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乡风文明重归,舞曲声中盼新年

2019-10-21 14:25 来源:未知

  大年是一年中最盛大的节日,忙年是传统的民俗景观。俗说过了腊八就是年,但真正敲响年节锣鼓的是小年。腊月二十三之后,各地群众就忙着备办年货、赶年集。旧时的年货,主要是肉鱼豆腐及各种杂菜,在物质不丰富的时代,这是最好的年节食品。

  

图片 1

中国节日文化研究中心主任 萧 放

年意淡化才是文化的缺失

  当代中国经济高度发展,生活繁荣,过大年的物质条件显著改善,人们仍秉承大年集中消费的习惯,年前集中采买年货。

  春节是中华民族最隆重、最盛大的传统节日,年俗承载着中华文化的血脉和精华。它的隆重与盛大既表现在丰富多样的具体节日民俗中,又表现在节日文化价值的核心内涵和社会功能上。以春节为代表的传统节日习俗与文化是观察乡村的重要窗口,也是建设乡风文明的重要抓手。春节有着怎样的文化基因和丰富内涵,怎样传承以春节为代表的传统节日文化,如何以年节习俗为抓手,移风易俗,让乡风文明重归故土?记者采访了北京师范大学中国社会管理研究院/社会学院人类学民俗学系主任、中国民俗学会副会长萧放。

春节是古老而又年轻的盛大节日。它在民族生活中具有至高地位。如果从上古三代算起,岁首新年已经三千年的历史。诗经时代,岁末年初,“跻彼公堂,称彼兕觥,万寿无疆”的祝福喧闹,至今仍回响在华夏大地之上。

大年春节,是中华民族盛大节日,送旧迎新、欢庆祥和是年俗的主题。每到年根岁末,大年的欢庆氛围伴随着清脆的童谣扑面而来,“新年来到,大家欢笑;闺女要花,小子要炮,老婆子要吃新年糕,老头子要戴新呢帽”。男女老少期待新年的踊跃,温馨美好。

冯骥才

  但在年货采买方式上,有了新的变化。这种变化体现着当代中国节日文化既传承着古老的年俗文明,又有着适应时代需要的新发展。传统忙年习俗在传承中变化在继承中创新,既有回归土味的乡愁慰藉,也有追赶洋气的新潮;既有传统大年集市的人头攒动,也有网上购置四方年货的悠游体验……这是当代中国年节习俗的新版图,她色彩斑斓,她生机勃勃。

  记者:春节是我国历史最悠久、影响最广泛、全民参与程度最高的传统佳节。春节习俗有哪些特点,在传统社会有何社会功能?

春节,在古代称为岁首、正旦、元日、元旦等。将正月初一称为春节是民国成立以后。 传统的大年“春节”是一个时间段落,从腊八开始,到正月十五结束。围绕着春节形成了丰富多彩的节日习俗,腊八粥,小年祭灶,忙年,扫尘,年夜饭,团圆守岁,更岁饺子,鞭炮迎年,拜祖先,拜年,元宵灯会等成为系列的春节活动标志。

大年处在冬去春来、新陈相接的时间节点上,为了凸显大年在年度时间循环中的特殊地位,人们在年节习俗设计上采取了逐次加强的时间节奏,犹如一首乐曲,随着旋律的递进,逐渐推向高潮。为了品味年俗过程,我们依照年俗歌谣的时序,依次展演年俗曲目。

有人曾对我说:“过年不就是一顿鸡鸭鱼肉的年夜饭吗?现在天天鸡鸭鱼肉,年还用过吗?”也有人说:“过年就是一个黄金周吧,比平时周末不过多出几天而已。”我听罢便说:“你说黄金周也可以,这可是中华民族最大的文化黄金周!”

