞台十余年的老戏《举鼎观画》将由谭元寿先生弟子卢松担纲主演。《桑园会》是谭富英演得非常有特色的一部戏,既有唱功展示,又格外幽默,可以说是好听好看又好玩,但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出现在舞台上。此次由谭派弟子马连生与其妻刘轶杰再度搬上舞台。

图片 15

此番演出的剧目中,既有已经多年消迹于舞台的老戏《朱砂痣》《摘英会》,也有一直热演的《珠帘寨》。谭孝曾说,“一些老戏我们也进行了进一步的加工,令剧情更佳完整紧凑”。而象《珠帘寨》这样的剧目,谭孝曾指出,虽然一直有人在演,但它的版本距离当年谭鑫培的版本相去甚远,“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谭派,这个戏改编自花脸戏,现在的大部分版本都是俊扮,我认为已经失掉了谭派的特色,我们这一次希望能以当年谭派的本来面目来呈现它。”

图片 16

《定军山》、《阳平关》是谭派的代表作,又因为别名“一战成功”的彩头,所以往往是谭派演出时的“打炮戏”。此次纪念演出将推出难得一见的豪华阵容,由王立军、张克、王平、谭孝曾四人分别扮演黄忠,赵云由奚中路扮演,特邀尚长荣先生演绎曹操。

言菊朋毕生致力京剧艺术,在谭鑫培以后,将京剧老生表演发展到了一个新阶段,其以后的老生演员多从其艺术中汲取营养。尤其在提高京剧艺术的文化品格方面,言氏之功厥伟。而一生不为人所理解,致在孤寂无奈中郁郁以终。

谭家是京剧史上的一个传奇。自1863年谭鑫培随父亲谭志道在京城“广和成”搭班演戏算起,这个世所罕见的艺术家族七代都从事同一戏种、同一行当,且一脉相承,堪称一部“浓缩的中国京剧史”。

第二个“最”,是谭富英先生在舞台生活中的中、后期,演唱艺术的“移步”最持之以恒,富有成效。在早年朴实大方、酣畅淋漓的基础上,对吐字、行腔进一步精细雕琢的同时,融入了更多的豪放和情感元素,呈现出了韵、势、情兼得的鲜明的艺术风格。当然,与他同代齐名的老生艺术家,也一直在进行新的艺术探索,但多偏重创编新戏及其相关的新腔、新的身段,而谭富英则与早逝的杨宝森相似,依然坚持在演唱的传统技法上研磨、追求。

《珠帘寨》是民国初期由谭鑫培自编自导自演的老生经典作品,改编自由花脸主演的传统剧目《沙陀国》。谭鑫培先生在创作时融入了很多花脸的唱腔和韵味,是当时非常轰动的创新剧目。从这出戏里可以看出谭鑫培既是一个戏剧家,也是一个不墨守陈规敢于革新的艺术家。谭孝曾说现在《珠帘寨》中的李克用都是俊扮,此次纪念演出则将恢复原汁原味的《珠帘寨》,演员的扮相都按照当初谭鑫培演出时一样,用“老脸”的扮相呈现给观众。本次演出中将由谭元寿先生的弟子韩胜存和张克分演李克用。

言菊朋所处之时代,正是传统文化广受冲击、日趋衰落之际,言氏以全部生命投入京剧艺术,其所受之痛苦正非言辞可以尽述;而言氏义无反顾之精神,亦足令后人景仰。言菊朋一生悲剧,自有其深刻而广远的意义。

北京京剧院院长李恩杰称:“这次纪念活动我们以‘历史辉煌·今日精彩’作为主题,其中的涵义是谭家是京剧第一家,在京剧的历史上参与了创造京剧的辉煌,特别是谭鑫培和谭富英两位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艺术大家,他们不仅创造了谭派和新谭派,更为京剧艺术的整体提供了很多的支持和支撑”。

图片 17

此次展演中的《问樵闹府·打棍出箱》是谭门第六代谭孝曾在继承谭派戏的基础上整理加工,又加以出新的剧目。“整部戏的戏核不动,只是多了头、尾的戏份,让观众看得更明白。”谭孝曾说,“这部戏以往演出因为无头无尾许多新观众都看不懂,因而对京剧失去兴趣,同时加上一个大团圆的结尾,也更符合今天观众的观演习惯。”该剧由谭元寿先生弟子、优秀的老生演员王平领衔主演。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他介绍,这次的纪念展演活动将全部以商业方式来运作,“这样的运作本身也是为了遵循艺术规律,因为京剧艺术本身是源于市场才辉煌的。希望通过得到市场认可的方式来纪念我们的先贤和艺术大师,他们呈现的辉煌在我们的身上能够真正的体现出来,共同营造京剧发展的一个大环境。”