  备办年货看起来是个经济活动,但也是种文化:它与中国人的精神状态紧密相关,是精神聚焦与情感表达,更是展陈民族年节习俗文化的夸富宴。

  萧放:传统春节是年度周期中关键的时间段落,是中国人特定的时间通过仪礼,辞旧与迎新是其习俗主题,形成了丰富多彩的春节习俗。从时间进程看,春节由忙年、团聚与贺岁迎春三大节俗环节构成。作为传统的民俗景观,忙年是指为过春节做物质、环境、社会、精神的准备阶段。俗话说,过了腊八就是年,但真正敲响年节锣鼓的是小年,此后,人们忙着清洁屋宇、结清账目、备办年货、馈赠辞年、祭祀祖先等,特别是年节食品的采买与加工,各地群众都忙着赶年集,购年货;家人团聚、共享年夜饭,围炉夜话、守岁迎年是年节的高潮;贺岁迎春是春节习俗的第三阶段,一元复始,万象更新,在冬去春来的时节,人们以春联、年画装饰门庭,迎神接福、相互拜贺,庆祝新春的到来。

依照春节民俗,我们可以归纳提炼出春节四大民俗传统:一是饮食民俗传统。春节是全民美食节,年味从味觉体验开始。北方的饺子,南方的年糕,各有吉祥的寓意。而南北共享的年夜饭更是民族的圣餐。从周秦以来,送旧迎新的年夜饭成为我们聚合家人、增强家庭凝聚力的重要物质载体;二是祭祀传统。春节是新年的开端,也处在四季之首的立春时刻,在一元复始,万象更新的特定时刻,人们以祭祀仪式表达人对自然、祖先及各种神灵的感恩与礼敬,实现人与自然及超自然的交流和沟通,以取得心灵的安定与精神的慰藉;三是家庭人伦传统。春节是家人的团聚日,回家是春节的主题。年前的返乡之路虽然并不平顺,但人们克服重重困难,执着回家与亲人团圆。人们在火炉旁,年夜饭的餐桌上,话旧说新,畅叙亲情。人们在春节中通过亲友之间的礼品馈赠、长辈给予晚辈压岁红包、相互拜年问候,表达亲人间的浓情盛意,家庭伦理关系得到周期性的强化;四是祈福迎祥的民俗艺术传统。春节还是人们审美意识集中呈现的特别时间,人们以火红的色调与多彩手工艺术,装饰门庭,通过种种象征物与娱乐活动,烘托年节气氛,祈福迎祥。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是大年的序曲,是为期一月的大年时段的起点。大年从吃开始,腊八粥是腊八节的标配。在腊八清晨,人们将头天泡好的板栗、花生、红枣、红豆与江米等早早下锅熬煮,据说腊八粥煮得越早,家里收成就越好,“谁家的烟囱先冒烟,谁家的高粱红到尖”。在报年信儿的腊八粥之后,我们开始进入大年口福的阶段,但真正进入新年倒计时的是腊月二十三。

年,是我们传统文化中最重要的节日,从腊八到转年正月十五,历时一个多月,都属于“年”的范畴。年文化本质是精神的、理想的,是中华民族精神、文化、道德、价值观和审美的传承载体。欢乐、祥和、团聚的节日主题,蕴藏着强大的民族凝聚力,为四海华人所认同和共享。不信,去听听大年夜里中国人相互之间越洋跨洲的拜年电话——它决不同于平时的相互问候。中国人的年,可是老百姓主动增加民族凝聚力、亲和力的节日!