谭富英既有深厚的艺术功底,也富于艺术创新才能,这主要来自于对古典文学的熟悉、研究和对历史人物性格的深入理解与准确把握。他几十年一直潜心于京剧艺术,有很深的艺术修养,他家中的会客室挂满了历代帝王像和历代名臣像,案头常放着《东周列国志》、《三国演义》、《水浒传》这些文学作品,除演出外,他平时深居简出,不断予以揣摩、研究,因而,他才能在新编历史剧目里结合历史人物的性格特点,灵活地运用传统程式和技能,在舞台上塑造出众多栩栩如生的历史人物形象。

图片 18刘长瑜。 婉拉黛 摄

发布会现场,谭元寿先生的弟子张克还将1990年名票丁存坤先生在香港交给他的谭鑫培先生当年用过的鼓槌献给谭元寿先生,令这件器物回归谭家。谭家爷孙三代在现场接礼。

图片 19

同为整理加工剧目的《鼎盛春秋》,由谭门第七代传人谭正岩饰演伍子胥,以往的伍子胥都是以杨派演出居多。而谭富英演这出戏时是从《浣纱记》开始,然后是《见专诸》、《见姬僚》、《刺王僚》、《打五将》等。

除了14场演出,今年谭鑫培、谭富英的纪念活动还将包含京剧电影《定军山》的亮相和谭鑫培故居博物馆的修缮,此外,戏曲理论家、评论家和宝堂将编著出版相关书籍,而在谭鑫培诞辰的正日子4月23日,拜祭、演出和收徒仪式将在谭鑫培祖籍武汉江夏的谭鑫培公园举办。

谭鑫培、谭富英祖孙二位,还有两桩凑巧的事:一则是,谭鑫培先生于1905年,应邀拍摄了第一部京剧无声影片《定军山》的几个片断;谭富英先生于1933年,应邀与名旦雪艳琴合拍了第一部京剧有声电影片《四郎探母》全剧。祖孙二人占了京剧影片之首。1977年3月22日,谭富英因患癌症治疗无效在北京逝世。终年72岁。

这次演出中,加入了《战樊城》、《逃国》两折。戏里有很多连唱带武以及开打的场面,最后《打五将》将扎大靠、大开打,更具谭派特色,也发挥了其亦文亦武的特长。

系列展演演出日程

当年由余叔岩、杨小楼、梅兰芳等人同台演出的《摘缨会》此番由谭孝曾扮演楚庄王、胡文阁扮演许娘娘、谭正岩扮演唐狡。

9月6日开幕式大型京剧演唱会

除了上演整出大戏,此次“纪谭”演出也将有一些其它流派的剧目登台呈现,马派、杨派、高派、言派、奚派、余派都有展现各自代表作的折子戏,借此展示谭派对各个流派的滋养。

9月8日《定军山》《阳平关》

图片 20叶少兰。 婉拉黛 摄

9月9日《鼎盛春秋》

再传弟子板块则重在展现谭派后继有人,由谭孝曾的部分学生来演出。八个学生将上演《法场换子》、《击鼓骂曹》、《南阳关》、《战太平》等八出折子戏。

9月10日《朱砂痣》

让谭孝曾最为骄傲的是,此次演出共有二三十出戏,但却没有一部重复剧目,“由此可以看出,并不像有人所说的谭派只有几出戏,谭派剧目其实是非常丰富的。”

9月11日老生流派专场

此次名角荟集的展演在戏迷中引发热烈关注,截至目前,大部分场次的票品已经售罄,其中开幕大型京剧演唱会、谭派经典剧目《定军山》《阳平关》仅开票几日就全部售罄。

9月12日老生流派专场

据悉此次展演自8日晚开戏,将持续至18日落幕。

9月13日《举鼎观画》《恶虎村》

9月14日《桑园会》《翠屏山》

9月15日《珠帘寨》

9月16日《问樵闹府》《打棍出箱》

9月17日再传弟子专场

9月18、19日北京京剧院老中青专场

9月20日《摘缨会》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发布于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正史上的今日,回想谭派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