  经历寒潮考验后的中国,到处洋溢着春节的热闹与新春的希望。辞旧迎新是大年春节的主题,我们中华民族正积蓄着物质与精神的能量,以昂扬的姿态拥抱新年。今年的春天来得早;今年的春天格外令人期盼……

让乡风文明重归,舞曲声中盼新年。  我们从春节习俗的构成元素看,可以清楚地明了春节作为民俗大节的社会文化功能。春节习俗按其性质可分为信仰、伦理、饮食、娱乐四大部分,人们在年度循环最关键的新旧交替时段,以信仰祭祀性习俗强化、更新人与自然、人与历史的精神联系,以伦理性习俗强化家庭邻里的社会联系,以饮食娱乐性习俗补益与调节身心。因此,春节习俗在传统社会的个体、家庭与社会生活中具有重要的周期性的物质满足、社会调控与精神调剂功能。

除旧布新,祈福迎祥是春节民俗的本质内涵,也是春节民俗文化永远的主题。正如德国民俗学家鲍辛格所说:“一个传统不是因为古老才有价值,相反是有价值它才古老。”春节民俗传统的价值经历了千年岁月的锤炼与淘洗,历久弥新。

“二十三,糖瓜粘。”腊月二十三,俗称小年,小年主要节俗是祭祀灶神,灶神被称为一家之主,驻家监察一年之后,腊月二十三要回天宫汇报,人们以麦芽糖做的糖瓜献祭,让灶神心情愉悦踏上返回天宫的路,见到玉皇大帝,要么张不开嘴,要么说的都是甜言蜜语,“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

因此,对于年,我们只能加强它,不能简化它、淡化它。2006年,春节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艺术遗产传承者是艺人,节日遗产传承者是全民。要传承好节日传统,就要遵从文化规律,顺乎民情,合乎年俗内涵。如此,才能使优秀春节文化得到真正继承与弘扬。几年前,春节假期的调整让大多数人得以在除夕夜阖家团圆,这就是对春节文化的遵从与加强。传统意义上的春节最重要的当属除夕。这一天是一年之中最后的时光,是最具生命情感的日子,因此一定要和亲人团聚一起:陪伴生养自己的父母过年,有如依偎着自己生命的根与源头;和同一血缘的家人枝叶相拥,尽享亲情。为此,春运才有如此磅礴的力量。由故土、血缘、乡情汇集而成的巨大磁场,遍布大地山川每个城市和村庄。让这磁场产生效力与魅力的,既是感情的力量也是文化的力量。

  (作者为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学院教授、中国民俗学会副会长)

  记者:千百年来,以春节为代表的年节文化代代相传、接续不绝,同时又适应时代变化不断创新发展,今天我们的传统年节习俗有哪些新的变化?

21世纪以来,在城市化、信息化、全球化、网络化的新时代环境之下,春节民俗传统面临着创造性转换与创新性发展的新机遇。古老的春节正以青春的姿态,不断地融汇与吸纳着新的节俗元素,柔软而持续地更新着自己的民俗传统。

“二十四,扫房子。”扫房子,也叫打扬尘,拂尘。灶神上天之后,人们开始作家屋清洁,人们纷纷开展一年来最彻底的大扫除,重点是厨房,从灶台、锅盖、菜厨到门窗,这既是清污垢,也是逐除晦气,以迎接新年到来。

年文化不是哪一天建立起来的,它是在数千年历史中经过长期创造、选择和积淀而成的,大量、密集的民俗如五彩缤纷的节日活动、难以数计的吉祥图案,共同构筑起年的理想主义景象。它既有视觉的(颜色与图像)、听觉的(鞭炮声与拜年声),又有味觉的(应时食品)、嗅觉的(香火和火药),年文化占有我们所有感官直至心灵,并深深留在我们民族记忆里。由此我们懂得,真正的文化不在于用金钱造势,而在于是否浸入人的心灵和血液之中。

让乡风文明重归,舞曲声中盼新年。  萧放:的确,春节习俗的基本框架与主要元素得到持续的传承,而传统节俗的社会功能与具体形态已经发生了较大变化,我们可以从物质、社会、精神三大层面来说明。

春节民俗在传承中变化,在变化中传承。春节新变有四大情形或者说四大趋势:首先,春节正在由传统的汉民族传统节日转变为中华民族共享的文化节日,现代春节的假日制度,春节的喜庆祥和气氛,使越来越多的少数民族同胞,接受、欣赏与享受这一传统佳节;其次,春节已经从单纯家庭内聚型节日,逐渐转变为更强调社会性共享的节日,在城市一体化的过程中,春节为社区共同体意识的建构,为公共文化建设提供了重要契机;其三,互联网、微信正成为春节人际互联互通的新平台,人们已经能够利用网络与新型媒体通信技术,让远隔天涯的亲友,瞬间近在咫尺,全球华人共享春晚盛典成为现实;其四,重视年俗符号的回归与创新,利用现代科技手段与物质材料,强调文化创新与时尚设计。春联、门神画、窗花、桃符、鞭炮、焰火、压岁红包、拜年帖、水仙花、摇钱树、红灯笼、中国结等,这些都与现代商家的参与密不可分,它们将春节气氛烘托得更加热烈,增添大年的视觉感受与审美情趣,使年味更加浓郁。由中华春节符号征集委员会征集设计的春妮与年娃,及其系列产品的热销,说明春节将是带动当代创意消费产业的文化增长点。

“二十五,磨豆腐。”腊月二十五,家家户户开始磨豆腐,备办年菜。豆腐是我们的国菜,也是年节的佳肴,而且豆腐谐音兜福,口彩也好,豆腐成了大年主菜之一。

年俗,正是年文化的具体载体。人为地简化或淡化年俗,是文化上的怠慢与缺失。以除夕来说,除了年夜饭,还有许多传统活动应在这一天进行。中国人的传统是敬畏天地的:我们生活的一切受惠于天地,自然心怀无尽感激;天地有自己的规律与特性,不能违反;天地奥秘之于人类,还有很多尚未可知。因而,按照传统习俗,要在除夕这一天恭恭敬敬地拜一拜天地、祖先、亲人、师长,表达虔敬天地、善待万物、感恩生活、庄重迎新的态度。

  从物质层面看,春节依旧是重大物质消费日,传统春节的食物、用品大多是自家备办,忙年之忙也主要在此。当代中国经济繁荣发展,过年的物质条件显著改善,无论城乡,年节食品、用品主要依赖年货市场,忙年变成忙着采买。并且年货采买方式更为灵活,品类更加多样。比如我们的年夜饭虽然仍保留全鱼、丸子与其他地方特色菜肴,但东西南北各地的新式菜肴成了年夜饭的主角,地方性的舌尖传统发生着变化。

春节在历史长河中流动,春节民俗传统与适应时代环境的新变构成了春节的完整形态。传统与现代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水乳交融,传统的价值得到传承与弘扬,创新性的发展代表了传统的未来方向。我们从现代回看传统,传统是我们的资源与财富,传统节日既是民族文化传承的载体,也是民族文化的集中呈现。在当今时代,我们重视春节,重视春节所承载的思想观念与伦理意义,就是重视民族精神根脉的滋养。同时我们积极看待春节习俗在当代的变化与发展,“新故相推,日生不滞”。春节民俗文化背靠传统,立足当代,面向未来。春节民俗的伦理价值,决定了它在中国文化史上的地位与意义,大年是我们胸怀的善念与温暖。

“二十六,买年肉。”肉食是大年的主菜,没自养年猪的人们,在二十六到年货市场购置年肉。年肉用于祭祀祖先与年夜饭食用。年节食品备办好了,个人的清洁卫生与门户环境成为人们关注的习俗内容。

我们所以感到年味儿淡薄,正是传统年俗日益消减所致,而不是因为年的情结淡漠,后者从大家置办年货的红火,春运大潮的涌动就可以看出。“旧”年俗所以被淡化乃至被摒弃,一是外来文化和流行文化冲击;二是生活方式多样化,很多人不愿再遵循繁缛习俗;三是现代人缺少对年文化的充分了解和认知。于是,种种传统年俗被一样样地从春节中“撤出”,以至春节竟被调侃为“大周末”——缺少年意、缺少年味——恐怕这是当代中国人深深的集体失落!不仅年俗,当一种生活成为过去,它遗留的风俗不再是生活方式,而是文化方式;它不是物质载体而是精神载体。一个民族最纯粹的文化,往往就活生生地保留在风俗中。因而,风俗不但不应被盲目破除,反而要被审慎对待乃至放置保护之列。

  从社会层面看,春节在传统社会是家族内部伦理关系的集中呈现与强化的时段,现在春节的这一伦理功能依然传承,但经过近代百年来的社会变革,已经明显弱化。人们更强调春节期间社会关系的人际互动,比如压岁钱的范围已经超出家庭,家族内部拜年活动减少乃至停止,等等。

民族生命的春天从春节新年开始,它越历千秋,却青春永远!

“二十七,洗疚疾。”去旧迎新,需要干净清爽健康的姿容,腊月二十七开始及此后几天,是一个全民“大洗”的日子,无论天气多么寒冷,城市里的澡堂、乡村里的火炉旁都晃动着洗澡人的身影。我印象最深的父爱,就是幼时年底父亲给我在火炉旁洗年澡。

与此同时,我们应积极构建当代年俗系统,使我们的年浓郁、美满、充满魅力地传衍下去。这一构建,需从节日生活中自然而然地产生出来,不是盲目创新。试想,若将春节鞭炮声换成《蓝色多瑙河》旋律,将圣诞老人换成老寿星或财神爷,人们能否接受?多年前,有记者在天津天后宫年货市场上釆访我,问我天津老百姓怎么过年。我顺手从剪纸摊上拿起一个小福字给他看,有多小?只比大拇指指甲大一点儿。记者问:这么小的福字贴在哪?我说贴在电脑上。过年时将这小福字往上一贴,年意顿时来了。这种微型福字过去是没有的,这是源自传统的再创造,也为当代节日生活所需。

  从精神层面看,春节在传统社会是信仰祭祀的重要时间,它继承古代年终大祭,对神灵特别是祖先虔诚祭祀。现在春节的精神核心发生了重大变化,人们的节日信仰显著削弱,神灵祭祀活动在乡村明显减少,大型家族祭祀活动基本消失,对过去的年节行为语言禁忌也较少遵守,人们更看重春节的休闲与情感交流。春节的这些变化体现了当代中国年节文化既传承着古老的年俗文明,又有着适应时代环境的新变化。

“二十八,贴花花。”腊月二十八,乡村农家忙着贴年画、对联、门笺、窗花,日常普通的农家房舍,在年底变身为红红火火的民间美术馆。

团圆、和谐、富足,年是人生中一年一度用尽全力实现出来的生活理想!把生活理想化,把理想生活化,是中国人特有的年文化心理,充分表达人们对生活的热情与希冀。中国人每过一次年,就深化一次民族的亲和力、凝聚力,也就是加强民族的生命力。因此,每逢过年,我都会觉得土地是热的,都会感到民族这个概念变得更实在、更动情。我会习惯地把屋中西洋风味的陈设收一收,将应时的年节物品花花绿绿地摆出来。还会把自己的画也摘下来,换上珍藏的古版杨柳青年画。我想从中重温祖祖辈辈的生活方式,体验他们对生活独有的浑挚情感,感受中华大地深厚的文化底蕴与朗朗精神。

  记者:春节期间,光明日报记者开展了新春走基层活动,报道了各地的新乡风、新民情,可以看出传统年俗等在今天的乡村文化中仍占有重要位置,您认为,我们应该如何复兴乡风文明,建设美丽乡村?

“二十九,做黄酒。”酒是大年的重要饮品,从先秦到当代,饮酒习俗几经变化,但其敬神、祭祖、尊老、爱幼、合欢的年俗内涵依然传承。

相信只要我们的传统文化根脉在接续,只要我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紧拥不弃,年的灯笼就一定会在大年根儿红红地照亮!

  萧放:中华五千年文明,植根于大地,植根于乡村,当代乡村是传统农业文明的重要保留地,也是优秀传统文化传承的重要根基。当然,我们也要看到在城市化进程中,村落空心化严重,乡村文明衰落,一些地方甚至出现乡村传统秩序崩塌、村落精神涣散、功利行为盛行的畸变。如何复兴乡风文明,重建美丽乡村是我们应该特别关注的社会问题。可喜的是,近年来,乡村文化建设得到高度重视,从光明日报等媒体的报道中,我们也看到很多乡村文明复兴的好做法、好经验。如何让乡风文明重归故土,归纳起来有如下方式与路径。

热烈紧张的忙年之后,我们进入大年最高潮。年三十是旧年的最后一天,所谓“月穷岁尽”,也是新年的前夕,是除旧迎新的重要时间节点,人们的一切活动都围绕这一主题展开。首先是团聚,人们在年节无论多忙,都要放下工作,回家过年。民间有这样的俗语:“有钱没钱,回家过年。”“一年不赶,赶年三十晚。” 年夜饭是家人的团圆聚餐。这顿一年中最丰盛的晚餐,是人神共进的晚餐。逝去的各位亲人都被主人一一招呼、请回。只有等各位先人用过年夜饭之后,人们才开始享用。压岁钱是儿童的最爱,也是长辈对子孙的关怀呵护。

图片 2

  首先,以村落集体性年节活动,重新聚合村民,复兴乡土村落公共参与意识。为了让乡风文明重回故土,村落日常生活特别是年节期间的集体参与活动应该充分重视,比如浙江、江西等地利用祠堂、礼堂等村落公共空间举行村落春晚,就是有益尝试。江西兴国永丰乡果溪村正月初三的春晚已经连办九届,成为融合传统民间艺术与当代主流价值观的有效载体;浙江一些祠堂改为文化礼堂,乡村文化生活重新活跃,人们的公共意识与村落公益性项目有了明显改善。

团圆守岁,是大年夜的主要节目,人们围炉谈年,期待农历新年的到来。“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年”,午夜子时一到,钟声敲响,人们纷纷开门燃放烟花爆竹,“一元复始,万象更新”,在灿烂的烟火云霞中,中国人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新年。

图片 3

  其次,充分发挥新乡贤作用,重建乡村组织权威。乡风文明建设离不开关键性人物的组织与推动,新乡贤利用国家政策与民间文化资源,制定乡规民约,协调村落社会秩序,带领村民修复村落公共文化设施,组织村民集体性活动,让村民重新找到共同体的感觉。如浙江景宁畲族自治县梧桐乡高演村在新乡贤带领下出现重大变化,今年他们自编自导自演的乡村春晚重点引导乡风文明,引人瞩目。

责任编辑:高雅

图片 4

  再次,倡导敬宗尊祖、敬老爱幼、守望相助的伦理精神。乡风文明建设最关键的是精神文明,乡村精神文明的核心是孝道和顺,家庭孝道、邻里和顺是乡风文明的基础。为此需要传承我们敬宗尊祖、敬老爱幼、守望相助伦理传统,只有家庭和睦、邻里和谐,相互支持依靠,乡村才有内聚力与生机。传承复兴乡村伦理精神,是复兴乡土文化,提升乡风文明的重要途径与关节点。

图片 5

  让乡风文明重归故土,是中华文明护根固本的重要工作,同时也是建设美丽乡村的重要内容。自古以来,移风易俗就是社会治理的重要内容,但如何在尊重人们情感与延续文化肌理方面,充分考虑到风俗主体的村民感受与利益,需要依照风俗变化规律与趋势加以引导,切忌简单、机械与粗暴地强制改变。太史公早就说过移风易俗需要因势利导,立俗施事,切不可与民强争,否则就不能收到长期的治理效果。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发布于风俗,转载请注明出处:让乡风文明重归,舞曲声中盼新年